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计破无常案

  清朝末年,在长江边上的1座古城,有家经营锅盔的小店,店主姓唐,人人都喊他唐锅盔,他的锅盔又香又脆,在这方圆几十里,谁进了城都得买上两个1饱口福。
  
  1天晚上,店堂没了白天的热闹,这时,踱进1个人来,个子高得让人望而生畏,穿着1件古怪的长黑布衫,压住眉毛的帽子下露出惨白的尖下巴。这人慢吞吞地走到角落的桌子旁坐下,唐锅盔上前殷勤问道:“客官,是吃锅盔,还是要酒?”那人并不抬头,瓮声瓮气地说:“拿十个锅盔来。”唐锅盔连声答应,马上选了十个热乎乎的送过去。
  
  唐锅盔刚转身到案板前揉面,黑衣人面前的十个锅盔已无影无踪,他站起身就大摇大摆地要跨出店门,唐锅盔1见,忙丢了面团,上前伸手扯住黑衣人的衣袖问道:“客官,不吃酒吗?这……”黑衣人把头朝店里1偏,鼻子里“嗯”了1声。唐锅盔是多年做生意的老内行,赶紧松了手,哎呀,手上的面粉在客人的衣袖上抓了5道指印。
  
  他再扭头往店里1看,桌上有锭白花花的银子在闪光,不禁心花怒放,扑过去1把抓在手中——咦,轻飘飘,软绵绵的!摊开5指1瞧,原来是锭纸银!啊?难道这是……鬼神爷找上门来啦?
  
  唐锅盔又惊又怕,心里还半信半疑,他叫小伙计照料店堂,自己快步向北门方向赶去。幸好,刚走不远,就看见那高高的黑影,他放慢脚步,悄悄地跟上。在1棵大树下,黑影停下来,不1会儿又从树后转出来。可是真怪,先前那么高大的身子,这时却成了矮矮的1团。这团矮矮的黑影径自出了北门,朝1座古庙走去,刚到庙前,1眨眼就踪迹全无了。
  
  唐锅盔蹑手蹑脚来到黑影消失的地方,抬头看见“城隍庙”3个大字,再1望那黑洞洞的大门,想起了庙里青面獠牙的泥塑,心里倒抽了1口冷气,不禁背上发麻,扭头就跑。
  
  第2天,唐锅盔停了生意,叫小伙计挑了酒肉、香烛、纸钱到城隍庙,恭敬虔诚地把神鬼挨个祭拜了1遍。等他转到无常身边,1眼就看见无常的黑色泥塑衣袖上有5道白色指印!唐锅盔赶忙跪在地上,烧了1大叠纸钱,叩了3个响头,口里说道:“无常爷爷呀,小人昨夜招待不周,望勿见怪!万望神爷大显威灵,保佑我生意兴隆!”唐锅盔正在祷祝,身后却又跪了1长串。他站起来1看,有东门的王汤圆、西门的邓抄手、板桥头的刘鸡肉、菜市口的李板鸭……大家1交谈,都说连日来有鬼神爷上店,现在异口同声说定是无常爷无疑。
  
  隔了几天的晚上,无常又来了,唐锅盔眼尖,3步并作两步出门迎候,亲热地笑道:“贵客来了!今天除了锅盔,可要点酒菜吗?”无常低声道:“只管拿来!”唐锅盔如得圣旨,先送上卤黄豆、腌耳朵,再加麻辣牛肉、2两白酒。不1会儿,十个热乎乎的锅盔又端到无常面前。这无常吃东西也怪,1转眼连菜带锅盔打扫得干干净净。吃完,慢悠悠地走到柜前,顺手丢过钱,头也不回,扬长而去。那钱么,当然是纸的。唐锅盔1看,毫不介意地笑了。
  
  唐锅盔待无常格外心诚,无常也来得特别勤,可这样下去,别说小店生意发财了,自己岂不是要倾家荡产吗?唐锅盔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唐锅盔心头的苦处,被1个人看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店里的小伙计。
  
  这天夜里,唐锅盔正想早关店门,无常却突然站在店门前。唐锅盔只得上前笑脸相迎,让小伙计切肉、打酒。谁知这小伙计今天对无常爷特别殷勤,肉送了1盘又1盘,酒打了1杯又1杯,唐锅盔是敢怒不敢言。
  
  無常吃罢,高高兴兴地起身,刚要出店门,只听“哎哟”1声,无常竟摔倒在地!唐锅盔心里1惊,慌忙要上前去扶,谁知站在门边的小伙计手脚更快,已经拉起了无常,这1拉不打紧,竟把无常拦腰扯作两截!上身直立起来,可脚还在地上乱蹬。唐锅盔吓得发呆的工夫,小伙计1把揭开无常的黑布长衫,胯下却又现出1个人来,模样狼狈,1手捏着1叠锅盔,1手抓着1大把肉。
  
  唐锅盔定睛1瞧,无常竟是个脸生的瘦子扮的,而躲在他胯下的那家伙竟是本城的无赖孙秃子!想到自己居然被无赖耍了个团团转,唐锅盔怒从心头起,立马抄起擀面杖,朝孙秃子和瘦子劈头盖脸1通乱打,直打得2人抱头喊饶命……
  
  原来,这孙秃子平时好吃懒做,赊账赖账,日子1久,谁都不肯再赊与他,这1来,他不免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但这样的“生意”也渐渐不好做了,他便与1个外地的瘦子无赖想出这个装鬼骗人的主意来。
  
  孙秃子矮墩墩的,他就叫那个瘦子骑在自己肩上,再披上黑长衫。瘦子吃饱了饭菜,把余下的食物揣进怀里,送进孙秃子的肚子。至于城隍庙里无常爷泥塑袖子上的面粉指印,当然是这2人干的,唐锅盔果然信以为真了。
  
  两个无赖见唐锅盔把自己当作真神,所以放下心来,大吃特吃。哪料得这小伙计天性机灵,本不相信,但又没有什么把柄,他曾听讲评书的人说鬼怕污血,1次趁给无常端菜之机,将1团猪血涂在无常身上,结果什么变化也没有;他又发现无常向怀中揣了东西,那鼓鼓囊囊的腰上1动1动的,是什么呢?他借擦桌子时悄悄1摸,那分明是1支胳膊!
  
  这天晚上,小伙计趁上面的瘦子喝得醉醺醺的,站在门槛处悄悄绊了1脚,下面的孙秃子罩在黑布衫里,哪能留意?1个不当心,“无常爷”霎时变成了两个哭小鬼。
  
  人们打骂了1阵,把两个无赖扭送官府。而“小伙计破无常案”的龙门阵就在人们口中1直传到了今天。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