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玩转亚马逊

  近两年来,跨境电商“逆疫”而起,成为中国外贸的新风口。90后杭州小伙孙东琪带领不到10人的小微团队,靠花式营销,跻身成为海外平台的头部卖家,经营的数十款商品登顶亚马逊畅销排行榜。
  
  2017年,跨境电商刚兴起,孙东琪就用仅有的5万元,注册成立了杭州跃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做起了跨国买卖,而员工只有他跟女朋友两个人。最初,他们只卖打火机、数据线和充电宝,从1688或淘宝上拿到货源后,转手挂在速卖通、亚马逊、eBay等平台上转卖。由于起步早、竞争少,这些大路货卖得很火爆,1个产品就能卖100多万。后来,由于更多人跟风涌入,销售变得惨淡,1天只能卖几单,甚至颗粒无收。
  
  苦恼的孙东琪百无聊赖地看起了日本泡面番动画,不经意间被1部作品吸引:创作者借用2次元胶带纸的底色来设计动画人物的服饰花纹,让胶带纸浑然天成地融为创作的1部分。这让他灵光乍现,日本是泡面番动画制作大国,如果把各种2次元胶带纸投放到日本亚马逊上,说不定会大火,他立即操办起来。果不出所料,胶带纸上线第1周,就拿下了平台小众目录销售第1名,第2周又蹿成了大类第1,1天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5万。
  
  就在孙东琪喜出望外的时候,1些日本买家对此有了争议,焦点是其涉嫌抄袭日本某家杂货铺的同类商品。这让他出了1身冷汗,紧急查验后发现那家日本杂货铺有类似商品同期上线。尽管分不清楚到底谁抄谁,但孙东琪知道做跨境电商必须有IP意识,万1触发跨国知识产权纠纷,维权十分麻烦。他果断处置,立即下线了争议产品。
  
  此次经历,让孙东琪意识到小众商品有着更大的利润空间,而要规避“踩坑”,就要培育自己的IP。隨后,他就注册了海外商标,在小众商品营销领域开始深耕细作。
  
  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孙东琪敏锐地发现线上办公、线上开会成了潮流,而美颜灯就成了白领们保持形象的刚需,他迅速组织货源,上架1个月就卖出10000多个。由此及彼,他又审时度势上架了跳操绳、瑜伽垫、庭院秋千等居家运动器械,切中了海外运动达人的需求痛点,卖得分外火爆。这些商品在屡次冲顶亚马逊畅销排行榜的同时,也让他赚了个盆满钵满。
  
  渐渐地,孙东琪成了海外电商平台的头号达人,很多买家慕名而来,寻求高端定制的专属服务。为了满足买家的要求,孙东琪招兵买马,雇佣几个外国留学生专门对接国际买家的诉求,他则1门心思地去精选买家们所需的高定商品。
  
  就这样,孙东琪为日本买家定制了榻榻米款的游戏椅,为带娃的美国奶爸遴选了卡通的猫头鹰门档,而卖的最火的是给乌龟穿的高定彩色毛衣。买家们在自行选择喜欢的颜色搭配后,再将自家宠物乌龟的背甲和腹甲数据测量上传,然后1件件贴身达意的高定彩色毛衣漂洋过海,让萌宠的冬眠更加舒适……这些商品,随着纷至沓来的订单,成了海外平台上的抢手货,单品的日销售额均在10万以上。
  
  孙东琪凭着对跨境电商究竟应该“为谁做、做什么、怎么做”的精准把握,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把1个不足10人的小微企业做成了海外电商平台的头号顶流,花式玩转了亚马逊等大平台,成为行业的佼佼者。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