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16岁的时候,你心痛过吗?
  慕尹荷痛过。
  她喜欢班里1脸清凉、才思横溢的顾轩。
  顾轩,1米8的个儿,套1件纯白T恤。他走过慕尹荷的身边,轻轻的,带过细凉的风,慕尹荷会脸红;上体育课,顾轩站在操场上,偶尔朝慕尹荷的方向望去,慕尹荷的心跳会加速——青葱岁月中,那么多难
  
  言的快乐、悲喜,还有温温的心痛,慕尹荷知道,那都是因为顾轩。
  高中的慕尹荷,脑后1把马尾辫,细碎的花裙裹着她发育不良的身体,她就像棵青涩豆苗。她的好友,白天鹅1样美丽的萧芳芳,会弹钢琴、跳伦巴。慕尹荷喜欢萧芳芳,如同喜爱自己。
  萧芳芳是慕尹荷理想中的自己。
  而且,萧芳芳也喜欢顾轩。
  慕尹荷想,顾轩大概不会喜欢她吧?她那么小,甩在人堆里小得就成1粒尘埃,没人注意她。可,慕尹荷的心暗涌如潮。她在自己的日记里,1遍又1遍写上他的名字:顾轩,顾轩,顾轩……
  这两个清凉的字让她看得心痛。
  校园文化节。慕尹荷坐在学校的剧院里,舞台上的萧芳芳美若宝石,她白色的长裙,乌浓的秀发,弹奏1曲荡气回肠的《勇敢的心》。
  顾轩,站在萧芳芳的旁边,吹1支爱尔兰风笛。清凉的笛声,和着钢琴明澈的旋律,慕尹荷的心醉了。
  慕尹荷想,她或许1辈子都走不到顾轩的身边吧?而且可以那样近——她永远只是顾轩眼中人群中的人。但萧芳芳能替她实现这1切,不是吗?掌声响起,它们洪水般淹过慕尹荷的头顶,慕尹荷在拥挤的人堆里,突然泪流满面。
  顾轩拉着萧芳芳的手,在舞台上谢幕。灯火下1对璧人,绮丽而甜蜜。慕尹荷的内心起起伏伏,既欢喜又悲凉。
  两年后,慕尹荷去了杭州上大学。
  所有的秘密,她知道,只与顾轩有关。
  顾轩的志愿中,填的全是杭州的学校,好像杭州是他贪恋的女人,而慕尹荷贪恋顾轩,她抱着1只旧皮箱,于那个初秋,坐火车南下。
  杭州是1座怎样的城市?
  听说,1个叫白素贞的妖精,仅以1把纸伞,就与许仙在西湖系住半世尘缘。慕尹荷不美,没法术,她只在这里偷偷发短信给顾轩。
  ——你认识我吗?我认识你!老久了!
  ——你今天在路上走,像极1株木棉树。
  ——你真的不想问,我是谁么?
  ……
  从来都没有过回复。
  慕尹荷就像在1出自编自演的独角戏中,唱做念打,爱恨嗔痴,与心底的那个影子纠缠欢恋。她给顾轩的手机打电话,是黄昏。顾轩在那端1声高过1声追问:谁?是谁?说话啊!慕尹荷慌忙挂了电话,站在那里心神不定。
  她像是1个在做错事的小孩。
  木棉花开的时候,慕尹荷在操场上见到顾轩。
  他的旁边,是位穿宝姿红裙的女孩,拥着顾轩在人群中灿烂而过。
  慕尹荷在碎阳中,淡漠的表情。这次,顾轩跟慕尹荷打了招呼,声音温沉:“你好!慕尹荷!”慕尹荷没想到顾轩会叫她,她茫然无措,抬眼只凝视着两人——那女孩搽了兰蔻口红的唇,钻石般刺痛着慕尹荷的眼,这是1个与慕尹荷、萧芳芳都不同的女子,风情如水,是这座城市滋生的大朵牡丹花啊。
  慕尹荷点头,仓促逃走。
  慕尹荷知道,她只要在顾轩身边再多呆1会,她就会哭出声。宿舍楼下,金红色的花1树树开得浓烈。慕尹荷拿着饭盆,突然蹲下身,掩面啜泣起来。
  在知味观的那晚,湛蓝的天宇挂了轮红月亮。
  萧芳芳从上海赶来——慕尹荷说:“我的生日,萧芳芳,你1定要来!”
  慕尹荷是下定决心。天知道,紧张从她微凉的指尖泻到了她的脚趾。顾轩进来的时候,慕尹荷正细细给萧芳芳观手相。慕尹荷说:“萧芳芳,你的爱情要来了,恭喜!”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