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名声

  酒后失德
  
  王家镇上有个穷书生,4十来岁,名叫王诚。他读了3十多年书,也算满腹经纶,可就是过不了考试这1关,到现在连个秀才都没考中,只能靠帮人写字为生,跟老母亲相依为命。
  
  王诚虽然穷,但为人正派,从不说谎,因此名声很好,只是有些清高,朋友很少。他唯1的朋友就是刘秀才,2十来岁,两人也算是忘年交了。刘秀才父母双亡,眼下教着几个学童,也只够混口饭吃。有时有些闲钱,他就拉上王诚,到镇上的小酒馆小酌1杯,逢年过节也会拿点腊肉咸鱼到王诚家,让王诚的老娘也尝口荤腥。
  
  眼看又到秋天了,县里招考秀才,王诚当然要再拼1下。他把老娘托付给刘秀才照顾,自己跑到县城去考试。秀才放榜快,他前脚到家,后脚结果就出来了,不出意料,没考上。
  
  接下来就是刘秀才进省城考试了。王诚想给刘秀才饯行,刘秀才却笑着说:“你的家底我还不知道?别花那冤枉钱了,送我把扇子,好歹路上能用。”刘秀才越是这样说,王诚越觉得不行,好友要远行,礼数岂能缺?可他摸遍口袋,只有几个小钱,真的只够买把扇子的,根本不够买酒菜。买完扇子,他只好来到两人常去的小酒馆,跟老板娘商量能否赊1次账。
  
  老板娘是个寡妇,男人去世后独自经营这个小酒馆。王诚和刘秀才算是常客,虽然穷,但从不欠账。这次听说王诚要给刘秀才送行,她毫不迟疑地同意了赊账,还额外送了他们1盘下酒菜。
  
  喝完酒,王诚头昏脑涨地回到家,1进屋就吓了1跳,原来老娘病倒了,哎呦着喊头疼。他请了土郎中来,却查不出什么毛病;想请名医,可他哪有钱啊?他正着急呢,有人急促地敲门,开门1看,却是1脸惊慌的刘秀才。
  
  王诚很纳闷:“你咋还没睡呢?明天不是还要赶路吗?”刘秀才苦着脸说:“王兄,你得救救我啊!”王诚吓了1跳:“怎么了?”
  
  刘秀才满脸羞惭,吞吞吐吐地说了。原来王诚走后,刘秀才大概是喝多了酒,看着老板娘收拾桌子的苗条身段,竟然动了心。等伙计们走后,他借着酒劲,竟鬼使神差地来到老板娘屋外,却不知该怎么开口。正在这时,老板娘屋里传来了水声,刘秀才从门缝往里看去,竟然看到老板娘在沐浴。他吓了1跳,正犹豫要不要继续看时,老板娘听见了动静,披上衣服喊了起来。刘秀才1下子吓清醒了,连滚带爬地跑了。
  
  王诚恼怒地看着刘秀才,这个好朋友他是很了解的,平时虽然诙谐活泼,但本性很好,否则两人也不会成为好友了。这次确实是喝多了些,好在他也没胆子干什么。王诚没好气地说:“你真是有辱斯文!好在她也没看见你,这事就算我昧心1次,装不知道就是了。若被人知道了,你的前程就完了!”
  
  刘秀才脸色苍白:“王兄,你送我的那把扇子,我逃跑时掉在地上了……”王诚大惊:“什么?那上面可是有我的落款啊!”刘秀才颤抖着说:“所以,老板娘肯定知道是咱俩中的1个,没准以为是你呢。所以,你看你能不能……”
  
  王诚明白了刘秀才的意思,他断然拒绝:“这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刘秀才也急了,1把扯过自己的包袱,从里面拿出几锭银子:“这是5十两银子,是我多年的积蓄。我知道你急着用钱,你就帮我这1次,不枉咱们朋友1场!”
  
  王诚连连摇头:“你这是要让我卖名声啊?我现在只剩下名声了,岂能出卖?”
  
  刘秀才苦苦哀求:“我知道你看重名声,可你丢了名声,不过就是丢了而已;我若丢了名声,却是前途尽毁啊!王兄,求你救救我吧!”说着,他又打开包袱:“我1共有1百两银子的积蓄,本想留1半做路费。只要你愿意救我,我都送给你,我讨饭进省城考试!”
  
  卖名娶妻
  
  王诚心软了,虽然自己对名声极为看重,但刘秀才说的是实话:自己没有任何功名在身,也没有什么前途,对自己而言,区别无非就是名声好的穷书生和名声不好的穷书生罢了,但对刘秀才来说,却是天壤之别。刘秀才毕竟还年轻,还有大好前途。想到两人这几年来的友情,王诚终于長叹1声:“罢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你走吧,有什么事,我担了就是。”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