“爱”与“畏”

  曾国藩说:“危险之际,爱而从之者,或有12;畏而从之,则无其事也。”
  
  这是1句大白话,表面的意思容易明白,但其中的道理,不容易明白。
  
  表面意思是說,1个成功的CEO,会有两类下属:1类是出于“爱”,被CEO的人格、魅力征服;1类是出于“畏”,被CEO的权力和利益笼络。危难之际,出于“爱”的下属中,十有12,可以共患难;出于“畏”的下属中,则1个都没有。
  
  深层道理是讲,不要对人性要求太高,共患难、共进退的人,有2。5%~5%就很不错了。
  
  趋利避害是深层人性,是改变不了的,也不要抱怨,更不要试图改变。树倒猢狲散,大难临头各自飞,是正常现象。
  
  那些危难中不走的极少数人,是有性情的人。激励这些人,靠的不是钱,而是事,是1起做大事的苦与乐,是1起做大事的成就感,是长时间1起做大事的兄弟情和温暖感。
  
  性情中人明白,人生没有终极意义,如果有些意义,就是那些过程中的好时光。
  
  这似乎是个悖论:成事的人中,特别是成大事的人中,性情中人占比奇高。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