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吃和点菜回北方

  我曾经到南方工作过1段时间,我以为自己会爱上南方这些美丽的城市,因为我是为了逃避北方的风沙到南方的。

  很有1段时间我替自己高兴着,那时我1个人吃饭,没什么朋友。所以,只顾着看南方美景与美人了,南方的美人太瘦,让我恨起自己来,我的体重怎么能超过50公斤呢?

  终于熟了,大家1起去吃饭,男男女女,从广式酒楼到街边大排档,我总是咋咋呼呼地结账,北方人嘛,1向这样,开始的时候颇有些女豪杰的样子,到月底囊中见空时才发现,凭什么总是我结账啊?那些男人呢。点菜时都会点着呢,从天上飞的到地下跑的,他们哪样没点过?

  我很郁闷。

  于是再去吃饭,不点菜,只吃。吃完了就在那呆坐着——尽管脸有些红,真不好意思在那坐着,但想想自己那点银子,还是镇定下来冷眼看着,反正我又没点菜。他们点的那些蛇啊蝎子啊我又不爱吃,哪1次,我不是冷着1颗心回去?今天我偏不结账!

  45个人冷坐着,终于服务生说,哪位把账结1下?

  没人答应。我的屁股像长了钉子,扭来扭去。终于有人说话了,是1个男人,他说,我们AA制,像国外那些白领1样,多好。

  众人都松了1口气。

  我亦松了1口气,却觉得有什么涌上心头,心里酸酸的,牙也痒痒,恨得。

  为了点菜和吃饭,重新回了北方,虽然风沙大了些,但心里是温暖的。

  与北方男人1起吃饭,他扔过菜单子来:妹妹,想吃什么点,哥带的钱多。其实,也许他口袋里没多少银子,但我喜欢这样的男人,打肿脸要充胖子。

  5个人吃饭,要点8个人吃的菜,北方男人就是这样。我在南方点菜时,那些男人会说,够吃就可以了,1般5个人吃饭,顶多剩点猫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这样精明?要让孩子们学习“粒粒皆辛苦”这首诗,最好送到南方去和他们吃饭。

  在北方,大碗的漂着红辣椒的水煮鱼总让人眼晕,点菜时受的宠爱还没有完,结账的时候刚要摸钱就被镇压了,怎么着?看不起哥哥我,这不是寒碜着我玩吗?当下心里就舒服多了,像3伏天喝了冰雪水,这样的宽容和温厚让人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小女子而已。

  并不是要占那点小便宜,只是想要那份被宠爱的感觉。奖金发了,也约上35知己去吃,提前说好了,这次我请,你再不让我请,下次也不去吃你,这才把那好请客的哥哥灭掉1次。

  让他点菜,居然有些缩手缩脚,怕花多了你的银子。不像南方男人那样优雅地看半天菜谱,然后吐出几个字,那几个字,往往值几十块。

  说来别人不信,我是为了吃和点菜才回的北方,虽然风沙是大了些,但心里是柔软的。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