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人自宽厚

  生活并不糟,糟糕只是我
  
  “素心自此得,真趣非外惜。”有趣的人往往有着1颗本真自然的素心,其趣味發自心灵。
  
  欧阳修就是1个有趣之人。身为宋代杰出的政治家、文坛领袖,他却极平易近人,幽默风趣。欧阳修不喜欢虚空的思想,他身边的读书人时有虚空的谈论,他常常会正色告诫:“干实事才是对世事最为有用的。”1个有趣的人就会开朗乐观,不会太计较荣辱得失,能够抱朴守素,循道积德,也就仁爱宽厚。
  
  欧阳修总是以真诚淡化自身,广结善缘。他与江邻几原本关系很好,没想到从来都是“不以声利为意”的江邻几于晚年,在所著的《嘉祐杂志》中却竭力诋毁欧阳修,借此抬高自己。对此,诗人梅尧臣愤愤不平,认为江邻几狂妄自大。而欧阳修却毫不介意,只写了两句诗:“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他以宽厚坦荡的胸怀泰然处之。官至尚书刑部郎中的江邻几病故,身为参知政事(副宰相)的欧阳修亲往吊唁,还为其撰写了墓志铭,盖棺论定,欧阳修对江邻几无1字之贬。时人看后不禁深受感动,赞其不计私怨,宽宏气量如同日月山河。
  
  20世纪80年代的1天,1些年轻人在开会之余要去唱卡拉OK,便邀请季羡林1同前往。季羡林笑笑说:“我唱歌就是1条人命。”大家不解,他便讲了1个故事:从前有1个人,特别爱唱戏,但没有人爱听。那天,他拉着1位路人,给了1块大洋,让对方听他唱戏。才唱了几句,路人就把大洋退还给他,说:“你还不如杀了我,杀了我,我也不听了。”讲完后,季羡林自嘲说:“我唱歌就是这1条人命的水平。”大家听了不禁哈哈大笑。
  
  有趣的季羡林极为仁厚宽容。在任北京大学副校长期间,季羡林家住在朗润园宿舍1楼,1些人随时都可敲门进去,实在是耽误他的工作和生活。见此,学校便在他的宿舍门口贴上条子,上面写道:“为了保证季老的生活和健康,希望来访者访问时间不要超过15分钟。”然而,凡是到他家访问的人,都是超过1个小时的,而且他往往是有求必应。
  
  季羡林的散文很受读者喜爱,有些书商就利用他的宽厚,私自出版他的书,书出了也不给稿费,还1再加印。他的助手李玉洁对此很生气,求人帮忙查1查,要维权。有人去他家了解情况,只是李玉洁激动气愤地说着,而季羡林却在1旁沉默不语,好像与他无关。季羡林对猫也极为仁厚,每天看《新闻联播》时,几只猫就睡在他身上。《新闻联播》完了,有时猫儿们依然很舒服地酣睡在他身上,他只得静静地保持姿势继续坐着,有时坐得腿麻胳膊麻,也不愿惊醒猫儿们的美梦。
  
  有趣的人有着1颗自然本真的心,坦荡磊落,仁慈宽厚,平淡而丰富,淡泊而高远。诗言:“真趣出自然,盎盎如春温。”有趣的人似充盈、自然的春风,骀荡明媚在人们心田。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