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

  希腊哲学家普鲁塔克说,看人生是否有意义是衡量人生的标准,这样的标准与人的灵魂有关。而很多人却用名望、金钱、地位、权力等来衡量人生,这样的标准与私欲有关。可见,标准有高下之分,前者为高,后者为低。而我们1定要有高的标准,这样的标准才能保证我们以人的身份立足于这个世界。如果标准与私欲有关,那么最终它会把我们衡量成1个个小人。
  
  《资治通鉴》中记载的魏收就是1个以私欲为标准的人。他曾撰写《魏书》,喜欢凭爱憎来褒贬,每每就对人说:“什么小东西,敢给我脸色看!我推举他,他就可以升天;我压制他,他就要入地。”书完成后,中书舍人卢潜上奏说:“魏收欺骗了这1代人,罪该斩。”尚书左丞卢斐、顿丘人李庶也都说《魏史》不确实。他便启奏齐主说:“我和这些望族结了怨仇,1定会被刺客杀掉。”齐主很生气,就狠狠惩罚了指责他的那些人。然而当时的人终究不信服这部史书,叫它“秽史”。可见,以这样的标准做人做事,其结果就不言而喻了。显然,这样的人是十足的小人。而做人就要有1定的境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在真、善、美的标准下学习、生活。
  
  《太平广记》中记载的右丞相张说就是1个有1定境界的人。当年,他的儿子张均主持官员的政绩考评,他却主持京官的政绩考评。他在张均的评语上写道:“父亲教导儿子忠心,是自古以来的训教。你能认真做事,主持公正,这也是难以做到的。我虽然身为你的父亲,但是不能为了避嫌而败坏了国家的纲纪,也必须对你1番考察。”这件事告诉我们:1个人摆脱了自我,才能把事做对。正如爱因斯坦所言:“我评定1个人的真正价值只有1个标准,即:看他在多大程度上摆脱了‘自我’,他摆脱了‘自我’又是为什么。”而1个摆脱了自我的人,并且他的所作所为都符合真、善、美的标准,这样的人就是君子。无数事实证明: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拥有好的、正确的标准,进而用来更好地做人做事。
  
  由此可见,要想拥有好的、正確的标准,就必须做1个真正的君子。《左传》中记载的子罕就是这样的人。当年,有人把1块玉石献给他,他却不肯接受。那人说:“我把它给雕琢玉器的工匠看过了,玉匠认为是1块宝玉,所以敢把它献给你。”他说:“我把不贪财作为珍宝,你把玉石作为珍宝;如果把玉石给我,那么两人都失去了珍贵的东西,不如我们各人都固守自己的珍贵的东西。”
  
  就是说,君子的标准与贪欲无关,与外物无关。或者说,君子的标准没有个人主观的看法在里面,他们没有以自己的好恶作为标准来为人处事。再进1步说,君子的标准就是真、善、美,就是真理,就是圣人所说的道。而要执行这样的标准,就1定离不开高尚灵魂的参与。因为那些浅薄、庸俗的灵魂容易误解或亵渎那些好的、正确的标准,就像那些鸟雀不能理解高空1样。
  
  我们要做好自己,让那个叫君子的自己,主宰自己。以好的、正确的标准衡量1切,就像以千米来衡量路程、以千克来称量物体1样,有多远、多重就显示多远、多重。人永远不是标准,标准永远都是真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mdhb.cn/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719.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wmdhb.cn/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