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好吃的江米条

  那是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刚刚结束后。对,是昭和时代发生的事了。
  
  当时,我还是1个小学生,我们1家6口住在1间像极了时代剧里才会出现的那种只有6个榻榻米大的狭长的屋子里。
  
  家里兄妹1共4个,从大到小依次是铁哉、金哉、实哉和妹妹银子。我排行老2,大家都叫我“金宝”。
  
  父亲是个出租车司机,母亲身体不好,却特别要强,除了睡觉,1直在外打1份零工。
  
  母亲的医疗费很高,父亲为此借了1大笔债。所以,父亲和母亲都不得不拼命工作,尽管这样,我们家依然非常贫穷。
  
  因为没有按时交房租,父亲经常被房东骂。
  
  我也常常因为交不上学校的伙食费,而被班主任训斥。
  
  有1天,吉田绫子老师在教室里收同学们的伙食费。收到我这儿,教室里响起吉田老师的怒吼声。
  
  “金宝!你又忘了!”
  
  “吉田老师,我没忘!我记得的,可是我家没钱。”
  
  “真是岂有此理!金宝,你就是嘴巴会说。”
  
  正在这时,我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到1辆出租车疾驰进了校园,然后1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驾驶座这边的车门打开后,父亲从车里走下来。他手里捏着纸币,1边挥动着,1边朝着教室的方向飞奔过来。
  
  “金宝,我跟公司预支了1些工资,给你带伙食费来了!”
  
  教室的窗子“咣”的1下被打开,他把纸币塞到我的手里。
  
  “爸爸,谢谢!”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另1方面,我为自己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
  
  就是这样1个贫穷的家庭,我的父母却经常给我们买1些零食吃。
  
  如今有巧克力、蛋糕,以及种类多得数都数不过来的点心。可那时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巧克力也好,蛋糕也好,都是极少能吃到的梦中的零食。
  
  巧克力、奶糖,是只有郊游或运动会时才能吃到的零食。蛋糕则是只有在圣诞节的时候,父亲才会买回来的点心。
  
  那么,我们那时吃的零食是什么呢?平时,家里能够拿出来的零食,就只有便宜的散装江米条和糯米仙贝了。
  
  虽然都是1些朴素又廉价的东西,但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已经足够让我们感到满足了。
  
  我们总是在附近商店街上1家小小的点心铺买江米条。当时的点心铺,零食都是用秤称着卖的。
  
  你只要说“请给我称300克的江米条”,老板就会称好,装进纸袋递过来。点心铺的老板是个很大方的人,有时往纸袋里多装了1点儿江米条时,就会说:“哎,白送1点儿。”
  
  有1年冬天的1个晚上,只听1阵“嘎啦嘎啦”的响声,玄关处的门被拉开,伴着呼啸的冷风,父亲回来了。
  
  “冷啊,好冷。哇……好冷啊。你们听见了吗?外面正刮着北风呢。”
  
  我们兄妹4人1起来到玄关迎接父亲。
  
  “爸爸,您回来了。”我们3兄弟说。
  
  “回来啦。”妹妹也说道。
  
  我目光敏锐地看向父亲的手里,因为父亲下班经常会带点儿零食之类的礼物给我们。
  
  可是,今天他手里是空的。
  
  唉,今天的期待落空了。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些失望。
  
  1家人都到齐了,于是围坐在1张圆形的矮桌上开始吃晚饭。
  
  虽然是很普通的饭菜,但都是母亲精心准备的——热气腾腾的疙瘩汤。大家呼呼地吹着气,把疙瘩汤吃得1干2净。所谓的疙瘩汤,就是把面粉加水和好后,揪成1个个的小疙瘩,放到味噌汤里煮出来的东西。
  
  因为没钱,当我们买不起米的时候,这种疙瘩汤就会出现在家里的饭桌上。
  
  吃完晚饭,父亲站起身,把衣柜上放着的收音机打开。
  
  因为那时电视机太贵了,只有有钱人家才买得起,所以很多人家里的主要娱乐方式就是听收音机。
  
  收音机里经常播放歌曲、竞猜题目,以及連续广播剧等节目。特别是棒球比赛和相扑的实况转播,总是最受欢迎。
  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