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不出门的电脑

  陈实是1家公司里的小职员,最近老丈人说要配台电脑用来炒股,可把他愁坏了。老人家电脑使用率毕竟不高,买新的划不来;给旧的吧,手边又没闲置的。
  
  老婆小芳给陈实出了个主意:“你的办公电脑不是可以申请‘报废回购’吗?你搞回来应付1下我爸呗!”
  
  陈实1听,倒是个办法,但实际操作有点困难:公司规定,员工电脑满5年可以申请换新,但大多数同事都是等用到78年了,才提交申请,自己的电脑用了刚满5年,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啊!
  
  小芳把嘴1嘟:“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
  
  陈实把心1横,得,就这么办吧!第2天,他来到公司后勤部,办理回购电脑的手续。接待他的郑大姐,1边例行公事般地开着单子,1边阴阳怪气地嘀咕了1声:“换得可真勤啊!”陈实1听,脸顿时红了,只顾埋头填单子,也没多回应。最后,他按公司规定,花了500块钱买下了那台旧电脑。
  
  下班后,陈实把电脑擦了个锃亮,然后抱着下了电梯,临到出门时却出了岔子,值班保安老何将他拦住,问道:“你的放行条呢?”
  
  陈实1头雾水:“放行条?”
  
  “没有放行条,是不能让你把办公设备搬出去的。”
  
  陈实暗暗叫苦,只好打电话找郑大姐。郑大姐不冷不热地回道:“你这情况有点难办。”原来,这小条子的办理流程相当烦琐,需要郑大姐上报后勤部经理,然后由经理上报主管领导,主管领导再上报公司2把手王总,签字才有效。平时都是好几个同事“组团”办理回购手续,然后统1找领导签字的。现在他1个人做“出头鸟”,用郑大姐的原话说:“为你这点小事麻烦王总,你我都少不了被骂!”
  
  郑大姐挂断了电话,陈实像泄了气的皮球,只好硬着头皮掏出工牌跟老何解释:“你看这电脑标贴上写着名字,跟我工牌上1样,说明我就是使用人。这电脑使用年限已经超过5年了,比废铁也贵不了多少。我们公司开‘放行条’太麻烦,能不能通融1下?”
  
  老何连连摇头:“听说最近这大楼里有人偷电脑,所以抓得严。没有放行条,除非我没看见,否则说破天去都没用。”
  
  得,陈实只能把电脑搬回办公室,空手回了家。小芳听了来龙去脉,忍不住把陈实数落了1番,紧接着又像发现了什么盲点:“等等,你刚才是不是说,只要保安没看见就行?”
  
  “是有这句,怎么了?”
  
  小芳说:“没看见,就不用担责呗。咱也别为难人家,选1条保安看不见的进出通道就是了。”
  
  陈实灵机1动,保安看不见的通道还真有。公司大楼有台货梯,直达负1楼停车场,到时候把电脑装进后备厢,开车通过岗亭就行。
  
  这么1想,陈实跟发小借来1辆2手车,开进了公司停车场。他特地选了下班以后人比较少的时段“行动”,但还是在电梯间碰到了熟人。熟人寒暄道:“搬电脑?”
  
  “嗯,到了报废年限,买回去给老人家用。”不知为何,陈实解释起来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总觉得对方在明里暗里地打量他。
  
  电梯经过1楼时,熟人要下,门开了,陈实1阵紧张,因为老何平时也会4处巡视。这不,老何还真远远地朝货梯这里望了1眼,陈实下意识地挡住电脑,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幸好电梯门很快合上了。
  
  好容易到了停车场,陈实把电脑装进后备厢,这才松了1口气,他给自己鼓劲:没关系,我又不是偷……陈实发动引擎,把车开到了岗亭处。出口路窄,他拿到驾照后很少开車,又加上心里忐忑,车没摆正出不去,刚准备倒车,1不小心和快递小哥的车碰了。本来质量就不行的破2手车,“啪”的1下,后备厢门弹开了。
  
  老何从楼里赶出来处理事故,余光1下子就瞄到了陈实的后备厢,他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老何铁面无私:“不好意思,没放行条,还得请你搬回去。”
  
  陈实好说歹说,没办法,电脑还是搬不出去。
  
  老丈人催着要电脑,小芳也跟着念叨。陈实被念得烦了,索性咬咬牙,打算冒着被骂的风险直接去找王总。可王总天南海北地出差,陈实蹲了1周,连个人影也没瞧见。
  
  这天,技术员小薛给陈实调试新电脑,见了脚边的旧电脑,便问陈实怎么还不搬走。陈实吐起苦水,小薛1听,大笑道:“这有啥难?‘化整为零’就行!你把电脑拆成零件,1件件塞包里,分批带出去不就行了?”
  
  陈实对电脑安装不太擅长,担心拆了自己不会拼。小薛拍着胸脯保证:“到时候我去你家,保证帮你拼好。”
  
  陈实当即买了包好烟,塞给小薛,请他就地把电脑“肢解”。小薛手脚也利落,抽空过来,把旧电脑拆得“面目全非”。
  
  陈实1开始比较小心,第1天只背了1点,成功过关了。他有了信心,第2天特地背了个大书包,塞了个满满当当。到了门口,发现老何最近休假了,换了个新保安。陈实不经意间跟保安的目光对上了,他心里有鬼,连忙低下头来。
  
  怕什么来什么,不知道是不是陈实的样子太招人怀疑,保安突然凑了过来,问道:“你包里有什么?”
  
  陈实干笑1声,说道:“能有什么?1堆杂7杂8的。”
  
  “那打开让我看看。”
  
  陈实急了:“你凭什么查我的包?”
  
  保安说:“上头交代了,最近特殊时期,有可疑情况,我们都得盯紧点。”
  
  两人争执不下,纠缠中保安1把扯开了陈实的背包拉链,好家伙,显卡、硬盘散了1地。
  
  保安1把摁住了陈实:“好啊,人赃并获!”
  
  新保安热血上头,很快报了警,陈实稀里糊涂地就被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他1个劲地解释是误会,这些是自己电脑的旧零件,值不了几个钱。
  
  民警拿起1块电路板模样的东西,说道:“旧零件?我们核实过了,光这个显卡就值6千块钱!”
  
  陈实1听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陈实被扣留到下半夜,把事情前前后后都交代了1遍。民警根据他给出的信息,又展开了进1步调查,真相很快水落石出了。
  
  原来,当初老何说,大楼里有人偷电脑并非空穴来风。那惯偷用以次换好、以旧换新的方式,调换了不少高端零配件。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负责大楼里多家公司电脑维护的技术员小薛。他最近刚好又得手1批高端零件,见陈实不懂电脑,搞不清1台电脑能拆成多少零件,便想着混到陈实的包里让他背出去,事后替他安装电脑时,再回收。就这样,害得陈实差点蒙受了不白之冤。
  
  民警对陈实说:“你可以走了,你们公司领导来领人了。”
  
  陈实走到派出所门口1看,来的正是王总。
  
  陈实心情复杂,上前拉着王总的胳膊,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总嫌弃地甩开陈实的手,埋怨道:“这么点小事,大半夜的让我跑1趟派出所,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眼见王总要走,陈实哪里肯放?他连忙跑过去,1把鼻涕1把泪地扯住王总的胳膊,大声说:“别走啊,领导,先给我签1张放行条呗!”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