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桃花源

  纪录片《文学的故乡》中,有1组镜头是记录作家阿来在家乡川藏高原上拍摄植物花草的。他双手抱着1部单反相机,为了找到最佳拍摄角度,竟然趴在山坡上。那种专注劲儿,丝毫不亚于写小说。从2010年开始,阿来1直关注和着迷于拍摄野生植物,并想做1份关于青藏高原野生植物的物候记。迄今为止,他拍摄并加以文字注释的植物花草已多达800余种,还无心插柳地出了1本书叫《草木的理想国》。阿来之所以做这些,完全是个人的小兴致,他称之为“非功利爱好”:“人1定要有1个非功利性的爱好,既可养心,又能感受到生活的无限美好。”历时10年,他给那些千姿百态的植物花草建造了1个理想国,而那些植物花草无疑也是他的理想国。
  
  写出《边城》等经典名作的沈从文,对文学的热爱毋庸置疑,但他对文物的爱好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用“1生痴迷”喻之,毫不为过。早在西南联大担写作授课之余,他最喜欢做的1件事就是逛夜市、淘古董,那些宝物常常看得他张大了嘴巴。众所周知,收藏文物古董绝对是1件很烧钱的事情,當年沈从文的经济状况算不上好,但买起这些心爱的玩意儿来却常常出手阔绰。而致婚后常常遭到老婆的埋怨和唠叨,他每每都是好言哄劝,照买不误。中年之后,他更是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文物研究上。
  
  之于文物,沈从文的1生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收藏和研究。他的前半生基本是收藏,后半生侧重研究。而最难能可贵的是,收藏也好,研究也罢,他始终都是抱着非功利的心态做这件事。别人收藏大都是真正意义上的“藏”,是藏起来等升值,而他收藏只是过过手,那些宝物最后都捐了出去。当年北大博物馆创建时,他的捐赠功不可没。他以为,收藏文物古董真正的价值是与更多的人分享,锁在家里孤芳自赏有何意义。是因为真的喜欢,才做这件事。这种喜欢很干净、纯粹,所以沈从文1生都乐在其中。
  
  闲暇时,我喜欢写作,却并不奢望写出大名堂来,兴至则写,否则,宁肯闲坐1隅观鱼赏花,也绝不无病呻吟。朋友劝我:“不够勤奋,你应该为自己制订1套创作计划。”我晓得朋友的好意,但整日给自己施压,岂不被那些计划所累,又何来愉悦?正因为非功利,所以发表与否,有无名气,我并不在意。不在意,便写得坦然,便无患得患失之惶恐。
  
  其实在内心深处,人们都向往有1个自己的桃花源,那里与世无争,没有烦恼,虽然现实中的桃花源是不存在的,可是我们完全可以在世事的繁杂与忙碌中,寻得自己的1片净土。非功利的爱好便是这片净土,它是为自己倾情打造出来的1个私密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只有爱好和自己的存在,你尽可以陶醉其间而无须自拔。
  
  毕淑敏说:“1个人至少需要1种非功利的爱好,比如爱钓鱼,并不是为了解馋;爱书法,并不是为了卖钱;爱跑步,并不是要创世界纪录;爱跳舞,并不是为了上台表演,因为它不仅仅使富裕的精力有所附丽,更使精神有了舒展自如的安置和发挥,继而感受到人生的美好真谛。”我深以为然。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