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的雷电神

  胡亚君在省城工作,这天他开车回山区老家,要接父亲去城里为自己的新房装修出谋划策。原来,胡亚君的父亲老胡是个老砖瓦工,跟着建筑队干了2十几年,经验丰富。
  
  前1天刚下过雨,胡亚君回到家,发现车身满是泥浆,于是他发动抽水泵,举着塑料管子开始冲洗车子,并给在邻村建筑队干活的父亲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到家了。
  
  胡亚君忙活完了,放下水管,就要去关电源,没想到走得急,脚踝绊到了地上的电线,他感觉浑身1麻,就失去了意识。
  
  就在这时,1个身影冲过来,俯身伸手把胡亚君脚踝上的电线1把抓起,使劲1拽,扔到1边,是父亲老胡。随后,老胡麻利地把电闸拉下,喘着粗气问:“孩啊,咋样啊?”
  
  浑身酸软的胡亚君惊魂未定,好久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镇卫生院。醫生检查过后说胡亚君的身体暂无大碍,还说多亏及时阻断电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胡亚君禁不住问父亲:“爹,我就纳闷了,我被电成那样,你怎么1下就把电线扯开了?”
  
  老胡下意识地看了1眼自己的右手,轻轻摇摇头:“就是啊,我也在想,咋会没事呢?”想了1会儿,老胡突然抬起头,神秘地说:“我知道了,这是雷电神保佑咱咧。”
  
  “雷电神?你是说咱们村外观音堂偏房里供的那个画像?”胡亚君记起来了,小时候曾跟大人去观音堂烧香,因为那个雷电神的画像怪异,他印象深刻。
  
  老胡点点头,笃定地说:“肯定是雷电神护佑!我们这些干建筑的,整天在工地跟电打交道,可不敢大意。以前你妈每月初1都去观音堂烧香,为了保我平安,还不忘给偏房的雷电神也点1支。”
  
  半信半疑之下,胡亚君陪父亲买了几斤鲜果和1束檀香,去了观音堂。
  
  这不年不节的,观音堂里没人进香,门里面1个白发老头正在躺椅上眯眼晒太阳。老胡喊了1句:“黄2伯,别睡了,给您送吃的来了!”黄2伯1下子惊醒了,揉揉眼,看到胡家父子提着鲜果,马上笑容满面地站起来。
  
  胡亚君好多年没有来观音堂了,可这幅发黄的雷电神画像还是让他心头1震,因为上面画的雷电神太与众不同了,赤脚素衣,像个乞丐不说,还是个盲人,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背上竟然还背着1个女人!
  
  待老胡把鲜果摆上,把香点燃,胡亚君禁不住自言自语起来:“这个神仙怎么是个瞎子?还光着脚底板,叫花子1般。”老胡马上唬道:“不许对神仙不敬哩,还不跪下磕头!”
  
  这个时候,黄2伯笑着摆摆手说:“不打紧,咱们这来观音堂拜神的多,可像小君这样问的没几个。其实,这个雷电神在全国也只咱这儿独1份。”接着,黄2伯说起了这雷电神画像的来历。
  
  想当初,还是军阀混战的时候,土皇帝阎锡山在这个产煤的小山村里建了1个小型发电厂。虽然有了电厂,可这电都是供城里用的,村民们也没得到啥实惠,还是1如既往的穷困不堪。
  
  当时村里有1对夫妻,是1对苦命人。男的外号快嘴刘,是个盲人,却能拉会唱,日日到集市上卖艺补贴家用。家里的女人从小患有小儿麻痹,身材瘦小,不能走路。这两口子十分珍惜彼此,相互扶持,都把对方当成宝。
  
  快嘴刘每次出去,都背着老婆,女人在他宽宽的肩膀上,就像瞎眼的快嘴刘又长了1对眼睛,老婆让他向西,他绝不向东。不过,快嘴刘因为从小是个盲人,养成了光脚走路的习惯,虽然老婆可以指路,可他还是不穿鞋,说自己穿鞋走起路来不踏实。
  
  这天,快嘴刘在集市上说完书,沿着山路往家赶,谁知道这6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快嘴刘的老婆见闪电不断,雷声滚滚,吓得催促男人快点走,别被大雨淋着。快嘴刘于是脚下生风,背着老婆快步跑起来。
  
  当他们走到山路向发电厂拐弯的岔路口时,就听见几个拉煤的工人大声喊:“狼,后边有狼!”快嘴刘的老婆转头向身后1瞧,吓得全身发麻,1只壮硕的大灰狼正尾随在后。她尖叫起来,快嘴刘虽然累得气喘吁吁,仍然奋力朝着那些工人的方向奔去。工人们也手提棍棒铁锹来迎,但毕竟离快嘴刘还有1段距离,此时那条狼已经逼到快嘴刘身后了。
  
  就在这千钧1发之际,上头的路灯电线被大风吹落在地,顿时“噼里啪啦”地迸出了火花,电线刚好拦在快嘴刘的前面。快嘴刘的老婆正要喊,自己的男人已经1脚踏上了电线,可令所有人惊奇的是,快嘴刘安然而过,那条紧紧跟来的灰狼前爪踩上电线,又1蹬,电线碰到了后腿,立即1命呜呼了。
  
  事后,好几个工人都说当时看到快嘴刘身上笼罩着耀眼的光环,还说这是上天的雷公电母附到快嘴刘的身上了。这事1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玄乎。几十年后,这快嘴刘就在乡亲们的嘴里变成了雷电神,还有个民间画家为快嘴刘画了像。后来,修建观音堂时,乡民们就把这幅画像供了起来。
  
  黄2伯讲完这个故事后,摇了摇头说:“你别看我是看庙的,可我年轻时好歹也读过些书,我可不大相信雷公电母附身的说法。其实照我说啊,这快嘴刘天天光着脚,脚底早就磨出了厚厚的茧子,再加上脚上的泥土,自然能起到绝缘的作用嘛!”
  
  胡亚君听了,顿时对黄2伯刮目相看。突然,他像是意识到什么,立刻转身把父亲的手抓起来1看,呀,这是1双什么样的手啊,老茧满布,沟壑纵横……父亲年年在工地上磨砺,他的手粗糙得就像1块老榆树皮。
  
  胡亚君眼睛湿润了,他明白了,那天救自己的确实是雷电神,只是这神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