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活着的庄子

  94岁的外公日前回家乡办点事,准备办完就回自己的家。早晨起来,母亲悄悄地对我说:“你不去看看你的外公吗?”
  
  外公住在鄉下的轮窑2厂。我小时候就没有见过外婆,舅舅也早已离开人间,外公依例同长孙住在1起。我的这位老表所在的轮窑2厂几近倒闭,表弟媳工作的缫丝厂也早已歇业。夫妻俩下岗在家,做1些小东西聊以生计。
  
  我去时给外公买了烟,同时将准备给他的100元钱换成10元1张的以备他零用。
  
  走近外公住的那排低矮的旧瓦房,推开门,屋里黑漆漆的。外公1人和衣睡在床上,见我们进来,1骨碌坐了起来,连忙穿上鞋下床,精神出奇地好。
  
  外公端了几张凳子在屋外,又去找水,可既无茶叶又没有茶杯,只好作罢。我拽住外公把烟给他,母亲大声对着外公的耳朵喊:“孙子给你买的,这是中华,高级的。”外公翘着灰白的胡子,脸上笑眯眯的。
  
  冬日午后的太阳苍白无力。母亲翻开外公的衣服,看穿得暖不暖和,又问给他买的新棉鞋怎么没穿。邻居过来1个男人:“老人家精神好得很!夜里睡觉我听不到他的咳声。老人家饭量大得很,走路劲儿杠杠的,那么窄的小木桥,他每天走来走去的。”外公并不开口,也许他根本听不见。他只把我递给他的烟1个劲地吸着,1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又坐了1会儿,母亲说:“到南庄去看1下。”母亲说的南庄是我老表1家住的新房。我老表并不忤逆,很孝顺,每日3餐都是他过来给外公烧好。外公之所以不住过去,也是因为图自己方便。外公自己觉得,1个人住着挺好。
  
  由外公带路,到老表家去要过1条臭水沟,上面架着1座小木桥。邻居所说的外公在小桥上走来走去就指的这个。外公手背在身后,腰有点弯,可两条腿走起来还是很稳当的。走到小桥上时,外公第1步先试了1下,很快走了上去,倒是母亲不敢过。
  
  外公始终没说1句话,只是1个劲地在土埂上向前走,到了门口,外公仍然不说话,只是使劲拍打铁门。老表迎了出来,1脸憨厚。表弟媳给我沏上茶,我们便坐在那里晒太阳。坐了1会儿,我把钱拿出来给外公,外公笑眯眯的,小胡子1翘1翘。母亲在1旁说:“放好了,别掉了。”外公不说话,用手帕将钱1层1层包好。太阳开始往西沉了,母亲说:“回去吧。”
  
  往回走的路上,外公依然走在前面不说1句话。我们说先送外公回去,可外公径自走,1直走到马路边,在那为我们拦车。等半天没有车来,我让外公先回去。外公站在那,母亲大声喊:“你先回去!”外公开始往回走,走几步,站了1下,望着我们,又走几步。我们挥挥手让他走,他慢慢地走了。
  
  外公能活到这样的高寿,实在是件很不简单的事情。他既没有医疗保险,也不会像城里人那样每天喝1杯牛奶,但他活得非常平静。他既不怨天也不尤人,他恬淡地活着,日复1日,年复1年。
  
  我忽然想起汪曾祺的1篇散文:《闹民闲民》。汪曾祺写的那个人,就活像我的外公——1个活着的庄子。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