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哲学

  黑白有大美!
  
  黑是万色所藏,白是万色所离。黑白世界,是天地之间潜藏的大道。
  
  行走在皖南的山山水水之间,若是不看远山,你会怀疑自己置身黑白照片中。粉墙黛瓦,这个词似乎是专门为皖南所造的。粉,1尘不染,黛,黑到了幽深。这是中国古代朴素哲学所提倡的智慧,“知其白守其黑”,何其高妙的境界。
  
  我有1年去婺源,跟着1帮写生的美术系学生,站在1片油菜花丛中看民居,远山如黛,雾隐隐地飘着,很有泼墨山水画的意境。眼前,有写生的学生在画板上画1头水牛,牛通体黑色,在1汪水边,远看,水亦是白色的,黑的牛,白的水,还有打底的马头墙,相映成趣。这里的人世代望山而居,遠望的黑山白水,近处的黑瓦白墙,用黑白眼珠来欣赏,多少意趣在其中。
  
  有时候,我在想,中国古人发明的文房4宝,也很有讲究,徽宣的白、徽墨的黑,也是黑白两色,狼毫羊毫在宣纸上走起龙蛇舞步,白纸黑字,搭配鲜明,黑的墨,跃然纸上,如舟在水中。南宋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说,“天以云汉星斗为文,地以山川草木为文。”山川草木也似行走在大地上的文字,只不过,这时候的宣纸是大地而已。
  
  去福州,在3坊7巷,看到同样的黑白建筑,建筑和院子的墙体起伏如山,翘角伸出宅外,好似1座马鞍,俗称“马鞍墙”,马鞍墙下的院落墙体或黑或白,和徽州的古建筑相比,多了几许灵动。那黑,黑得彻底,不夹杂1丝灰色,白也白得透彻,这样的黑与白,与福州老建筑的坊和巷结合在1起,分外耐看。
  
  黑与白,似乎就应该存在于两个绝对的境界里,爱憎分明。好比魏晋时期那个爱翻青白眼的阮籍,爱之切,就青眼相加;恨之深,就白眼相向,从来没有什么中间地带,无所谓半截的恨或喜欢。
  
  有时候,我还在想,钢琴的发明者,1定是1个醉心于黑白的人,在黑白琴键的跳跃下,成就了各种版本经典的旋律,就钢琴的发明者来说,也成就了自己的主题曲。
  
  黑白两色,用得恰当,胜过缤纷万彩;黑白世界,深藏着人生的大道在其中。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