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复杂的语言

  ———其实,也没有多远吧?只是说起来,已仿佛天宝旧事般旧雾茫茫了。   那时的电脑是单板机,那时的输入输出设备是磁带机,那时学的语言是机器码,那时他与她在同1台电脑前坐了3个月,他始终没有对她说出那1句话。   机器码是世界上最简单的语言,因它只用“1”和“0”两个数字,便组合出世上所有的运算、推理与答案。就好像在每1个瞬间念念不忘的她,用“是”或者“不是”演绎出冗长的算式,如万里长城般不断延伸,想推知这1段感情的未来。   他是每天早上给她带早点的人;那1双傲岸自信的眼睛,却在看到她的刹那,如坚冰在阳光下绽裂,迸溅出春水初融的澄澈与温柔;盛夏时日,他汗湿重衫,却固执地,1定要把正对电扇的座位让给她……然而这所有的“是”总是被1个简单的“不是”全盘推翻———如果是真的,他为什么从来不肯说?   电脑班结业的日子1天天近了,她的程序却无论如何也收不了尾。最后1次调试,她眼看着1条早该拐弯的线条无休无止地延长下去,仿佛看见自己绵缠难言、无穷无尽的心事,竟只能呆坐。1直默不作声的他伸出手:“给我吧。”   结业前1天,他才把磁带还给她,淡淡地:“调好了,你自己试1下。”匆匆而去,人走屋空,1地破败的桌椅里,她紧紧握着磁带,看着他逃1样远去的背影,只觉得自己的心像1间积满灰尘的屋子,满天尘埃轰然飞腾,却终究缓缓落定———他到底还是没有说。   那门课的结业证她始终没拿到,因为她没有交程序。   10年后在讲台上,她讲到电脑的发展史,纸带机与打孔机,机器码和2进制,台下竟是1片哗然1片笑,她想起自己未完成的结业设计。   几经周折借来了磁带机,在给学生做演示之前,她先在家里对着从床底翻出的译码表,1字字译着:“I lov———”   她的手自键盘上滑落。不用再译了。窗外蝉声叫得如此急切震烁,她眼前清晰浮现的,是那男孩焦灼而又含糊地、不敢面对她的眼睛。当年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解答,只是岁月早已更换了场景与剧情。   最简单的语言也就是最复杂的语言,对于机器码而言,任何符号与数字,都必须转化为长串迂回的数码,仿佛设置天机,不肯轻易示人。而1旦破译,所有的人都会恍然大悟,原来,不过是这么简单。   而本来,就应该是非常简单的,如果,他肯亲口对她说出:那3个字。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