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口福

  民国时,豫北的黄河滩里有1群土匪,领头的名叫仨眼儿,据说他小时候摔倒,眉心正好磕到1颗石子上,伤好后就像是多了1只眼。平日里,仨眼儿领人到附近的村镇打劫,弄到东西就藏到滩地里。
  
  受害的百姓们到县里哭诉,当官的有心为民除害,无奈滩地长着1眼望不到边的荒草,甭说是十几个土匪了,就是千军万马钻进去也不见踪影。官兵到了滩地边,1看眼前这阵势,只好作罢了。
  
  且說这天,经常被仨眼儿打劫的渠阳镇来了个商人,1看穿着打扮就是个有钱的主儿。可让人奇怪的是,他有客店不住,竟然找了座空置下来的院子,侍弄1番后住了进去,并放出话来,要重金收购农户喂养的山羊。
  
  渠阳镇靠近黄河滩,草有的是,喂养山羊的农户自然就多。有人向商人打听,究竟咋个价收购。商人“嘿嘿”1笑,说了价,打听的人1听,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这个价可比当地的行情高出1大截。消息传出去,短短几天时间,偌大的院子里就“咩咩”之声此起彼伏了。没想到,这商人还嫌少,他和别人闲聊时说:“原想着咱这地儿山羊多,哪想只收了这么些,我带的钱还没花出去5分之1呢!”
  
  这话1说,可把听的人吓坏了,这叫“露富”,要是被仨眼儿知道,不来打劫才怪呢!那人把这话跟商人说了,商人却“哈哈”1笑,说:“我拉羊的车这两天就到了,他能恁巧来打劫?”
  
  谁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话刚说出去的当天晚上,仨眼儿就领着手下弟兄来镇子上打劫了。1进镇子,他们就直奔商人住的院子。到了门前,仨眼儿把手1招,1个弟兄翻墙而过,随即门就被打开了,他们1到院子里,那群羊就“咩咩”地叫了起来。
  
  商人被惊醒了,在屋里不耐烦地说:“大半夜的,你们叫唤个啥?明儿个你们就不叫了!”商人唠叨完,就叫手下去给羊喂草料。手下还没有答应,仨眼儿就接话说:“先甭喂了,仨眼儿爷来了!”
  
  仨眼儿的话音1落,屋里原本刚点亮的灯1下子就给吹灭了。仨眼儿1看,大声喝道:“快给我出来,晚1会儿,我把房子给点了!”说话间,就听房门1响,那商人和两个手下战战兢兢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仨眼儿吩咐弟兄先到屋里把灯点亮,又留了几个人在外边把守,这才命人押着商人1起进了屋。到了屋里,仨眼儿歪坐在椅子上,手中玩弄着1把枪,斜着眼看了看商人,说:“老兄贵姓,哪里人呀?”
  
  商人颤着声回答:“小人姓孙,开封城里人。”
  
  仨眼儿说:“怪不得说话跟这儿1个味儿,知道咱爷们儿干啥来这儿吧?”
  
  商人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仨眼儿忽的1下站了起来,喝问道:“不知道?你小子少给我装蒜!老子就是土匪,土匪就要劫财,你袋子里的钱不少呀,收了这么多羊还没花完,剩下的你就甭费心了,咱爷们儿替你花,你意下如何呀?”
  
  商人面露难色地说:“这……”
  
  仨眼儿的1个手下“咣”地给了商人1脚,不耐烦地说:“咱爷们儿替你花是抬举你,都给拿出来!”
  
  商人1看这阵势,知道不拿钱是不行了,就战战兢兢地到了里屋,抬出1个木箱子,打开1看,里面还剩下大半箱子大洋。仨眼儿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还算识相,咱爷们儿也就不为难你了。”
  
  仨眼儿刚准备带着钱走,扫了1眼商人,发现他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胸口。仨眼儿立刻警觉起来,喝道:“怀里是什么?拿出来!”
  
  商人赶紧把手放了下来,故作轻松地说:“没……里面没啥。”
  
  仨眼儿的1个手下1步跨了过来,2话不说,伸手就掏:“你拿过来吧!”他从商人怀里掏出来1张纸,还有1个牛皮纸包。商人1看,就想抢夺,那手下把眼1瞪,说:“你再动,老子现在就让你回老家!”
  
  商人不敢动了,那手下把纸和牛皮纸包递给仨眼儿。仨眼儿多少认识几个字,1看这张纸上的字,不由得乐了,冲着手下喊道:“弟兄们,这下咱有口福了,晚会儿咱回去吃红焖羊肉!”说罢,他打开牛皮纸包,低头闻了闻,忍不住对商人笑道:“你小子想得挺周到啊,连调料都给爷们儿准备好了。”
  
  原来,商人口袋里的这张纸是制作红焖羊肉的秘方,怪不得他放到口袋里,还捂得这么严实呢!
  
  临走时,仨眼儿不但带走了那大半箱子大洋,还牵走了十几只羊,准备回到黄河滩的驻地做红焖羊肉吃!
  
  让仨眼儿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边红焖羊肉的火候刚到,正准备开吃呢,那边官兵就“呼啦啦”地围了上来。经过1番激战,仨眼儿1伙儿没有1个逃脱,除了死掉的,剩余的全被活捉。
  
  仨眼儿被带到了官兵领头的面前,借着火把的光亮,他觉得这人很是面熟,可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究竟在哪儿见过。这人朗声1笑,对仨眼儿说:“你劫走了我的钱,还弄走了恁多我的羊,这才多大1会儿,就给忘了?”
  
  仨眼儿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很纳闷,这商人咋又成了官兵领头的?见他疑惑,旁边有人说:“大胆,县长大人在此,竟敢如此无礼!”
  
  仨眼儿回头瞪了1眼说话的人,那人刚想过来揍他,县长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不要跟他1般见识。”
  
  仨眼儿问:“听说新来了1个县官儿,原来就是你呀!我有1事不明,想当面请教。”
  
  县长说:“那你问吧。”
  
  仨眼儿说:“我藏身的地儿,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找得到,你到底是咋找到的?”
  
  县长1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说:“这红焖羊肉的口福,你可是消受不起啊!”
  
  原来,县长到任后,就听说了仨眼儿危害1方的事儿。经过调查,他发现想要除掉仨眼儿,必须找准对方的驻地,1举全歼。仨眼儿能长久地生存下来,附近的村子里肯定有他的眼线,可要想找出来,谈何容易。后来县长1琢磨,索性另辟蹊径。县长家里原本是开饭馆的,红焖羊肉是招牌菜,他就把这道菜的秘方抄1份放到怀里,然后假扮成收购山羊的商人,故意说自己带的钱多,仨眼儿果然当夜就来了。他又故意捂着胸口,引起仨眼儿的注意,让仨眼儿得到了红焖羊肉的秘方和调料,这就有了土匪做红焖羊肉的事情。
  
  至于说如何发现土匪的驻地,羊肉的腥膻味本就极大,这道红焖羊肉招牌菜又有个别名,叫“百里香”。秘方里添加了各种香气浓烈的调料,照此烹饪羊肉,那香气被风1吹,传个十几里地不成问题。官兵追着味道找来,也就不是多大的难事儿啦!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