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风凛冽“泣马坳

  “泣马坳”位于莲花县城北面闪石和坊楼交界的山腰上。这坳名的来历,还得追溯到南宋年间1段悲壮的故事。   这是1条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从岭下绕着这座大山蜿蜒而上。道路崎岖,极少行人。   残阳衔山,鸟鹊归巢。正是日落黄昏的时辰,这条古道上突然出现了1支为数不多的人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盘旋而上。因为坡陡路窄,战马都是牵着上山的,有时还得推着上山。也许跑累了,它们不断地昂首嘶鸣,仿佛嚷着要歇脚了。而它们的主人也早已气喘吁吁,汗流满面,有的甚至拖着马的尾巴在上坡,还真是人困马乏了。   最早出现在坳顶的是两位战袍染满了血迹的年轻将军。不是别人,正是勤王之师,官授湖南招讨使的吴希奭的两个儿子,即吴官和吴节。数日前,这两员小将奉了父命,率部驰援困在方石岭的文天祥部队。谁知赶到空坑时,文天祥部队已经转移,而他们这支援军却落入了元军布下的口袋。经过1番血战,总算突出重围,但损失了不少弟兄。就在这时,探马来报,元军总管亲自坐镇指挥围剿勤王部队。家乡堡子围已被元兵团团围困,危在旦夕。吴官、吴节闻警,大吃1惊,急忙挥师回归,日夜兼程,抄近道火速驰援老家。   这会登上坳顶以后,吴官长长地嘘了口气,大声喊道:“总算快到家了!”吴节随着接上了话茬:“不知父帅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吴官沉吟片刻,自言自语道:“但愿苍天保佑,父帅及弟兄们安然无恙,等着我们兄弟1块团聚,齐心协力歼灭敌寇!”   这话刚住口,他俩各自牵着的两匹枣红马突然两蹄刨地,“咴咴”地嘶叫起来。吴节凄然1笑:“兄长,这两匹坐骑也颇通人性,归心似箭啊!”   吴官便伸出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这匹枣红马,深情地叹道:“勤王,连日来你随我驰骋沙场,日夜奔跑,早该累了,回到老营后,我1定让你休息3天3夜,恢复元气。”   吴节见状,不无感触地也抚摸着自己的那匹枣红马大声喊道:“抗元啊抗元,我兄长说的话你也听懂了么?我们是兄弟,你们俩也是兄弟啊。凡事心往1处想,劲往1处使。同生死,共患难。等赶跑了元兵,再给你们披红挂彩庆功!”   两匹枣红马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音,俱都双眸含泪,昂首嘶鸣不已。   原来,这两匹枣红马俱都是前几年西域向朝廷进贡的名马,全身赤红,像1团炭火,膘肥体壮,奔腾时铁蹄踏得石头冒火花,震得地皮直打抖。前年,南宋朝廷派出大臣前来袁州、萍乡犒劳,奖赏了1批名马。吴希奭自己留下了1匹,其余按功劳大小赏给了部下。吴官和吴节论功行赏各得了1匹。为了表明自己勤王抗元的决心,吴官给自己的这匹马取名“勤王”;吴节则给自己的坐骑取名“抗元”,以提醒自己,时刻不忘使命。而且都和这些坐骑迅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它们驮着自己的主人在战场上挥戈杀敌,纵横自如,立下了赫赫战功,让世人为之瞩目。   ……   部队陆续上到坳顶,稍微休息了片刻。眼见得红日已经西沉,夜幕就要降临。为了在天黑前赶回堡子围,吴官宣布启程,继续前行。可当他牵着“勤王”的缰绳朝山下走时,这马竟然4蹄就像在地上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吴节的那匹“抗元”同样如此模样。   兄弟俩不由好生奇怪,都纳闷了:今天自己的坐骑怎么不听主人的话了?   吴官便拍了拍“勤王”的脖子,动情地说道:“勤王啊,勤王,我知道你累苦了,可我们也疲倦极了。好在已经离家不远,你就打起精神再多走1段路程,回营后让你在马厩里痛痛快快地睡上3天3夜,行么?”   “勤王”连着摇了3下脖颈,昂首嘶鸣3声,随即两行热泪沿着双颊淌落。“抗元”随着也嘶鸣3声,热泪滚滚而下。   吴官、吴节目瞪口呆,互相对视片刻,双双猛然醒悟过来,这胯下坐骑挺有灵性,今日突然哭泣流泪,莫非是有什么不祥之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