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最晚的开始,只有迟到的努力

  有这样1个地方,1直被称为“神1样的存在”。在这里,无数个逆袭故事令人热血沸腾,这便是北京大学保安队。
  
  近日,在北京大学第1届“争做数1数2的保安员”评选会中,20名保安员进行了现场汇报。他们像武侠小说中深藏不露的扫地僧,展示着各自的绝技。比如,保安小哥焦森自学Python编程,大幅度提高了工作效率;保安小哥许文龙单词量达到15000个,能用英文与留学生流利对话……
  
  这次评选把“北大保安”送上了热搜。作为这样1个成群逆袭的特殊群体,在过去的20多年里,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他们用“扫地僧”式的传奇告诉这个社会:人生永远没有最晚的开始,只有迟到的努力。
  
  身为北京大学保安的许文龙曾感慨地说:“我感到自豪,因为有所学才能真正体会到‘北大保安’4个字真正的含义。”然而,这4个字的背后,并不轻松。虽然他们有优势,日常接触的都是名校教授与学子,学习资源丰富,但是保安的工作与身份所带来的世俗偏见和门槛限制,仍需要用日复1日的坚持、挑灯夜读的孤寂,以及命运不屈的坚韧来打破。
  
  毕竟,幸运从来不会随随便便就降临,1个又1个奇迹的背后是汗水,是努力,是辛酸……
  
  出身寒门的张俊成,曾因语言不通受到外国人的鄙视,不服气的他从此在工作之余挑灯夜读,顶着嘲讽捧书学习。终于,他在1995年通过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成为“北大保安高考第1人”。毕业后,张俊成回到家乡长治市,后又创办长治市科技中等职业学校,并担任校长。
  
  从保安到校长,张俊成实现了自己的人生跨界,正如他自己所说:“1个人在社会上处于什么地位,不是别人给的,决定权在于自己。”
  
  同样出身山区农民家庭的“北大保安”甘相伟,在经历辍学、高考失利后,于2008年通过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4年间,他看了400多本书,将自己的经历写成1本12万字的书——《站着上北大》,并由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周其凤院士为新书作序。他也由此成为“北大保安出书第1人”,实现了自己的作家梦。
  
  与留学生流利对话的保安许文龙,历经3年终于背完了15000个单词。试问:15000个单词很多吗?考大学英语46级考试,熟记4000至6000个单词足已;考雅思、托福,则需记7000至8000个单词;考英语专业8级,记12000个单词已不少。3年积累15000个单词,显然超出了许多英语学习者的词汇量,而他还是1个打工者,主业是保安,不是学习。没有英语学习环境,缺乏專业老师教导,仅靠工作间隙背记单词,学习门槛比别人要高得多,成为“北大保安单词第1人”,他实至名归。
  
  人这1生,起点低不代表终点低,最终的梦想和长期不懈的努力才会决定1个人的成功。虽然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被定义人生,原生家庭和社会角色都成为阻碍我们成长的羁绊。日久天长,我们已经习惯将自己目所能及之处视为界限边缘,永远不可逾越,却不知,在视野极限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所以,不要给自己设限,人生有太多可能性。像北京大学保安,不管开始的时间有多晚,只要努力,都可以重新开始。
  
  如果你有好的学习环境,也请珍惜,因为未来需要自己掌舵。请谨记,你成为谁,最终取决于你自己!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