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86米的征途

  那是1双遇难者的眼睛,半眯着,露着1道缝。52岁的陈旻距离他只有20厘米,瞬间感觉“将被拉入死亡的境地”。
  
  当时,她正在珠穆朗玛峰8700米的高山上,攀登1块5米高的岩石,刚爬到顶上,就看到那双眼睛。遇难者蜷缩在石头缝隙里,面如死灰。她大叫1声,从岩石上滑落,哭了起来。直到耳边传来向导“你想成为下1个他吗”的呵斥声,她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
  
  那是2021年春天,陈旻在长达45天的珠峰之旅中,距离死神最近的1次。
  
  1
  
  登珠峰前,陈旻已经两年多没有登过山。上1次登山,还是2016年攀登慕士塔格峰。此前,她曾3次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5次驾车进藏,穿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无人区。她走得1次比1次远,1次比1次险,从结伴而行到1个人出发。
  
  她制订了严格的训练计划,每周跑3次10公里、两次5公里、1次3600级台阶的负重攀爬。
  
  登山令陈旻感受到自然的慷慨,她享受冰镐刺入冰层的动作,那1刻,她感觉自己像1只藏羚羊,在大自然中尽情呈现着美。2016年夏天,陈旻登顶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1个半月后,她决定无氧攀登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后来,陈旻意识到,这样密集的攀登不仅是对身体的损害,更是对大山的轻视。
  
  登到慕士塔格峰6800米时,陈旻高原反应加重,胃里的粥瞬间喷出来。她用登山杖顶着胃,1边走,1边吐,吐了两天1夜。攀至海拔7200多米时,陈旻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她冲向导指了指前面,又指了指后面,意思是回去还是往前走。向导说“回去吧”,眼里却透露出失望。
  
  陈旻往回走了几步,摇头,又走回来,刚走几米,气喘吁吁,又往回走,来来回回走了3次。最后,陈旻拖着疲惫的身子又攀升了100米,感觉眼前1片模糊,想找1处避风的小山包躺下。但她知道,1旦躺下,就不会再醒来。
  
  “我1定要活着。”半个小时后,她终于登顶。
  
  之后,她被向导1路搀扶回大本营。当晚,陈旻感觉身体的每1块肌肉都被扯开,仿佛“所有的细胞在争夺氧气”。
  
  这次登山带给陈旻极大的挫败感。“我不能原谅自己,因为你不是1个漂亮的登山者,你也不爱自己,你对生命根本就不重视。”那之后,她告诉家人,以后不再登山。
  
  接下来的两年,陈旻开始尝试写户外人的故事,并参加了“2018第3届中国最美妈妈公益评选全国展演”比赛。她参赛的理由很简单:自己从来没穿过旗袍。
  
  表演时,别的妈妈唱歌、跳舞,她穿着运动衣打泰拳。这次比赛,她获得亚军。然而即使她的形象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她仍然记得慕士塔格峰带给她的阴影,“始终没走出去,我不甘心”。
  
  2019年,她去云南西双版纳拜访中国首登博格达峰的探险家王铁男。当时王铁男可能只是随口1提“如果好好训练,你应该可以登珠峰”,但她当真了,感觉心1下子被击中。
  
  从西双版纳回来的第2天,她1边择菜,1边试探着对丈夫说:“我还想登山。”“登什么山?”丈夫问。“我想登1座8000多米的山。”“是珠峰吗?”
  
  “你咋知道?”她惊讶地问。“你心里1直有慕士塔格峰的痛,想要找1个出口吧?”听到丈夫这么说,陈旻的眼睛“瞬间蒙上1层水”。
  
  为了做好后勤保障,丈夫每餐必做牛羊肉,有时候看到陈旻偷懒,还督促她去跑步。
  
  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陈旻跑步的场地换成了家里的客厅——跑10公里要绕750圈,她在家跑了1个月。开始跑时,要靠意志力支撑;到后来,跑步成为机械式运动。
  
  2
  
  2021年3月,尼泊尔启动春季登山。
  
  为了迎接这1天,陈旻提前1个多月准备装备。在寒冷的高山上,保暖和防水最关键,登山者需要穿排汗内衣、抓绒服、薄羽绒服,攀登到6400米以上,还要穿重34斤的连体服。此外,还需要准备防晒帽、睡袋、登山杖、暖手宝等100多件物品。
  
  2021年4月14日,陈旻和登山公司的8名队友从重庆前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
  
  后来,女儿告诉陈旻,飞机起飞后,爸爸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说后悔把你妈送上飞机。末了,爸爸又给女儿打气,说“你妈肯定没问题”。
  
  4月16日,1架载有12人的小飞机将他们送往海拔2845米的小村卢卡拉,接下來的12天,他们将徒步EBC(珠峰南坡大本营)线路,1路攀登至海拔6119米的罗布切峰,再步行至海拔5400米的珠峰大本营。登山者们将通过这条线路,适应高海拔环境,并检验体能。
  
  陈旻和向导白玛
  
  徒步前10天,陈旻心情欢快,体力充沛,总是第1个到达驿站。她的危机感是在抵达海拔4000多米的罗布切驿站时出现的。当时,她出现高原反应——胃疼、头晕,耳朵像塞了棉花1样。
  
  攀登罗布切峰时,陈旻见到了自己的向导白玛,1个30多岁的夏尔巴汉子。白玛检查了陈旻的安全绳、8字环,帮助她将冰爪安装到高山靴上,直到确认安全。
  
  从罗布切营地到珠峰大本营途中,陈旻1路呕吐,1张嘴,胃里就吸进凉气。4月27日,走到珠峰南坡的大本营时,陈旻胃疼得像“里头有什么东西在绞”。
  
  3
  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