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暖人

  在《世说新语》的《言语》篇中,有这样1个故事:谢鲲带着8岁的谢尚送客,大家夸赞谢尚,说他“年少,1坐之颜回”。而谢尚回答说:“坐无尼父,焉别颜回?”
  
  面对众人的夸赞,谢尚没有直接表达谢意,也没有坦然接受“座中颜回”的赞美,而是反问大家,在座之中没有孔子,怎么能识别颜回呢?言外之意,如果大家承认在座之中有孔子,那颜回可以识别出来;哪怕是承认有孔子似的人,那颜回似的人也可以有。在谢尚的头脑中,始终有个意识:你们夸我,我夸你们,事实为根基,谁也不难堪。总之,脱口而出的8个字,言简意赅,回味无穷。
  
  近来,我常读《世说新语》,以为它的妙处,首先在于简短,因此,忙碌之余,闲暇之间,用上几分钟,读上1段,细细品味,就已经妙到心坎里了。比如谢尚的这个故事,他的精彩回答,硬是叫我“甜”了1天,也“暖”了1天。
  
  当然,我也扪心自问,如果送客的不是谢尚,是我,并且不是8岁的我,而是现在的我,那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吗?我不确定,也没有信心来确定。要是能说出那样的话,肯定是运气好,可要保证是疑问句,这需要的运气可就太大了。整不好,没讨着好,还得罪了众人。
  
  其实,该篇中,就在这个故事之前,还有个“杨氏之子”的故事,因其已选入小学语文课本,故流传更广。
  
  故事中,杨氏之子和他的父亲没有具体名字。这1天,孔坦即孔君平去拜访他父亲,可他父亲不在家,于是9岁的他被叫出来。从这里可看出来,两家的关系很好,应该大人孩子间都熟悉。接着,没有寒暄,身为孩子的他,为客人摆设果品,其中有杨梅。孔坦指着杨梅给孩子看,说道:“这是你们家的家果。”他随声答道:“我没有听说过孔雀是先生家的家禽。”
  
  杨氏之子非常聪慧,在长辈信手拈来的玩笑话前,不怯场,有分寸。同样是以姓联想,做出“文章”来,杨氏之子说得十分巧妙。他没有生硬地直接说“孔雀是夫子家禽”,而是采用了否定的方式,说“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婉转对答,既表现了应有的礼貌,又表达了“既然孔雀不是您家的鸟,杨梅岂是我家的果”这个意思,使孔君平无言以对。因为孔君平要承认孔雀是他家的鸟,他说的话才立得住脚。
  
  这两则故事完美呈现了说话的艺术和智慧。对我来说,话语之中透着的温度,更令我着迷。在生活中,我们的言语,如果没有注意听者的感受,1旦对方的接受度和心情不佳,说话的效果势必会受到影响,甚至本来的好意,都将被扭曲。而双方3言两语,你来我去,几個回合后,相视1笑,是多么难得的境遇!
  
  看来,要想“温”言暖人,果真要掌握方法。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