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的感觉很美很美

  高1那年,瑶瑶从昆明转学过来,之后就1直坐在我的前排。

  那时的班主任是个教物理的倔老头,火爆的脾气1触即发,他亲手写的挂在教室后墙上的两个条幅我至今没齿难忘,1张是“背水1战”,1张是“破釜沉舟”。就在这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肃杀气氛里,瑶瑶1阵清风般飘然而至,并在我和她的两张课桌间打造了1片快乐的小天堂。那时的瑶瑶穿1条缀满碎花的连衣裙,像在我的视野里种了1棵圣诞树。每天她都要回头N遍,枯燥的物理课上回头的次数尤其多,倔老头淫威下不敢说话她便练就了丰富的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就是在那时,我们之间有了许多默契的非语言交流,沿用好多年,再高段的外人都参解不透。

  瑶瑶是班中最调皮的女生。倔老头对她爱恨交加,我这后桌便常遭连累和迁怒。那时我们常常被双双拎到班主任办公室,接受他决堤泄洪般的训斥,2人均满心眼的虚心领教决心不改。1来2去办公室的老师们都认识了我俩,下次再挨骂时他们便会心地起身劝老头消气,然后齐齐拉老人家去操场上散步。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我俩,瑶瑶立刻通了电般恢复神气,在老头抽屉里1通乱翻,然后抄起两套物理卷子冲我眨眼睛:我们1起把它作完。头昏脑涨地作完题时窗外早已暮色4合,老头散步回来对着我们写的满满当当的习题满脸忍不住的开心。回教室取了书包,我们便1路踩着快乐老家的歌声回家,开头两句两人合的最好:跟我走吧,现在就出发……

  最难熬就是高3的夏天,天气燥热难耐,我和瑶瑶坐在校园西侧的小树林里,题海沉沦。我定力不够常常开小差,想洗澡想麦当劳也想球场上那个常凝眸看我的漂亮男生,要么干脆脑袋在膝盖上1弯就打起盹来,每每这时瑶瑶就不动声色地起身,去不远处的冷饮摊买两只美登高雪糕回来,跪在我身边1手举着雪糕1手轻拍我的脑袋,小姐姐1样细声细气地哄我,就快到了,就快熬过去了。

  填报志愿,我们自然选择同1所大学。

  上铺下铺

  考上同1所大学还不是最让我兴奋的,最令人惊喜的是在那座漂亮的3层公寓里,我和瑶瑶居然住同1个房间的上下铺!

  北方的8月秋高气爽,我们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这座美丽的北方城市如此的亲切与神秘,我们没多久便相约游遍了太阳岛、索菲亚、月亮湾等所有美不胜收的去处,照片拍了几大摞,分头装进厚厚的信封寄回家去。D楼的阶梯教室昼夜不关,我们便从图书馆借来好多《译林》1本1本地读,其中不乏许多没名气却文字精彩的外国小说。读到后半夜,意犹未尽地摸回宿舍,同学们都已睡去,瑶瑶懒得爬上铺,在我的床上倒头就睡,我只好笨手笨脚地爬上去,从她猪窝1样的床上腾出1小块地方躺下,虽有些不舒服,照旧能美美地睡到天亮。

  学校广播站贴出大红告示的当天,瑶瑶就去报了名,次日就被选中。第3天的黄昏,瑶瑶的身影刚刚消失,声音就已在广播里4散了。如此这般,你不得不佩服她的本事,也不得不像学校的师生们1样喜欢她小黄莺1样的声音:大家好,欢迎准时收听“幸运鸟俱乐部”,我是主持人关琳瑶……雀跃的声音从高高的扩音器里传播开来,像1只只美丽的音符在空气里游弋,牵着无数年轻的心灵翩然舞蹈。

  没多久,瑶瑶接了家里1个长途,半个字没留下就连夜乘火车回了老家。忐忑不安地等了1个星期,去火车站接瑶瑶返校,我吓了1跳,她整个人居然瘦了1大圈!瑶瑶表情凄苦,受伤的小鸟1样扑到我怀里,1开口便泪如雨下:小岳,姐姐得了白血病,姐姐走了……那时正是深秋,瑶瑶像1片泛黄的树叶般跌落在我脚边,那么孱弱、苍白。我的胃1阵痉挛,颤抖着伸出双臂,我像自己死了亲人1般抱紧瑶瑶失声痛哭。就在那1刻我忽然发现,我和这个女孩是如此的心意相通,萍水相逢的没有血缘的我们是如此的相亲相爱。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