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素

  微信朋友圈中,1微友发了1句话:“人活到极致,1定是素与简。”所谓“素与简”,概括为1个词,就是“简素”。
  
  “简素”者何?简约、朴素也。简约,就是汰除“多余”;朴素,就是去掉“多饰”。
  
  生而为人,难免有所追求,特别是年轻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要表现自己,突出自己,在人群中冒尖,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自然规律。这是个人的权利,个人的本质和生存法则。”诚然也。而所追求者,无非有2:1是利,2是名。前者,是满足物质的需要;后者,则是满足精神的需求。
  
  逐利追名,人之欲存焉,本无可厚非。
  
  但追求,也要讲究1个“度”,求而无度,即如蝂背物,无休无止,永不满足,最终,就是将自己累死。柳宗元在《蝂传》1文中,有1段精彩的议论,逐利不休者,可以之为鉴,其文曰:“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简短的1段文字,揭示了逐利者的贪得无厌,不知悔改,和“智若小虫”的悲哀。
  
  再者,古人还讲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若然取之无道,便会走上歪路,路不正、倾斜,就难免跌倒,1不小心,即走上犯罪的道路。
  
  逐利过甚,逐利无道,所得之“利”即是多余。唯汰除之,方可得1“简”字。
  
  逐利如此,求名,亦是如此。
  
  我们常说“名实相符”,又说“名者,实之宾也”,可见,1切都是以“实”为中心的。有几分“实”,就有几分“名”,“名”永远是依附于“实”的。若然名实不符,那“名”,就是“虚名”,就是“伪名”,而虚伪的东西,是终有1天被戳破的,而1旦被戳破,那就不仅仅是徒有虚名的问题,有可能即会身败名裂矣。所以说,求“名”不妨,但1定要名实相符,否则,名声再大,对于1个人来说,亦是“多余”。
  
  物质上,满足于日常生活所需,即足矣;名声上,正身以立名,即可矣。
  
  花花世界,世界之所以“花花”,原因之1,就是因为“多饰”。
  
  女人,喜欢化妆,化妆是为了使自己变得更美,美则美矣,可1个人的真面目、真正的美,却被遮蔽了。1个人,为了获得好的名声,不惜自我吹捧、沽名钓誉,名声得到了,可“真我”却丧失了。1个社会,为了获得表面的繁荣,不惜弄虚作假,虚报成绩,夸大现实,最终,“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假难分,混淆了是非,也混乱了社会。如此种种,都是因为“多饰”所致。“饰”之过度,则虚,则伪,则“多余”矣。
  
  而真正漂亮的女人,或者说,女人漂亮的极致,是素面朝天,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1个人,真正好的名声,是名实相符,是以德立名,是本真的表现。
  
  因之,去掉“多饰”,方得本然。这就是“素”。
  
  简素,是什么?是1种本真,是1种洗尽铅华的返璞归真。简素的本质,在于修养,在于治理。它是1种境界,1种生活的境界,1种生命的境界,乃至于1种社会的境界。簡素的境界,1旦抵达,1切,就变得简单了,朴素了,像大自然1样,袒露着自己的本来面目,安安静静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给自己1份明净,给世人树1楷模。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