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的肚子是个百宝箱

  外科主任潘捷列耶夫走进了院长办公室。落座后,他长叹了1口气说:“您知道那个叫津金的年轻主治医师吗?3个月前我们让他去负责cT扫描。没想到从此后医院就麻烦不断了。他什么都能看见。不是看见患者的肠子里有1把剪刀,就是看见患者的膀胱里有1把钳子,要不就是在1个刚做完溃疡切除手术的病人胃里找到了玛利娅·伊万诺夫娜的私人印章。现在外科医生们对他都是1肚子怨气!”

  “哪个津金?就是那个在患者脾下发现了1个棋子的津金吗?”

  “就是他!”

  “可棋子是谁落在患者腹内的?”“是博布罗夫,这个医生不错。当时那个手术也并不复杂,所以趁护士准备缝合材料的时候,博布罗夫就和麻醉师肖姆金下了1会儿棋。匆忙中博布罗夫就把1个被吃掉的卒塞进了病人的肚子里。”

  “那现在又出什么事了?”

  “又是这个津金,他在给病人复查的时候,发现了在病人的小肠和大肠的交界处有1封写给卫生部长的信。信中说您出租医院的病房,倒卖医院的运动场馆,收受病人的贿赂。您还在瑞士银行里开立了账户……”

  “查清是谁写的吗?”“问题就在这儿,现在没法弄清是谁写的了。信上的签名被胆汁泡模糊了。”

  院长挠了挠后脑勺:“信是怎么跑到那儿去的呢?”

  “我觉得这都是厨师惹的祸。那封诬告信最有可能是患者吃煎白菜卷时吃下去的,有人把信藏在了白菜里。您知道医院的食堂是怎么洗菜的吗?他们根本就不洗!”

  “这太不像话了!应该马上采取措施,禁止食堂再做煎白菜卷。难道他们连白纸和白菜叶都分不清了吗?”

  “那这个津金现在怎么办啊?”潘捷列耶夫1脸媚相。讨好地问。

  “他还太年轻啊。”院长略作沉吟,“让他负责那么复杂的仪器有点儿过早。所以我们要进行1次人事变动,把他调到急诊室去吧。那儿正好缺1个视力好的人去检查急救中心送来的危重病人,呃……”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