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何在

  有时候,会忽然想起很多人,然后便想,在此时此刻,散落在各地的他们在做什么?或笑语,或沉思,或劳碌,或茫然,或幸福,或悲伤……有没有人如我1般,在刹那的失神中,神飞千里,去想起曾经的那些人,去想那些人此刻在天涯的种种情态?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人来人往,1程程的告别,1场场的遇见,萍聚星散,有些人我们会偶尔记起,有些人便远在回忆之外了,化作回望时匆匆掠过的1个场景,辨不清容颜,甚至漫漶了名字。只是在时光深处清晰着的那些人和情节,又有多少次与回望的目光相遇呢?
  
  1个少年时代的朋友,曾是很知心那种,常在1起掏心掏肺地说话。后来上了不同的高中,联系由少趋无,再然后就天各1方,转眼3十年。几年前他在网上找到我的微信,加上,也没有很具体地聊几句。1年之中,偶尔问候,更多的是相对的沉默。
  
  有1个秋天的下午,他忽然发来消息,很简单地问:“此刻你在做什么?”看着信息,我愣了1下,我此刻在做什么呢?之前我1直拿着书坐在那儿,目光却1直停留在那1页。想了想,回了两个字:“发呆!”
  
  他说,他之前也在发呆,便想起从前的许多人,有联系方式的,就发了同1句过去问问,他想知道在此时,那些人都在做什么。似乎得到了答案,就会有1种天涯共此时的感觉。只是,共此时,不是应该彼此地想念着吗?否则全世界都是在共此时。他却笑,所以我才问你们,问了你们,你们便会在此时想到我,也就算共此时了吧!
  
  更强烈的感慨,往往来自于忽然听得某个人的消息。有1次故乡的小城,偶遇当年住在城市边缘的邻居,当初我们也是经常在1起说说话,年龄也相差不多。如今2十多年过去,他也是鬓已星星也。只是很奇怪,我算是1个比较怀旧的人,而且记忆力也比1般人好些,很多细节,许多年后我依然会清晰。只是,这个邻居,似乎却从未走进过我的回忆。只在这1刻的遇见,才惊醒那么多的过往。
  
  倒是另1个邻居總是让我想起,当年也是和我相仿的年龄,我们经常在1起下象棋。那时候的我,对象棋的痴迷程度远超写作,持续了近两年的时间。恰好眼前的这位故人正说起:“那个天天和你下棋的大超还记得吧?你走了以后他也还是天天研究象棋,你当初不是得了个地区业余第1名吗?他也得了,还得了市里的,省里的,不少第1。现在是有大出息了,那些年成了国家大师,然后出国了,教国外小孩下象棋!”
  
  很是有些唏嘘,果然是很远很远了。有着1种自豪和失落,当初的我,何尝不是想着把象棋作为1生的爱好和事业呢?只是辗转之中,曾经的热爱,也像那些曾经的人1般,飘摇远去。他的成功,仿佛接续了我的梦想,所以不管他在何处,我也会在想起他时,有着1种欣慰,仿佛天涯也并不遥远。
  
  其实,不管人在天涯,在海角,即使不知具体何处,想起时,那份情绪都可以覆盖过去。不管那人知与不知,想到了,就当又聚了1次。
  
  有1次真实的相聚,小范围,依然是故乡的小城,几个曾经的朋友欢饮畅谈。说起当年的1个老师,那个老师也是我经常想起的,可以说对我影响很大,如果没有她,我也许不会走上写作这条路吧!朋友说那个老师已经过世快2十年了,便1惊,复1悲。那时候,她只3十岁左右,算来不到5十的年龄,便走了。世事无常,虽然每天都有很多人在告别着这个世界,可是与我们无关的,便不会有什么悲伤。可是,每个人的离开,都会有人为他悲伤,就像那1刻的我,愣在那里,心中穿行着无数泪水与往事。
  
  那么,以后再想起那个老师时,我的思念便不再无远不至,人何在?人何在!时间的久远,空间的辽阔,其实都不是距离,只要能够想起。只是,远如隔世,远得连回忆都追不上了,才是真正的苍凉吧?
  
  如今,我依然会时常想想曾经的那些人,就当是1种孤独的珍惜。此时此刻,他们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