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哈哈哈”只是你的保护色

  前段时间,带有恶搞意味的《互联网黑话指南》横空出世。它所指向的高能、低内涵的表达方式,顷刻间便斩获了1波又1波热潮。实际上,论普及程度和迷惑指数,与生活中的另1套新兴文学——“通货膨胀语言”相比,互联网黑话充其量只能算小饼干。
  
  通货膨胀语言,顾名思义,是指真实含义与字面修辞远不匹配的表达形式。以常见的称呼举例,走在街上,健身教练递给你传单时高声直呼的“帅哥”与“美女”,以及每次逛淘宝店,客服张口就来的“亲”与“宝”,都属于这1语言的范畴。
  
  在生活交际中,语言的通货膨胀,首先体现在通“哈”膨胀上。“哈”字的使用有着严密的递进等级。如今,“哈哈”两个字,就好比“远古时代”的“呵呵”,除了传递敷衍,再没其他含义,“哈哈哈”成了难以用文字表达开心的保护色。想要表达很开心,起码要4个“哈”起步,上不封顶。而为了确保万无1失,最好长按键盘H键,用1连串的魔音攻击,让对方信服你是真的很高兴。正所谓,敷衍的哈字千篇1律,夸张的笑声万里挑1。
  
  在语言通货膨胀时代,“哈”字贬值的速度远快过眼睛1闭就没了的周末假期。此时,想表达开心,就要借助动词“笑”,同时灵活变通,善用夸张、比喻、用典等修辞手法。初级的开心,是笑到呕吐;高级的开心,是笑到头掉;至尊级别的开心,那是如闻含笑半步癫,笑声的持续时间之长、波及范围之广甚至能轻松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通夸膨胀”的必备词汇:绝了与yyds(永远的神)。两者的使用无须遵循规律,它们百无禁忌,适用于任何场合。新出的化妆品,可以用;1道普通的家常美食,也可以用。就连高品质手机拍出的滤镜效果,yyds依然可以包办形容词的作用。
  
  任何语言流派都有它的专属构词、语法与逻辑。在通货膨胀语言体系中,所有的逻辑都可以用这句话来揭示:适当地捕风捉影,即兴地望文生义。
  
  其实,在发展初期,语言通货膨胀有另外1个名词,那就是高情商发言,它完美满足了当代年轻人在社交场合回复尴尬问题的刚需。对方发了搞笑段子,你并不觉得好笑,这时候1连串的哈哈哈,就比直接戳穿要好。
  
  如果从经济学角度考虑,高情商发言还可以最早追溯到淘宝卖家体,1个“亲”字就拉近了关系,更好做生意。人们发掘到了高情商发言的高性价比,于是愈演愈烈。
  
  乍1看,使用这些通货膨胀语言可以1劳永逸,但实际上,这有着两面性。
  
  語言的通货膨胀,首先体现在辞藻的滥用,和所有网络热梗1样,它导致所有人和事都会被1个关键词粗暴地归纳与概括,在无法精准描述的同时,会让这个词失去本来的意义,不断贬值,恶性循环。
  
  而语言的通货膨胀更加损伤的是思考的惯性与能力。夸赞人,无论真心与否,下意识就会脱口而出“绝了”2字,甚至都不会思考怎样去给予精准的评价,只想用扁平化的标签去下定论。
  
  语言通货膨胀的出现,自有它的合理性,在信息堆积、日益忙碌的当下,对在闲暇时刻不想动脑的朋友来说,这套公式的效果肉眼可见。但滥用,也会意味着言不由衷。
  
  我口说我心的真诚交流,在更多时候才是最受用的。不然,当通货膨胀语言愈演愈烈时,可能你下次想单纯表示开心,也得把“哈”字按到超出输入限制,才能让对方感受到你的诚意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