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篮球场

  马尾女孩

  炎热而乏味的暑假冗长到无从打发,周路看了看自己几乎白到病态的手臂,终于抱着篮球,套1双崭新的白球鞋出门了。虽然,他的球技实在平平。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周路都过得很憋屈。他被派去防守苏穗,那个扎着高马尾的美丽女孩,但每次,身手敏捷的女孩子都能以几个连贯潇洒的假动作漂亮地晃过去。而难得的那么1两次,周路站在篮筐下跳起来的时候,总是被苏穗1个火锅盖掉手里的球。

  全世界只剩我和你

  这1天,乌云肆无忌惮地给整片天空都挂上了苍黑的帷帐,大风把整个城市都要吹得飞起来。放学后,大家鸟兽4散地往校门口拥去,只有周路,仍然往那个孤独矗立的篮球架走去。

  咚!咚!咚!眼看第十1个球就要和铺天盖地的大雨1起坠入篮筐的时候,1只纤细修长的手突兀地出现在头顶上空。球,被远远地拍了出去。马尾辫高高束起的女生看着周路吃惊的嘴型,俏皮地笑了:“1个人打球有什么意思,不欢迎我的加入吗?”

  苏穗明亮的眼睛在这天地晦暗的时刻似乎凝聚了所有光辉。男孩子几乎不敢直视,他微微垂下头:“那个,就要下大雨了。”

  话音刚落,1道闪电在乌云间绽开,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哈哈,多么美妙,天时,地利,人和,全齐了。”苏穗干净利落地1把抄过周路手中的球,天地苍茫,整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了他,和1个叫做苏穗的少女。

  6月的大雨把两个人单薄的身体包裹得冷硬如铁,但周路分明感觉得到,左胸口的那个位置,有1股暖流,正汹涌澎湃。

  球场上的鸳鸯侠侣

  夏天来了。大家惊讶地发现,午休时候,空旷的塑胶篮球场上的影子,不是1个,而是两个了。

  手中的球第N次被苏穗拍飞以后,周路好气又好笑地说:“姑娘,你确定你是来打篮球的吗?好像你在篮球场上的目的只有1个———拍掉我的球。”女生得意地努努嘴:“这是小惩大诫。”

  十6岁少女的侧脸,被白花花的太阳烤成了均匀的蜜色,却干净,活力,迷人。周路愣愣地看着,有短暂的失神。片刻,才笑笑,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不知不觉,他们已经那么亲密了。

  男生们都对周路这种暗渡陈仓的做法非常“痛恨”,于是,打比赛的时候,都会把周路和苏穗分在不同的队里。而苏穗,扣起周路的球来,仍然是1如既往地不遗余力。周路看着看着,心里涌动着突如其来的绵软悲伤,抓着篮球的右手,突然再也抬不起来。这天,当苏穗飞快地带球闪避,1个假动作把球向周路抛来的时候,周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得心口1沉,然后,整个人向后仰了出去。大家都愣住了,5秒钟后,1阵排山倒海般的哄笑。周路,居然被1个女生扔过来的球砸翻在球场!

  南国的秋天没有你

  那天之后,周路和苏穗的关系还是1如既往地亲密,他们1起做值日,1起吃饭,1起缓慢地在高3的成绩单上爬坡。只是周路,再也不和苏穗1起去篮球场了,无论苏穗怎么诱惑。

  杏黄的桦树叶子颓败地铺满了清媚如水的街道。周路知道,南国绝色哀冷的秋,真正来了。

  这天,周路靠在空无1人的教学楼天台上,冷不丁,1只易拉罐滚到了自己脚边。苏穗只穿了薄薄的1件毛衣外套,手里握着1个空啤酒罐,两颊亮晶晶的胭脂红。她呵呵笑着蹲到周路面前:“周路,我跟你说件事哦。今天,美国1个篮球俱乐部到中国来招人,他们选中了我,你说我去不去呢?”

  周路没有说话。

  北半球有蝴蝶来过

  18岁的春天,就那样过去了。19岁的夏天,悄无声息地来了。

  苏穗到美国的第2个年头。这天,她接到通知,体育俱乐部要派代表去附近的医院探望病人。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