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叠过3十9罐星

  那年,她16岁,第1次喜欢上1个男生。他不算很高,斯斯文文的,但很喜欢踢足球,有着1副低沉的好嗓音,成绩很好,常是班上的第1名。虽然在当时,早恋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女生追男生也不再是新闻,她更不是那种内向的女孩。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向他表白,只是觉得,能1直这样远远地欣赏他,就很好了。那时,她常常为在路上碰到他,打声招呼高兴个半天,常常放学也不回去,而是上运动场1圈又1圈地慢跑,只为了看他踢球。她还学着叠幸运星,每天在那小纸条上写1句想对他说的话,叠成小幸运星,快乐地放在大瓶子里。她常常看着他想,像他那样的男生,应该是会喜欢那种温柔体贴的女孩吧,那种有着1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发,有着1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开心的时候会抿嘴1笑的女孩。她的头发很乌黑,但只短短的到耳际边,她有1双大眼睛,但常常因为大笑而眯成1条缝。她常常照着镜子想,如果有1天她成了那种女孩,他会不会喜欢上她。但想归想,她还是每个月都跑去理发店把稍微长长1点的头发剪短到耳际边,还是1遇到好笑的事情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睛眯成1条缝。
  她19岁,考上1所不算很好但也不差的大学。他正常发挥,考去了另外1所城市的重点大学。她坐着火车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小城时,浮上心头的是她点点滴滴与他的回忆。大学生活是以2十几天艰苦的军训生活拉开序幕的。晚上临睡前,其他女生都躲在被窝里偷偷打电话跟男友互诉相思之情,她好多次按完那几个熟悉的数字键,始终没有按下那个呼叫键。19年来,第1次知道什么叫思念,原来,思念就是1种可以让人莫名其妙地掉下眼泪的力量。4年的大学生活不算太长,活泼可爱的她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但她却选择单身。好事者问起原因时,她总淡淡1笑,说:“学业为重嘛。”她也确实在很努力地学习,只为了考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4年来她的头发不断变长,她没有再剪短。1次旧同学聚会时,大家看到她时都眼前1亮,1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因恰到好处的眼影而更显光彩,白里透红的皮肤,时不时抿嘴1笑,都认不出这是昔日的小活宝。他见到她时也不禁心神1动,但当时他的手正挽着另1个女子的纤纤细腰。她看着他身边那个比自己更温柔妩媚的女子,很好地掩饰了心里的1丝失落,只淡淡对他1笑,说:“好久不见了。”她22岁,以第1名的成绩考上了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他没有继续考研,进了1家外资企业,工作出色,年薪很快就达到了6位数。她继续过着单调甚至枯燥的学生生活,并且坚持单身。1次放假回家,1进门母亲就把她拉过1边,语重心长:“女儿啊,读书是好事。但女人始终是要嫁人生子的,这才是归宿啊。”她点了点头,进房间整理带回来的行李。先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是1瓶满满的幸运星,摆在书架上。书架上1排幸运星的瓶子,都是满满的,刚好6瓶。
  她25岁,凭着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和优秀的成绩,很快就找到1份很好的工作,月薪上万。他这时已自己开公司,生意越做越大。第3间分公司开业的时候,他跟1个副市长的千金结婚了,双喜临门。她出席了那场盛大的婚礼,听到旁边的人说起新郎年轻有为,1表人才,新娘家世显赫,留洋归来,貌美如花,真是1对璧人。她看着他春风得意的笑脸,心里竟也荡起1种幸福的感觉,莫名的感觉,仿佛他身边那个笑容如花的女子就是自己1样。
  她26岁,嫁给了公司的1个同事,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不到半年的时间,短到她都不知道两人是否恋爱过。他们的婚礼在她的极力要求下搞得很简单,只邀请了几个至亲好友。当晚她喝了很多酒,第1次喝那么多酒,没有醉,却吐得1塌糊涂。她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张在水汽蒸腾下逐渐模糊的脸,第1次有种想痛哭1场的冲动。但终于,她还是把妆补好后走出去继续扮演幸福新娘的角色。她的外套的衣袋里,有她早上仓促叠好的1颗幸运星,里面写着:“今天,我嫁作他人妇了。可是我知道,我爱的是你。”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