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潜”行

  2015年,在斐济,周芳跟着鲨鱼保育员扎进深海,1群巨大的公牛鲨围过来,有的挤着凑到镜头前抢夺C位,有的则选择远远观望,有脾气古怪的、摆架子的、耍威风的……那1刻她恍惚以为自己身处动画片中,她开始重新认识这群嗜血的生物。
  
  她心动了,突然萌生辞去工作的念头,想从潜水爱好者变成专职水下摄影师。每个人的1生中都有几个相当于“岔路口”的时刻,周芳的这1刻就在这里发生了。即便当时的她已经拥有令人羡慕的工作——穿梭于摩天大楼间的投行精英,衣着光鲜,年薪百万,周芳也从未觉得可惜。她离开城市的喧闹,潜入安静简单的水下世界,追随着鲨鱼的踪迹,重归自由。
  
  30多岁的叛逆,绝不仅仅凭借1腔热血
  
  30多岁,单亲妈妈,辞职追求梦想,这1切似乎都贴着“热血”和“浪漫”的标签,但周芳的人生选择从来都和冲动无关。
  
  聊起辞职时,周芳有条有理地列举出原因。即便在谈论梦想这样感性的话题时,也很难从周芳的语气中捕捉到情绪的变化。作为1个世俗意义上完美的成长模板,周芳从重点高中进入重点大学,之后出国进修,在美国俄克拉何马城市大学读完工商管理硕士,回国后又在东北财经大学拿到博士学位,顺利进入投行,1路绿灯直行。
  
  不过周芳也并非永远冷静,只是她热情的1面都释放给了自然。她从小在湖南山城长大,小时候就常在老家门口的小水渠里捉螃蟹、摸鱼,去学校还要翻过1个山头,穿过别人家的稻田和菜地。她是从上大学时开始热爱上水下摄影的,那些奇形怪状、远离人类世界的海底生物,摇曳的珊瑚,和童年的小鱼小虾1样总引起她无尽的好奇。
  
  从潜水点回来,她钻研和探索的劲儿又上来了:“为什么只拍到了鱼尾巴?公牛鲨为什么白天拍不到呢?为什么鲸鱼总在逃跑?”
  
  在斐济太平洋港的那1次潜水经历彻底激发了她辞职的想法。无论是与鲨鱼的亲密接触,还是和当地鲨鱼保育员的交谈,都触碰到了她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当时我从保育员那儿听到很多鲨鱼在这些年的变化,因为被过度捕捞,鲨鱼的生存环境已经非常恶劣了,这是他选择这份职业的原因。他或许只是1个渔民,但他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每1个来这里看鲨鱼的人,我挺佩服的,这也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周芳回国后办了鲨鱼影展和分享沙龙,现场观众认真的神情让她动容:“有1种实现个人价值的感觉,我确实找到了1件非常热爱、能充分体现我个人价值的事情。”
  
  她决定离开光鲜的生活,用影像和纪录片的方式将水下的世界呈现在更多人眼前。周芳潜入水下拍摄鲨鱼
  
  你要等,等1个奇迹
  
  从潜水摄影菜鸟到专业的水下纪录片导演,距离远不止1份辞职报告。
  
  “我不是那种看见有困难就绕道而走的人。”发现自己潜水不够专业,她就背着氧气罐1次次练习潜水;对摄像不熟悉,她就从自己熟悉的商业模式做起,成立潜水爱好者俱乐部,做潜水服设计,同时积累水下的拍摄素材。
  
  2015年,周芳用积累的素材创作了第1部纪录片《寻找鲸豚》,然后创作了《水下中国》和放眼全球海域的纪录片《潜行天下》。最近,她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水下中国》第2季的拍摄。
  
  水下的世界慢得让人可以忘记时间,等待成为她的常态。几年拍摄下来,周芳发现自己变得更为平和了。“作为1名纪录片导演,要有足够的耐心。不能期待刚下水马上就有1个好东西在眼前。成功需要时间积累,但所有的等待,最后1定会有回报。”
  
  水下拍摄是不断和自己作战的过程,冬末春初,浮游生物少,水下能见度最高,是拍摄的黄金时期,对拍摄者来说却是水温最低的时期之1。穿着冰冷的潜水衣,周芳1下水就冻得浑身发抖,最多只能待半个小时,她只能靠着“笨办法”1遍遍地重来,以便尽快适应。久而久之,她在水底可以待上1个小时。这是1种全然不同于以往的工作体验——面对大自然时,人不要妄想能掌控它,1切要循着自然规律来。
  
  拍摄水下长城花了3年,她背着几十斤重的设备潜到5米以下,水温骤降到67摄氏度,她仿佛置身于冰窖,再往下,眼前1点光线也没有了,几乎快要窒息。直到长城的拱形门洞突然出现在周芳眼前,她1抬头:“这么高!好像1个巨人,你走到它眼前了。有种长吁1口气,柳暗花明的感觉。”
  
  但不是每次都如此幸运,有時生命甚至会受到威胁。她曾在广西的水下洞穴和死神擦身而过——当时的她因为追逐着拍摄1只盲虾进了洞穴,扰动的泥沙突然模糊了眼前的路,1秒钟的工夫,能见度变为零。周芳找不到出去的方向了,“当时心里咯噔1下,感觉离死亡很近。但我只能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深呼吸,找出路”。所幸最后她安全回到陆地上,拍到盲虾的兴奋感盖过了恐惧的阴影,没过多久,她又入水进行下1次的拍摄。身穿潜水服的周芳
  
  周芳说,她曾在海里经历过十分浪漫的场景:“那是在深夜11点的海底,眼前的1片漆黑好像烟花1样突然被点亮,我们拍摄了两年,等待了1周的珊瑚产卵终于发生了。珊瑚卵喷涌而出,如绚烂的火花在黑夜中绽放。”她记得自己当时愣了好几秒,难以相信这1份来自自然的馈赠,惊讶之余,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感动和成就感,“那1瞬间,我觉得好棒啊,被无数的新生命包围了”。
  
  像鲨鱼1样,强大、聪明、有智慧
  
  拍摄过那么多水下生物,其中周芳最喜欢鲨鱼。她拍摄了8年的鲨鱼,被称为“追鲨鱼的女孩”。1说起鲨鱼,她就停不下来。而她也希望自己能像鲨鱼1样——无论是体能还是头脑,都强大、聪明、有智慧。
  
  无论是人生抉择,还是生活中那些看似极为沉重的话题,周芳总是轻描淡写。
  
  “女性”“单亲妈妈”“辞掉高薪工作”“水下摄影”,周芳的故事,所有的关键词似乎都指向1个反传统的励志故事。但在她的讲述里,所有对自由的追寻、人生的冒险、“赛道”的转换都是充分认识自己之后顺理成章的选择,或许这才是1个在自然中肆意生长的生命应有的状态。
  
  周芳还记得和鲨鱼亲密接触的1刻。那是在日本千叶附近海域的鲨鱼城堡,几百头皱唇鲨来回游着,其中1只1下撞到了她的脑袋,呼吸管、面镜、相机全掉了,1瞬间她什么都看不见了,她记得自己当时特别镇定,“那1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能看到自己的内心,我知道自己真的不害怕鲨鱼了”。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