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西装

  赫比今年4十3岁,身高1米62,有着恼人的大肚腩。这天,他去参加1场生日派对时,遇到了1个漂亮的红发女郎。女郎对他特别热情,除了邀他共舞之外,还邀请他去家里做客,这让赫比受宠若惊。
  
  于是,赫比跟着女郎来到她家。两人边喝酒边聊,气氛越来越暧昧。赫比鼓起勇气,想搂住女郎,不料却被对方拒绝了。就在这时,身后的门开了,1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女郎问那个男人:“你觉得怎么样?”男人盯着赫比看了好久,说了句“他可以”,就走了。
  
  赫比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那男人是谁,女郎微笑着说:“他叫布雷迪,是我的管家。我叫克洛艾。对了,你想轻松拿到5千镑,外加1套名牌西装吗?”
  
  赫比更疑惑了,克洛艾接着说:“你什么都别问,按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明天下午两点,你去骑士桥边的西服专卖店做1套西装,我也会去那里。只要你露面,就能拿到1千镑首付,怎么样?”赫比不由自主地答应了。
  
  回去的路上,赫比回想着刚刚发生的1切:在派对上,他觉得克洛艾对自己有意思,但后来发生的事却是另1种走向。5千镑,还有1套名牌西装,这其中必有什么陷阱。但1想到还能见到克洛艾,他还是决定赴约。
  
  第2天,赫比刚到店门口,就见克洛艾从1辆银色的保时捷上下来。进了店,克洛艾给赫比挑了1套昂贵的西装,还有衬衫、领带以及袜子。结完账,她从包里掏出1沓钱,递给赫比:“这是说好的1千镑首付。过两个星期,店员会打电话叫你来拿做好的西装。”
  
  赫比追着问:“然后呢?”克洛艾笑靥如花:“我会和你联系的!等时机成熟了,你的幸福之夜会到来的。”说完,她在赫比的嘴唇上轻轻吻了1下,上了那辆银色保时捷走了。
  
  果然,兩个星期后,西装就做好了,超级合身,谁也看不出赫比有大肚腩。赫比每天都在等克洛艾给他打电话,等她说的“幸福之夜”。
  
  这天,赫比终于接到了克洛艾的电话:“你好,赫比!你知道豪恩斯洛区的黑贝丝酒馆吗?今晚9点半准时到那里,要穿我给你买的西装哦。”
  
  “全副武装?”
  
  “当然。”克洛艾说,“到时我会和几位朋友坐在里面。你走进来,吻1下我,在我身旁坐下。有人问你喝什么,你就说无糖可乐。所有人在你面前都会毕恭毕敬的,但你必须摆出1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尽量别说话。今晚1结束,就给你报酬。”赫比满腹疑惑地答应了。
  
  当晚,赫比穿着西装,准时来到黑贝丝酒馆。进了门,果然看见克洛艾和几个男女坐在角落里,他便走过去,俯身亲了克洛艾1下。
  
  那几个男女齐刷刷地看着赫比,眼神里都带着敬畏,只有布雷迪冷冷地看了他1眼。坐下来后,有人问他喝什么,赫比突然开始紧张起来:“1杯——不,1罐无糖可乐。”布雷迪让女招待送了过来。
  
  这时,克洛艾对众人说:“我找到的这个,你们看怎么样?”1个男人吃惊地说:“如果你不说,我就被骗了。”另1个女人也惊叹道:“太不可思议了,连声音都像。”
  
  接下来,那几人聊得起劲,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而赫比按照克洛艾的要求,1直默不作声,小口喝着无糖可乐,这也太难受了。好不容易熬了两小时,他们终于准备回去了。
  
  就在这时,赫比感觉有闪光灯闪了1下,似乎有陌生人朝他们拍照。但他并不在意,他满脑子都在想,可不可以跟克洛艾1起回家,和她共度“幸福之夜”。不料,克洛艾却说:“我安排了保时捷司机送你回家,酬劳在后排座位上。”
  
  “这就完了?”赫比急了,“我还想……”克洛艾压低声音说:“别得寸进尺!”赫比只好失望地上了车,确如克洛艾所说,后排座位上有个信封,里面装着厚厚1沓钱。
  
  直到第2天,赫比仍觉得自己像是做了1场梦。他决定到常去的小酒馆喝上几杯,犒劳1下自己。酒馆里很安静,他拿起桌上的报纸,突然看见上面有1张自己穿着名牌西装的大幅照片,照片旁有1篇报道:昨晚,有人在黑贝丝酒馆看见了绰号为“西装”的吉米。此前,这位黑社会大佬因为削掉了另1个黑帮头目“臭鼬”的耳朵,被判服刑3年,近日刑满释放。而臭鼬在吉米服刑期间,大肆侵吞吉米的地盘,吉米出狱后肯定要收复失地。
  
  毫无疑问,照片上的人是他自己,而不是那个黑社会大佬吉米。记者怎么会把他当成吉米呢?难道自己和吉米长得很像?看来,克洛艾接近他的目的,是为了给吉米找个替身!可这样1来,人们会以为他就是吉米,臭鼬的手下会放过他吗?他不禁越想越害怕。
  
  就这样,赫比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几个星期。他对克洛艾依然念念不忘,觉得对方喜欢穿着有品位的男人,为此还特地去百货公司买了1瓶名贵的须后水和1条真丝领带,想着以后或许能派上用场。
  
  当晚,他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1条新闻:就在刚才,有人在1家理发店里朝臭鼬的头部开了两枪,随后开着银色保时捷逃走了。
  
  赫比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臭鼬死了,那吉米无疑是最大的嫌疑人,臭鼬的手下绝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的处境就更危险了。他决定去找克洛艾讨个说法,当然也因为那个尚未兑现的“幸福之夜”。
  
  第2天晚上,赫比穿上西装,打上新领带,用了须后水,来到克洛艾的住处。刚到门口,就有1盏探照灯照在他身上,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紧接着1个声音响起:“你干什么?”他转过身1看,原来是那个该死的布雷迪!他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没想到布雷迪突然换了种毕恭毕敬的口气:“老板,是您啊!对不起,没想到您这么早就过来了。”显然,因为光线昏暗,布雷迪把他当成吉米了。
  
  赫比不动声色,很自然地进入了角色:“别傻站着,快让我进去。她在家吗?”“在,老板。”布雷迪掏出钥匙,打开门。
  
  赫比进屋前叮嘱道:“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布雷迪说了句“好的”,就关上了门。
  
  屋里的光线也很暗,克洛艾那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谁来了?”赫比说:“是我。”
  
  “哎呀,没想到你今天来得这么早!”克洛艾高兴地走过来,1把抱住赫比,“你用了新的须后水?这味道真好闻,有些人就是知道怎么调动女人的情绪。”她抓着赫比的新领带,慢慢解开:“我们上楼好吗,吉米?”
  
  赫比万万没想到,会如此轻松地得到他的“幸福之夜”!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砰”的1声,克洛艾迷迷糊糊地说:“那是什么声音,吉米?”赫比不忍心再欺骗她了:“其实我是??赫比。”克洛艾依旧闭着眼睛:“亲爱的,你在开玩笑吧。”
  
  “不,”赫比认真地说,“不是开玩笑,我确实是赫比。”
  
  赫比本以为克洛艾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手伸向床边的电话,按了1个键:“布雷迪,刚才是枪声吗?”
  
  布雷迪的回答清清楚楚:“没事,克洛艾,是那个我们用作替身的小杂种。他装成老板的样子,想从我这里蒙混过关,被我干掉了。”
  
  克洛艾放下电话,用手捂住了嘴:“上帝啊,布雷迪那个傻瓜打死了吉米,我们完了!”
  
  赫比脑子里突然灵光1闪,说:“我们没有完,如果吉米不死的话,倒有可能真的完了。”
  
  克洛艾惊讶地看着他,赫比继续说道:“谁也不知道吉米已经死了,包括布雷迪,就让他以为他干掉的人是我吧。那样1来,我就不用当替身了。”
  
  克洛艾惊魂未定地点点头,说吉米总是喜欢亲自去收保护费。赫比不禁哈哈大笑道:“那我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克洛艾想了想,觉得眼下别无他法,就说:“那你得练练吉米的签名。如果你想做得天衣无缝,就得接管他的1切。”
  
  “1切?包括你,是吧?”赫比欣喜若狂地抱住了克洛艾……
  
  关于臭鼬之死以及赫比的“失踪”,警方1直未能破案。而赫比顺理成章地和克洛艾住到了1起,毫不费力地适应了千万富翁的生活。每晚临睡前,克洛艾总会在赫比耳边低语:“你是最好的‘西装’。”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