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劲

  滦州城南响堂村有个侯小淘,媳妇儿怀孕了想吃杏,馋得半夜睡不着觉。要说全滦州最好吃的杏,当数城里周家果行的研山杏,不仅个头大,而且皮薄肉厚,酸甜多汁,常人吃1个都能记1辈子,何况是正害口的孕妇?
  
  这天,媳妇儿又馋哭了,侯小淘心疼得不得了,干脆把脚1跺,说:“别哭,我去想法儿!”
  
  去哪儿“想法儿”?侯小淘思来想去,只有1个法儿:偷!
  
  周家果行的研山杏都来自他们在研山上种植的大片杏林,虽然4周筑有围墙,还有专人看守,但侯小淘豁出去了!他忽然想起最近常有狼在村子里出没,就嘱咐家中那条像狼1样的大狗:“大灰,好好看家,保护好我媳妇儿!”说完,他就背着1个大口袋出门了。
  
  研山离响堂村不算太远,侯小淘1阵疾走,不到1小时便到了半山坡上的那片杏林园。此时已是凌晨1两点,4周除了不知名的虫子叫,再无声响。侯小淘看看眼前的围墙着实有点高,自己根本爬不上去。他顺着墙根往上走了1段,发现离墙不远有棵大槐树,树和墙之间虽有点距离,但他有主意:他把大口袋系在腰上,往手心里吐口唾沫,然后悄悄爬上树冠,接着他顺着1根粗树枝跳上墙头,见园子里没动静,这才轻轻跳下墙去。
  
  园子的主人怕有人进来偷杏,把离墙近的杏树上能够得着的果子都摘光了,侯小淘只好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果然,越往里走果子越密,侯小淘像孙悟空进了蟠桃园,哪个好摘哪个,很快就装了半口袋。本来这不少了,但侯小淘想,多少也就这1回了,不如把口袋装满,让媳妇儿吃个够,于是继续往前边走边摘。不知不觉,就快到看园人的小屋了,突然,1阵狗叫声惊醒了看园人:“谁呀?站住!”
  
  侯小淘慌忙将口袋嘴打了个死结,背起来撒腿就跑。他也顾不得寻找来时的路了,直线跑到围墙下,1使劲就将那袋杏子扔出了墙外。此时看园人怒吼着追了过来,这倒把侯小淘身上的急劲逼了出来,他仿佛长了翅膀,“噌噌”几步就跨上了墙头,1翻身跳到地上,然后背起口袋1溜烟地逃了。
  
  看园人名叫周黑虎,是园子主人的堂弟。若是换了旁人,将窃贼吓唬跑也就罢了,可周黑虎偏是个死心眼,他费了吃奶的劲也没能爬上墙,竟然找来几块石头垫脚,这才翻过墙头继续追赶。
  
  侯小淘跑了1段路,以为没事了,刚坐下喘口气,就见不远处有黑影追来了。他只好起身背上口袋狂奔,周黑虎在后面紧追不舍。
  
  按常理,侯小淘虽然比周黑虎年轻,但他矮小,周黑虎高大,况且侯小淘身上还背着1袋杏子呢,应该跑不远就会被抓到。可奇怪了,两人1口气跑了78里路,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周黑虎气得骂道:“好你个王8羔子,这么大贼劲,让我逮住,非剥了你的皮不可!”侯小淘顾不上还嘴,心里却想:今天就是把腿跑折了也不能让你逮住,我那怀孕的媳妇儿在家就等着吃这口呢!这样想着,脚下就没留神,1下子绊在路中央1块凸起的石头上,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那袋杏子也被甩到了1边。
  
  侯小淘拱了拱身子,还想爬起来,周黑虎随后就赶到了,他饿虎扑食般往侯小淘身上1压,气喘吁吁地说:“看你还往哪儿……哪儿跑!我今天……非剥……”周黑虎已经筋疲力尽,感觉再张嘴就会有鲜血喷涌而出似的。
  
  就这样,两个人大口喘着粗气,在地上趴了好1阵子。
  
  侯小淘先缓过劲来:“大哥,你放我起来,咱有话好好说。”
  
  周黑虎有点不放心:“我放你起来,你再跑了呢?”
  
  “大哥,我保证不跑了。实话告诉你,我是响堂村的侯小淘,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周黑虎这才站起身:“你小子偷了我们这么多杏,还差点把我累死,说吧,你是愿打还是愿罚?”
  
  侯小淘也从地上爬起来:“大哥,我愿打,可你看我这小身子骨,下得去手吗?我也愿罚,可我身上但凡有点钱还能干这事?”
  
  “嗬,你倒有理了!你既然这么明白,咋还干这糊涂事?”
  
  “我这不是实在没办法嘛,媳妇儿怀孕了,馋杏馋得直哭……”
  
  1听这话,周黑虎口气缓和下来:“行啊,我不跟你计较了。”
  
  侯小淘乐了:“大哥,那这杏也都给我了?”
  
  “想得倒美!你咋背来的咋给我背回去!”
  
  侯小淘咧咧嘴,只得弯腰去背那袋杏,谁知他用了几次力都没能将那口袋扛上肩头。周黑虎以为他是装的,就恶声恶气地说:“再耍滑头,就把你抓起来!”
  
  侯小淘苦着脸说:“大哥,我没耍滑头,我是真没力气了!”
  
  “嘿!往家偷东西你比兔子跑得还快,让你还东西你就装死狗,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揍!”周黑虎说着,揪住侯小淘的脖领子就要打,突然,不远处有个黑影向他们冲了过来,周黑虎惊叫1声:“狼!”
  
  侯小淘1听,如离弦箭似的射出去,头也不回地开始跑。周黑虎就没这么幸运了,刚跑不远就被那黑影撲倒了,吓得他鬼哭狼嚎道:“救命啊!兄弟,快救救我……”
  
  侯小淘本不打算管,转念1想:好歹也是1条人命,我侯小淘哪能见死不救?于是他顺手从路边捡起1块石头,转身快速跑回去,先1脚将黑影踹翻,举起石头就要砸。“小淘!”侯小淘媳妇儿像从天上掉下来1般出现在眼前。
  
  原来,侯小淘媳妇儿当时馋杏馋得发疯,过了那劲就后悔了,她明白侯小淘“想法儿”是干啥去了,心里十分担忧,左等右等不见他回来,便带着家中那只大狗大灰出门寻找,1直找到了村外。
  
  大灰老远看见有人抓着主人要打,便快速冲上来将那人扑倒,但它并没有张口咬人。可这也把周黑虎吓得半死,他真以为遇到狼了!听侯小淘媳妇儿讲完缘由,周黑虎逐渐平静下来,细想这两口子也算不上什么坏人,只是生活困窘才1时犯了糊涂,何况侯小淘对自己还有“救命之恩”——虽然只是虚惊1场。想到这,周黑虎摆摆手,说:“这杏我不要了,你们背回家吧。”
  
  侯小淘两口子听后乐得手舞足蹈,对周黑虎更是千恩万谢。可等到侯小淘去背那袋杏子时,还是没有力气将它拎起来!
  
  周黑虎笑着摇摇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还是我来吧。”说着,他伸手就去拎那口袋,谁知他也没拎动!侯小淘走上来帮忙,两个人居然也没抬起来!周黑虎无奈地叹口气,开玩笑道:“看来,送不如偷啊!要不你们先少拿点?”
  
  侯小淘媳妇儿1听着急了,心想:别“要不”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于是,她1个猛劲将那袋杏子拖着就走。侯小淘在后面紧追道:“哎,你当心身子,等等我呀,等等……”
  
  周黑虎惊得目瞪口呆,情不自禁道:“这女人为了吃杏真是拼了!原来她才是他们家的‘大贼’呀!”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