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着为父亲捐肝的姐妹

  爱就是我们储备的最好的良药
  
  57岁的方大伯是宁波人。方大伯虽然矮小瘦弱,但他用自己坚强的双肩撑起了整个家。两个女儿听话懂事,1家4口的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然而,1场不请自来的大病打破了这个家的幸福。
  
  2019年7月,方大伯反复出现乏力、胃口不佳,吃1点东西就感觉肚子胀得厉害,整个人也没了精气神。方大伯去医院,经过1系列的检查后,他腹腔有大量积液,被医生确诊为“肝硬化失代偿期,腹水”。听到这个结果,方大伯人当场蒙了,这可是不治之症呀。
  
  方大妈把检查结果小心地告诉了两个女儿,听到这个结果,两个女儿捂着嘴哭开了,她们想不到心善开朗的父亲被病魔给盯上了。大女儿小娜把泪擦干,语气坚定地对母亲和妹妹说:“现在医学发达,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爸爸的病治好。”
  
  经过咨询,医生告诉小娜,如果想要彻底地医好方大伯的病,换肝是最有效的办法。看着病床上奄奄1息的父亲,早已做好捐肝思想准备的小娜对来查房的医生说:“医生,我来捐肝,不用再等了,马上安排手术吧。”刚刚大学毕业的妹妹小洁拦住姐姐说:“我年轻,比你更合适捐肝,由我来。”小娜却说:“不行,正因为你年轻,不适合。”小洁哭着对姐姐说:“我也是爸爸给的生命,我年轻,让我来。”两姐妹为捐肝争执不下。
  
  看着争执中的两姐妹,方大妈流出了眼泪。躺在病床上的方大伯却坚决不同意:“你们还年轻,以后人生道路还长,捐肝对身体不利,我不同意你们这样做。”小洁抢着说:“爸,我们家没有男孩,您从来不重男轻女。有书让我去读,有好吃的留给我。记得有1年,妈妈大病住院治疗,眼看就要开学,学费还不知从哪里找,是您找亲戚们1家家地上门借钱,我才得以继续上学。现在,轮到我為您出力了。”小娜也抢着说:“我是大姐,不用再多说了,由我来。”经过反复劝说,最后方大伯终于同意了“活体捐肝”的方案。
  
  经过医生1系列的相关检查,方大伯的两个女儿都符合肝脏移植条件。听到检查结果,小娜却偷偷地找到医生:“我妹妹还小,这么大的手术,肚子上肯定会留疤,万1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反正我已经结婚生孩子了,让我来。”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小娜悄悄地把母亲拉到1边把自己的决定说了。
  
  2019年12月1日,小娜和父亲1起被推进手术室。在随后4个小时的手术中,医生从小娜的身上切除了480克的肝脏,移植到了父亲身上,小娜捐肝手术完成。紧接着,方大伯历经9个小时的肝脏移植手术也顺利结束,他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进1步观察、治疗。麻药过后,从疼痛中醒来的小娜第1句话就是:“护士,我爸爸怎么样了?”得知手术成功,她才放下心来。小娜术后身体恢复得不错,9天后,就顺利出院。方大伯也转回了普通病房继续治疗。
  
  捐肝救父,亲情如山。但恢复中的小娜却淡然地说:“是父亲给了我生命,捐肝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要父亲能重新健康起来,做什么我都愿意。”此时,妹妹正陪在姐姐的身旁,1脸怜爱地看着姐姐。姐妹同心,其爱熔金啊!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