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碑记

  勒碑记字数:3015来源:故事会2021年14期字体:大中小打印当页正文
  
  城外有座慧觉寺,寺里住持年事已高,两年前收了个徒弟,名叫信远。信远天资聪慧,还曾考中过秀才,只因家中变故,对尘世心生厌倦,这才遁入空门。他有1目十行、过目不忘之本领,且对佛法的参悟很独特,住持很喜欢他,甚至有意把自己的衣钵传给他。
  
  这天,住持带着众僧做完了功课,特意把信远留在大殿,叹了口气说:“老僧这心愿,只怕难了啊。”信远见住持的目光掠过大殿中的佛像,心里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这慧觉寺香火不盛,所收的功德钱很少,仅能维持僧众的日常开销。可大殿和佛像已经很陈旧了,亟需修缮,这就需要1大筆银子,住持筹措不着,叹息不已。信远说道:“师父莫急,容徒儿想想办法。”住持不觉苦笑,自己都无能为力,这个小徒弟能有什么办法呢?
  
  第2天1早,信远出门化斋。走了几个时辰,他来到了州府,肚子早已饿得“咕咕”直叫。他走到街边1户人家敲门化斋,1个中年男人却黑着脸说道:“我家午饭已吃净,晚饭还没做,没饭给你。”他正要关门,却听街上有人喝道:“小师父上门,怎可如此怠慢?”
  
  中年男人忙点头哈腰地说道:“是,提督大人。”信远转身向提督大人道谢。那提督大人5十多岁年纪,穿着铠甲,骑着高头大马,甚是威武。他对信远说:“小师父,若有难事,可来找我。”说完他就走了。
  
  信远本想再去其他人家化斋,但中年男人说提督有话,不敢不听,便硬拉着信远进到他家,重新淘米蒸饭,又炒了1个素菜,请信远吃。信远不觉感叹道:“提督大人很信佛呀。”中年男人揶揄道:“啥好事他都愿意做,反正又不用他掏1文。”信远忽然眼前1亮,想到了1个主意,饭也不吃了,问清提督府所在,就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信远在提督府门口等了两个多时辰,直到天色渐晚,提督大人这才巡城回来。他见信远站在府外,不觉微微1愣,问道:“小师父,你找我?”信远行了礼,然后恭恭敬敬地说道:“提督大人,我有重要的事要和您说。”提督大人就让他进了府。
  
  来到堂厅,提督大人问信远有什么重要的事。信远说:“我想给您勒碑。”提督大人听后1愣,随即笑道:“我有何德何能,竟可勒碑?”信远这才说,慧觉寺年久失修,佛像也该重新上彩,但寺中缺少银钱,若提督大人肯带头捐助,那就可以在大殿旁立块碑,把功德刻在石碑上,流芳百世,这样1来,他的大名就能被百姓记住了。
  
  提督大人想了想,问道:“重修庙宇,需要多少银子?”信远说:“需千余两白银,不过提督大人只需捐1百两即可。”提督大人听说要捐这么多银子,愣了愣,沉默不语。
  
  信远见状,凑过去小声说道:“提督大人放心,您只需表面上捐银。筹措完银两,我会把1百两银子还给大人。这事儿啊,只有你知我知。”
  
  提督大人听说会把银子还给他,当即高兴起来,大声说道:“此等行善之事,我必鼎力相助!”他当即拿出1百两银子,给了信远。信远向提督大人讨来大红纸,写了1张谢榜,贴到提督府外。
  
  这事儿就像风1样传遍了州府。很快,各级官员都跑来提督府捐款。信远把捐款人的姓名和捐款数目11记录。3天之后,捐款已达千余两,信远偷偷把1百两银子还给了提督大人。提督大人则派人将信远护送回寺。
  
  信远1回到慧觉寺,就把鼓鼓囊囊、装满银子的包袱呈给住持。住持看到白花花的银子,顿时呆住了,忙问信远钱是怎么来的。信远说是提督大人带着1众官员捐的,要重修庙宇。住持激动万分,马上安排修缮庙宇之事。信远悄悄对住持说道:“师父,徒儿有两个小小要求:1是想要1两银子,勒制功德碑;2是在殿侧留块地方,立碑。”住持笑盈盈地说:“这是应该的。”
  
  于是,信远就去寻了个有名的石匠,勒碑刻字。庙宇修缮之时,就把碑立在大殿的西侧。碑上刻着提督大人乐善好施、捐款修庙之事,下面还刻着捐款人的官职、姓名、捐款数目等,提督大人位列第1。
  
  等庙宇修缮完毕,整个大殿的面貌焕然1新,佛像更是金光闪闪,神采奕奕,各地的信众们都赶来参佛,1时间香客云集,香火旺盛。住持得偿所愿,心情大好,整天笑眯眯的,对信远更是信任有加。有个叫信来的徒弟看在眼里,心生嫉妒,他找到住持,气鼓鼓地说道:“师父,信远贪占银两,罪无可恕。”住持不信,信来就带他去看石碑。
  
  信来把石碑上所刻捐款数目相加,总共是1千1百5十3两,而住持收到的捐银,却是1千零5十3两,少了1百两。住持犹豫再3,还是找来信远,问他那1百两银子是怎么回事。信远暗想,定是有师兄弟告了自己的黑状,师父这才问的。但若实话实说,师父也会如实告诉师兄弟,以证自己的清白,这就难免会流传出去,对提督大人不利。于是,他就对住持说,他又收银又记账,1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住持嘴上不说,心里却疑他贪了1百两银子,老大不痛快。
  
  信来见信远说不出1百两银子的下落,第2天又带着1众师兄弟们来找住持讨说法。按照寺规,贪财藏银已是犯了大戒,定要逐出寺门的。住持心里没了主意,就把信远唤来,说道:“你若把银子拿出来,接受了惩罚,仍可为我佛门子弟;但若执意不改,也就别怪为师心狠了。”信远无奈地长叹1口气,跪倒在地,磕了3个头,对住持说道:“师父保重。”然后他转身走了。
  
  半个月后,提督大人来庙中参拜,其实是想看看刻着自己名字的石碑。住持亲自迎接。拜完了佛,提督大人来到大殿西侧,看着那块石碑,心中自是高兴。碑上面篆刻的字端庄大方,写着他捐款修庙的事迹,官职和名字赫然在目,看来定会流传下去。他不觉问道:“那位小师父呢?怎么不来见我?”
  
  住持如实相告:“他贪占了1百两银子,已被逐出寺门了。”
  
  提督大人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石碑上刻着捐银数额,与交给庙里的数目对不上,小和尚为了保住提督大人的名声,没有说出实情,宁可让自己背上1个恶名。他沉吟片刻,从袖袋中掏出1张银票,对住持说:“我今日来,正想说明此事。当初我答应捐银,但临时有事,未来得及把银票给他,就去巡访了。等我回来,他已走了,我这银子就没给他。没想到他还勒碑记录,我真是心中有愧。你们该把他找回来,还他清白。”说完,他把银票放到住持手里,就走了。
  
  住持悔恨不已,立刻派徒弟们到处去找信远,但却杳无音信。打那以后,住持有了心结,再也无法畅谈佛法,没过多久,竟恹恹地病倒了。他让人找来当初那个勒碑刻字的石匠,在石碑上刻上信远的名字。之后,信众们来参佛时,定然会看石碑,也会看到信远的名字,心中不免都产生了疑惑:这功德碑上,为什么只有信远的名字后面,没有捐银数额呢?他究竟是谁呢?
  
  时间1长,庙里的和尚也说不清当年发生的故事,渐渐地,就成了谜……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