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你左手上的温度

  连成高考完的第2天,便挂电话给我,说,姐姐,我已经在北京火车站了,你来接我,顺便帮我打听1下工作吧。
  我当即朝他发脾气,说,当初让你好好读书考大学的时候,为什么不当我是你的姐姐,现在落魄了,倒是奔我来了……连成没有听完,便丢1句“不求你”,啪的1下挂了电话。我气愤之下,给父母打电话,这才知道,只因为他没有坚持考完最后1门,中途退场,被父母臭骂1顿,他偷拿了几百元钱,便不见了踪影。
  我说,只要我在北京,绝对不会让连成受1丁点的委屈,并成功将他劝回小城去复读。下完了保证书,我便打车去了火车站。在人海之中,我找了许久,终于在地铁口的阶梯上,发现了抱着书包1脸茫然和失落的连成。
  连成见我过来,赌气站起身来便走。我笑,将他拉住,说,别跟姐姐耍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既然你不想继续读书,又来了北京,就要有个大人的样子;你总不至于将来受了委屈还要老板求你回去不成吧。
  连成不吱声,我知道沉默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求和。我陪连成在麦当劳狼吞虎咽地吃完两个汉堡,两袋薯条,他这才打着饱嗝,轻松道,等着吧姐,过不了多久,我也能在北京混得人模狗样,让爹妈不再小瞧我。
  我看着连成1脸的稚气和骄傲,知道这个还在梦中未醒的小男生,在繁华的北京,是注定要吃1通苦,才会重新走回课堂的。
  
  1
  
  连成在旅馆里住到第3天的时候,终于在我学校附近的1家美发沙龙里,找到1份给人做学徒工的职位。尽管薪水不多,但连成说可以学到技艺,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学成回家,在小城里也开1家美发馆,让那些读了大学的同学羡慕他这个小老板。
  我没有打击他的高傲。几天后我路过那家美发沙龙,看到里面穿梭来往的人中,有1个瘦高个子的男孩,正风1样奔来跑去,1会儿帮人吹风,1会儿打扫地上的碎发,1会儿又为人开门,举止间有刻意为之的笨拙与矫情。我突然觉得他在人群之中,有被人忽视的孤单,又有卖力讨好般的真诚;而这样的连成,是我在父母身边,从来没有发现过的。
  但这样的惊喜,不过是几日,便没了踪影。连成很快地打电话给我,说,自己不小心弄坏了店里的1面镜子,需要花几百块重新去买。
  我听了便发脾气,怎么这么不小心,你1个月工资才多少钱!他沉默不语,我像母亲1样絮叨了许久,才心软下来,说,明天我陪你去买,钱的问题不用操心。
  两个人在北京的烈日下,坐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又逛了许多个店,这才买到1款样式相同价格又适中的镜子。我们到美发店的时候,连成坚决不让我进去。里面有1个总监模样的男人,砰的1下开了门,劈头朝连成喝道,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当初你将镜子1拳头砸下去的时候,可是用了不到1秒钟啊!
  我这才从那位总监的口中,得知是因为1个中年女人被连成挡住了镜子,又急着要看头发做好的效果,便挖苦他说人长得不怎么样,占的位置倒是恰到好处。连成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贬损过,当即将发怒的拳头落在镜子上,砸出1朵带血的傲然菊花来。
  连成给美发馆赔偿完镜子后,便被当场结账辞了职。我陪他走在北京繁华的街头,彼此没有1句话。他说,姐,你等着,我再去找1份工作来做!
  
  2
  
  这1次连成没有那么顺利,接连地碰壁。美发馆要么嫌他戴1副近视眼镜,少1点美发行业该有的时尚味;要么笑他90后太过稚嫩,又不懂得阿谀奉承顾客;要么以他没有真才实学为由,免费用他几日,便打发掉了。
  连成将我给他的钱,快要花光的时候,终于在新开张急需廉价人手的1家美发厅里,找到1份工作。在有过几次被人免费试用的经历后,18岁的连成,在这家新馆里,俨然成了1个有点派头的“老手”。他的头发,已经根据工作需要,被同事染得5彩缤纷,远远看过去,宛若1片绚丽的云朵,张扬地飘在他的头顶。而言谈举止里,也有了1股优雅吐露的自信与从容;还学会了与不同的顾客打交道。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