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母爱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正上小学。在那生活艰辛的年代里,若能吃上1口肉比过节还高兴。
  
  隆冬的1天傍晚,我放学回家路过2叔家门口,他神秘地朝我摆了摆手。我随他进了那间低暗的小屋,他从上衣兜里摸出3粒核桃般大的黑红泥蛋。笑眯眯地将泥蛋砸开,里面露出1小团红红的肉团,1股浸入脾肺的香气直冲脑门。这是他将捕到的麻雀糊上泥巴烧烤成肉团自己舍不得吃,给我留下的。2叔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他的喉节也不住地上下蠕动。
  
  自从我跟2叔学会了烧烤麻雀后,1到晚上便到屋檐下、树杈上、草棚里去捕捉麻雀。尽管捕捉得时多时少,但没有空手回过家。捉到的麻雀存放到用秫秸梃插制的蟋蟀笼里,挂到院里榆树权上,第2天中午放学后再烧烤享用。运气好时,如能摸到1窝尚未长全羽毛的黄嘴小麻雀,烧烤吃起来更是满嘴流油,味道香极了。
  
  初春的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看见生产队的草棚房顶上有只嘴里叼着虫子的麻雀正在左顾右盼,不用问,这是只麻雀母亲,叼来虫子喂小麻雀呢!我悄悄地躲在墙根下紧紧地盯着它。不1会儿,那只麻雀母亲俯身落到了窗棂下,3跳两蹦钻进了窗棂下的墙洞里。哈哈!这里原来有窝小麻雀呀!我屏住气息,慢慢地向窗棂靠近,快挨住墙洞时,“扑棱”1声麻雀母亲抢先飞出了巢。我将小手伸进墙洞里1把抓出3只黄嘴小麻雀。我将麻雀装进书包里刚想离开,麻雀母亲疯了似地向我俯冲过来,用它那尖尖的长嘴猛啄我的脸和脖子。我拎起书包1气跑回家,把3只小麻雀放进蟋蟀笼挂到榆树权上后,那只撵来的麻雀母亲还站在房檐上凄惨地呜叫呢。
  
  半夜我被1阵“扑通、扑通”的异响惊醒,爬起来趴在窗口向榆树权上看去,那只装麻雀的笼子正剧烈地左摆右晃。我不禁想起了老师刚教过的“垂死挣扎”那句成语。我爬动的动作过大,母亲被惊醒了。她迷迷糊糊地咕哝了几句,我便知趣地缩回被窝又睡了。
  
  天刚蒙蒙亮,我悄悄地起床直奔树下。眼前的场景把我惊呆了:榆树权上悬挂的蟋蟀笼已经扭曲变形散了架。在笼子的缺口还粘着几片带血的羽毛,1只头部血毛模糊的麻雀卷曲着僵死在榆树下,笼里的3只小麻雀已不见了踪影。事情再明白不过了,昨夜那只麻雀母亲为救孩子,硬是用它那弱小的身躯反复不停地撞击笼子……笼子被撞散破了,孩子逃生了,母亲却撞死在了树下……
  
  我愣愣地站在榆树下,大脑里1片空白。望着眼前惨烈的场景,心里1阵阵发冷,1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搅得我真想大哭1场。那1刻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第1次感受到了母爱的无私、博大、厚重。
  
  学校的早自习钟声响了,我弯腰将麻雀母亲轻轻地捧起来,用张白纸细细地包裹整齐,埋到了榆树下。来到学校,我抽泣着向女班主任说了事情经过。年轻的女老师用她那温软的细手擦去了我脸上的泪珠:“……”好孩子,别哭了,难得你早早地悟出了母爱的伟大无私,长大后你会有出息的……“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