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重量

  生活不乏精彩,眼睛不要总盯着乌云不放
  
  有這么1群人,他们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经历着或轻或重的苦难:他们是被凌辱被欺压的无力弱者,他们是在残酷现实前妥协的无情帮凶,他们是目睹1切黑暗最终却无能为力的无奈普通人。对于他们,苦难到底有多重?
  
  在电影《熔炉》里,苦难像个无处不在的阴影,贯穿着整部电影。父母双亡,意外失聪,被校长性侵,是莲豆的苦难;弟弟自杀,被老师虐待强奸,是民秀的苦难;甚至连当堂作证的保安、开证明的医生、为聋哑人辩护的律师,以及做出判决的检察官,他们也是被苦难支配的宿主。《后会无期》里说,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明智的大人们选择在苦难面前低头,丢弃良心这顶沉重的皇冠,即使要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余生;单纯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守护者1次又1次地尝试,却1次又1次地被苦难所压倒。苦难实在是太重,重得除了低头与忍耐没有别的选择。
  
  然而苦难也可以很轻。在无法感同身受的人看来,苦难的重量几乎就如1张纸般轻。当宿管尹慈爱,拿着白纸黑字的协商书,去找民秀奶奶的时候,民秀奶奶在金钱面前的妥协让她觉得,民秀所受的苦难不过是1张纸,薄薄的1张纸就能解决的事情。受虐待的聋哑孩子,以及他们父母与维权者发自内心沉痛的呐喊,在弥漫着茫茫大雾的城市里,不过是几缕若有若无的云烟。云烟多轻啊,它悄悄地来过,似乎不留下任何苦难。完全不了解真相的民众,看到的只是校长老师们被无罪释放,几个妄图被关注的维权者在负隅顽抗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难,不会因为你觉得你承受的苦难更重1点而同情更多,只会边流泪边说对的话是没有用的。
  
  《熔炉》以2005年韩国光州的1所听障学校里孩子所受的真实苦难为蓝本,揭露了人面兽心的教职员工,是如何在孩子们原本受的苦难之上再加苦难的。感谢《熔炉》得以让孩子们不再被苦难压迫,然而最可怕的不是这些苦难无法减轻或消弭,而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有更多的人在经历意想不到的苦难。因为不被看见,所以他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像不能上庭作证的民秀,静静地在雨夜选择了与禽兽老师同归于尽。在沉默中爆发,也在沉默中消亡。
  
  “苦难是1笔宝贵的财富”,诸如此类的励志话语,是说给最后活下来的人听的。或者,它们本就是对没有被苦难的重量压垮的人说的。现实如水母,看似美好无害,实质总是致命的。我们总是看得见1面,忽视了另1面。所以,不必对在苦难面前卑躬屈膝的人加以嘲讽鄙视,他们只是为了活下来,不代表我们更高尚;也不必对正在经历苦难与在苦难中永远离去的人报以歌与泪,他们1直坚持奋战,不是为了改变苦难,而是为了不被苦难改变。
  
  你逃避或面对,苦难都在那里,重量不增不减。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