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友谊

  威廉是街对面1只脾气很坏的小猎狗,以人类的年龄为比例,应该有8十多岁了。街坊都知道,小孩要是太接近了,它便会龇牙咆哮。

  威廉像退休的老将,不和别的狗来往,宁可独自散步,它每天1定在早上7时和晚上6时出去,煞有介事地环绕街区1周,从不变更路线。

  它步伐从容,态度威严。它的短腿,特别是后腿,因为患关节炎而僵硬了,变成两个不对称的人字形骨架,与其说在走,不如说在跳,跑是谈不到了。它对来往的人和狗都保持距离,常咕噜低吠,表示对周围事物不满意。

  我们的小儿子丹尼碰到威廉时,只有1岁多点。这正是他因为发现自己会单独跑路而感到快乐的时候。他断断续续地说跑就跑,常常跌跤,擦破了膝盖,但从不泄气。

  威廉初见到丹尼,照例咕噜低吠,但丹尼是天生的乐观者,只当那是1种表示友善的声音。

  威廉不愿意和1个显然比自己幼小的东西接触,便闪开去。但当丹尼追上去跌个脸扑地时,它却好像觉得很好玩,跳了几步,又回头来看那孩子是不是还在跟着。

  丹尼冲上去想抓威廉的尾巴,跌倒了。老狗连跳了两步,尾巴没有给抓着。丹尼爬起来再追上去,连跑了几步又跌倒。老狗1面向前跳,1面把头转回9十度来看丹尼跑得多近。 字串5
  几米后,双方都停下来,累了。

  以后几星期内,街上的其他孩子看见威廉和丹尼1起玩,都觉得奇怪。有些1向可靠的人说他们亲眼看见那老狗居然跑起来,丹尼和它追逐竟达30米远,老狗左旋右转地躲开丹尼,并狺狺猛吠,不过吠声里并不含恶意。

  他们玩完后,并坐在威廉屋前坡度很陡的车道下面,丹尼的手搁在威廉颈部的老伤疤上——那是大人和小孩都不敢碰的最敏感的地方。

  从远处看,他们好像在谈心:老狗说它年轻的日子和光荣的往事——在篱笆下掘地道,长途跋涉,遭比它大得多的狗的伏袭时所表现的勇敢和坚忍不屈。丹尼则眉开眼笑,威廉是他自己交的第1个朋友。

  后来我们离家度假3星期。回来时,丹尼已能1直奔跑到街角而不跌跤。他不等威廉,威廉也追不上他,只能跟在后面呼呼地喘气。也许是威廉生气,也许是丹尼已不需要停下来休息,他们彼此不再并坐谈心了。

  老狗恢复踽踽独行的习惯,丹尼则参加较大孩子们的追逐奔跑,寻求新的和更有刺激的玩意。上升的生命曲线不再和下降的交叉了,莫名其妙的短暂友谊就此结束。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