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加餐饭

  《古诗十9首》里有1首《行行重行行》,描写1个女子深深思念远行异乡的丈夫。深到什么程度?“衣带日已缓。”1天瘦1圈。这是很可怕的。柳永词写因相思而消瘦,有名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也就是“衣带日已缓”的意思。这样消瘦下去,怎么得了?那小女子自己也意識到了,“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整天沉浸在相思当中,人老得太快,这就近乎自虐了。怎么办?“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终究还是个明白人,不像柳永词写得那样吓人。“终不悔”,那是不要小命了。
  
  我很欣赏《行行重行行》中这个小女子的态度。她懂得珍重自己,“努力加餐饭”,这是自我安慰,更是自我劝勉。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饭都得吃的,而且还得吃得香。饭是什么?小时候我不想吃饭的时候,奶奶总是温言劝慰:“人是铁,饭是钢。”吃得下饭,这才是做人的硬道理。
  
  古人常用“茶饭不思,寝食难安”8字,写1个人的焦虑状态。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这种焦虑状态日渐普遍。“吃不安,睡不宁”,工作效率,自然下滑;各种疾病,1个又1个,排着队找上门。有没有对付这种现代焦虑症的药方,以便对症下药?有的。《道德经》里有1剂药方,我觉得很管用:“虚其心,实其腹。”人为何会焦虑?欲望太多。所以要对症,就用“虚其心”这剂药方。何谓“虚其心”?就是“清心寡欲”。人不能无欲望,否则无法进步;但人也要“知止”,在欲望面前,适时止步。不适时止步,就要像商纣王1样,从1副象牙筷子始,演化成“酒池肉林”,最后把自己也玩完了。
  
  “虚其心”的目的,是心清。心清了,就静了。心静了,就愿意好好吃饭了。所以接下来是“实其腹”。人摆脱了1切杂念的干扰,就可以安安心心坐下来,香香地吃1顿饭。《行行重行行》中的那个小女子,之所以又有了胃口,是因为她“弃捐勿复道”,把相思暂时放下了,也就是“虚其心”了。所以“虚其心,实其腹”6字,有其内在的因果关系。只有“虚其心”,才能“实其腹”;同理,只有“实其腹”,人才能每天都活得兴致勃勃。
  
  没有胃口,是很可怕的。《西厢记》“长亭送别”1折,有1曲《快活3》:
  
  “将来的酒共食,尝着似土和泥;假若便是土和泥,也有些土气息,泥滋味。”
  
  这简直是味同嚼蜡了。吃饭,也就等于上刑,活着,还有何趣味?
  
  同样,在《红楼梦》中,有1首《红豆曲》,其中有句:
  
  “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1个人心思不在吃上时,吃嘛不香。那些贵家公子,日日锦衣玉食,日子也不1定比寒家小户过得舒坦。《红楼梦》中,元春省亲,泼天的富贵,到处喜气洋洋,欢天喜地,及至亲人相见,却没有1个人喜气盈腮,倒像是在办1场丧事。你听元春的父亲贾政怎么说:“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贾政这番话,是“热极而冷”,点破世人。人人都向往泼天的富贵,但那些出将为相的,又有几人能睡上1晚安稳觉,吃上1餐安稳饭?倒是穷家小户,粗茶淡饭,儿女绕膝,那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从某种意义上,1个人吃饭和睡觉的质量,决定了他生活的质量。如果按照这个标准,钱多和权重,实在和1个人的幸福程度,关系不是很大。“齑盐布帛”的简淡生活,因为有“天伦之乐”的汇入,那日子就像蒸熟的糯米1样,飘着浓香。我不反对富贵荣华,但是,因为对富贵荣华的执着追求,而吃饭不香,睡觉不稳,那就是本末倒置,或者说,买椟还珠,舍本求末了。
  
  东坡被谪黄州时,他居然还有心思兴致勃勃地研究美食并亲手加以实践。所谓“东坡饼”“东坡肉”,食材都很普通,味道其实也很1般,但在东坡,那是人间至高的美食。因为什么?1是那时实在是穷,吃不到什么好东西;2,也是更要紧的,是东坡有1颗旷达的心。1个在如此穷愁潦倒时候还能有如此旺盛的胃口,只能说明1点,除了死亡,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把他打败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