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团练习生到朝9晚5的普通人

  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认清这个行业的残酷现实。
  
  2017年,纪白在北京1家奢侈品卖场当导购。1次,有个男人来店里买东西,临走前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当天晚上,男人打来电话,说自己是经纪人。纪白有些难以置信,同时又蠢蠢欲动,他辞掉了奢侈品柜台的工作,瞒着父母去找经纪人签约。
  
  他没有经验,公司请了韩国的表演老师给他做简单的培训,然后就带他去剧组试戏。试镜时,纪白获得导演的赏识,做了男2号。
  
  这部戏并没有给纪白带来明星光环,他又开始跑组,和新人们竞争。经纪人告诉他,大部分剧组的主角早已内定,试镜只是走个过场,但纪白依然乐此不疲。
  
  2018年,影视行业进入寒冬,国内《偶像练习生》《创造营》等选秀节目大热。纪白签约的经纪公司也输送了9名艺人去韩国受训,但是,其中1位年纪小的成员因为冲撞了韩国的老师,被公司开除,还赔了几十万违约金。
  
  公司老板给纪白打电话,想让他去堵缺。面对老板“想不想做男团”的询问,纪白的第1反应就是“不行”。他没有舞蹈天赋,做练习生几乎是条死路。况且自己的演员生涯刚开始,现在转做练习生,之前的努力将全部作废。
  
  在收到公司的调度令后,纪白才突然发现,公司原来并不重视自己。但他赔不起违约金,最终只能妥协。2019年2月,他乘上飞往韩国的航班。
  
  韩国首尔东大门区冰雪未退,早晨7点半,纪白和队友们从宿舍坐1小时地铁到训练室。
  
  排练时,纪白唱不了高音,全员合唱环节,他破音了。声乐老师用韩语对着他狂骂,他听不懂韩语,旁边的翻译就用中文重复1遍。被人当众指着鼻子骂,纪白心里很不好受,但韩国等级秩序严明,他不敢顶撞老师,只能忍下来。他很快学会了用假声弥补高音。
  
  最让他崩溃的是下午1点开始的舞蹈课。身高超过1米8的纪白,4肢不协调,舞蹈练习屡屡不过关。舞蹈老师把他拎出来单独考核,只要有1个动作做错,就揪着他直到学会为止,他不断地站起、蹲下、手绕到头上,又打到腰间。练习从下午1点持续到晚上7点,休息连同喝水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走出舞蹈室,他全身都是湿的,汗像水龙头没拧紧1样,顺着腿流到鞋子里面。
  
  来不及换衣服,纪白弄干裤子就去吃饭,因为8点他还要赶回练歌房排练。直到11点,他1天的日常训练才算真正结束。
  
  被老师当众批评的羞耻,让他对来训练的目的产生了动摇,但既然走上这条路,为了自己以后的事业,他不能中途放弃。
  
  回国前,他的膝盖痛得不行。医生给他看B超影像,膝盖里面有2。5厘米的积水,因为长期重复1个动作,不断地摩擦胫骨关节,软骨都磨发炎了。
  
  2020年初,纪白所在的男团结束在韩国的练习生涯。他们带着在韩国录好的歌回国筹备出道,结果因公司没足够资金,等来的是出道方案被腰斩的消息。
  
  男團其他团员比纪白年长34岁,达到解约标准,都选择了解约。纪白考虑了几天,也坐不住了。家人们朝9晚5地奔波,让与公司解约,赋闲在家的他有种说不清的焦虑感。
  
  他开始频繁地刷国企招考信息,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但都如泥牛入海,没有反馈。他不再等国企的通知,而是打电话给房地产公司,询问销售的兼职,很快就通过了面试。现在,他过上了普通人按时上下班的日子。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