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在暑假给1家礼品店打工。老板是1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名叫阿忘,健忘的忘。

      虽然只有巴掌大小的1个店面,老板还是郑重地为我安排了1次面试。为了这次面试我精心修饰了自己:从发型到衣着。但当我如约到达的时候,只看见店里有个大个子“吭哧吭哧”地撅着屁股拖地板,上身穿着卡通人物“辛普森”的T恤衫,毛茸茸的大脚插在1双沙滩鞋里。这就是我的老板阿忘。我说明来意,阿忘1拍脑门儿,接下去我差点晕倒——他压根就忘了这次面试!

  第2天,他风风火火地去进货,临走时向我交待:“这个存钱罐少了15块不能卖,这个钢琴音乐盒,要价得35,再低也不能低过30,否则,宁可不卖……”也就在那天上午,我做成了第1笔生意,把那只存钱罐以15块的价钱打发了。阿忘1回来,我便向他邀功,没想到他不屑地说:“要卖15块的东西,你要价才15块,多亏人家没砍价,要不你能卖上这个价钱?以后长点记性!”“哎!”我低头答应着。这时,1个女学生进店指着那只钢琴音乐盒问:“怎么卖呀?”“20块!”阿忘想也不想地说。

  接下去的1个星期,我彻底地领教了阿忘糟糕的记忆力。他会忘了带钥匙,忘了锁车子,他会在进货时忘了带钱包,他会紧紧地抱着1捧满天星,然后责问我把那束满天星放在哪儿了,如果我不提醒他,他根本不知道该称呼我小王还是小李……

  1天,有个小青年1大早就来到店里,见到阿忘就“大哥大哥”地叫个不停。惊得阿忘1口水没喝匀,打起嗝儿来。听小青年细说我才明白:原来这个小青年是街上的“太保”,曾经到阿忘的店里收过“保护费”,被阿忘断然拒绝。后来,他就叫了几个小“哥们儿”砸了阿忘的柜台。而昨天晚上,小青年喝醉了酒,1头栽到护城河里,又偏偏不会水,幸亏阿忘路过,跳下去把他救了上来。“大哥,我对不住你,要打要罚,由你吧!”小青年说。阿忘脸上的疑惑以极慢的速度解开,像是从梦里醒过来似的:“噢,是这样啊,过去的事,算了!”打发走了感激涕零的小青年,我用钦佩的口气对阿忘说:“你可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呀!”“唉!你别笑话我了,我根本想不起他砸铺子的事,况且,谁掉到河里,我也不能不管呀!”这个阿忘,不只是“不计前嫌”,他压根儿就“不记前嫌”。

  给阿忘打了两个月的工,也断断续续地知道了1些关于他的事。1次车祸,阿忘的父亲死了,母亲少了1条胳膊,他还有个妹妹,和我同岁,在外地上大学。1家3口的开销,全靠阿忘的礼品店。有1次我问他:“会不会难过?”他说:“会,不过我记性差,1会儿就忘了。”印象中,阿忘只有3件事记得比较牢:1是天天中午回家给他母亲做饭;2是每个星期6给他留在学校勤工助学的妹妹拨个电话;3是蹬着自行车去老远老远的夜校补习功课。

  暑假结束了,打工也划上了句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想起阿忘,他的生意还好吗?不管怎么样,我相信阿忘1定很快活。正是因为他有个坏记性,他的太阳才每天都是新的。 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