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匠和喝麻酱的男人

  1。喝麻酱的怪人
  
  民国时期,豫西山区有个桑树沟镇,镇里有个剃头匠叫李结实,因为过于憨直,加上说话有点磕巴的毛病,3十多岁仍未成家。他们家剃头的手艺是祖传的,从他爷爷挑着剃头担子逃荒来到这里,到现在拥有自家的剃头铺子,剃头这个手艺在他们老李家已经传了数十年。
  
  那1天,李结实的活儿有点多,1直到晚上掌灯时分,才送走最后1个客人。李结实早已饿了,他关了店门,下了1碗稀面条,刚要吃,忽听门板“啪”的1声响,似乎是有人敲门。他撂下筷子,走过去开门,门外却空空如也。
  
  李结实回到屋里,刚挑起1筷面条,“啪……啪……”门又响了,这次是两声。李结实只好再次去开门,还是没人。他的憨脾气上来了,对着空荡荡的大街喊道:“谁……谁呀?黑灯瞎火的,别搁那儿吓……唬人!”
  
  “我。”这时候,有1个嘶哑的声音,从对面街角的暗影里传来。李结实取来油灯,过去1看,吓了1跳:那是个4十多岁的中年人,蓬头垢面、胡子拉碴暂且不说,让李结实感到惊愕的是,这人不到1米高,竟然没有双腿!这下李结实明白了,这年月兵荒马乱的,经常有走投无路的残疾人,来他这里找口饭吃。那人行动不便,刚才的“敲”门声,想来是他用石子投的。
  
  李结实从屋里把自己的面条给中年人端了过来,不料,那人却拱手谢绝了。李结实愣了,又掏出1点零钱递了过去,那人再次摆手,拒绝了。李结实有点蒙了,不解地问:“啥都不要,黑灯瞎火的,你找我……弄啥?”那人似乎有些碍口,停了1会儿才说:“师傅,家里有没有小磨油?有的话,给我半碗,我给你钱。”李结实1听,更迷糊了:“你要找小磨油……干啥?”
  
  “唉!”那人叹了1口气,说道,“这个,实在不方便说。麻烦了!”那时候,小磨油相当奢侈,1般人家吃不起,李结实是个穷剃头匠,家里也没有。那人1听李结实说没有,又说道:“芝麻酱也行。”李结实又摇摇头,说:“芝麻酱也没……没有。”那人听后,沉默了1会儿,两手各拿起1个砖头大小的木块,支撑着身体,转身慢慢“走”了。等他走出墙角的暗影,李结实才看清,这人原来是有腿的,只不过腿有些毛病,不能走路,他两条腿盘坐在1块托盘大小的木板上,木板的4角系了绳子,挂在他的脖子上。看着那中年人渐渐“走”远,李结实心中不忍,追上前去,说道:“老哥,你等1下,我去给你找芝……麻酱!”那人1听,喜出望外,连忙拱手致谢。
  
  后街胡同里有1家油坊,位置有点偏僻,像中年人这样的外乡人,1般找不到。李结实说话还不利索,要是给他指路,恐怕得费点劲;又怕他行动不便,就算他知道油坊的位置,天也黑了,人家也不会给他开门。那年月,半夜敲门,不是熟人,没几个敢开门的。李结实1想,算了,好事做到底,于是,面也没来得及吃,拿了1只空碗,1路小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帮那中年人买来了大半碗芝麻酱。那人如获至宝,双手捧着那个粗瓷大碗,“咕咚咕咚”,1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喝完,还意犹未尽,用黑乎乎的手指头,把整个碗边刮了1圈儿,塞进嘴里,吮吸得干干净净。
  
  把碗还给李结实后,那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1块银元,1边道谢,1边把银元往李结实手里塞。李结实忙说:“这位大哥,1碗芝麻酱,不值啥钱,你也不容易,钱留着以后自个儿……用吧。”
  
  那人听李结实这样说,也不再推让,低头想了1会儿,对李结实说:“师傅,这样吧,在下粗通周易,略懂阴阳。我给您看看贵宅的风水吧。要不然,在这夜里,麻烦您大半天,于心难安。”实话说,李结实父母早丧,这些年1个人生活很不顺心,早就有心求个高手看看了,听这中年人这样说,正中下怀,也就答应了。于是,那中年人借着月光看了1阵子李结实的宅院,又趁着灯光仔细端详了李结实的5官,说道:“师傅,您宅心仁厚,必有后福,且荫及子孙,这个自不必说。您这宅院,门对青山,户纳绿水,汇玉屏山和清水河之灵气于1体,堪称方圆数十里第1吉宅。不出意外的话,5代之内,必出状元!日后,无论多困难,宅院千万别转手。切记!师傅保重,在下告辞了。今日1碗芝麻酱之恩,若有机会,日后必当厚报!”说完,中年人用两块木头“砖”撑着,慢慢远去了。说来也怪,虽然只喝了大半碗芝麻酱,那人的精神和气力明显见好,“走”得比以前快多了,没多大工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等人走后,李结实想想,这人说的是江湖套话,还什么“5代之内出状元”呢,現在都民国了,袁世凯的儿子也当不上状元了!再者,自己现在还“1人吃饱全家不饿”,连个媳妇都没有呢!想到这里,李结实摇摇头笑笑,回屋热了面条,吃完就睡了。
  
  李结实哪里会想到,隔墙有耳,那中年人的1番话,却给他带来了大麻烦。
  
  2。夺宅院的坏人
  
  这件事过后没几天,李结实1大早开门,剃头铺子里就挤进来1大群人,严格来说是1群难民,1个个灰头土脸、破衣烂衫的,头发足有1尺长,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洗了,打着绺,还有不少没择净的树叶和草棒。屋里挤满了不说,门外面还有十几个。
  
  作为剃头匠,干的就是伺候人的活儿,再脏也没话说,只要给钱,就得给人家把头剃干净。李结实2话没说,开始给1个年龄偏大的男人剃头——光洗头的水,就换了56盆!他准备的热水,这1个人就差不多用完了,只好再添柴火加水……折腾了1天,也没剃几个头。
  
  哪知第2天早上,李结实1开门,还是老样子,1大群难民打扮的汉子蜂拥而入。这时,李结实就是再憨,也知道是有人故意找事了,因此,他处处赔着小心。
  
  这种情况持续几天以后,事态变得更糟了:守在门外的那些难民,有的脱了上衣,当街捉虱子;有的擤了鼻涕,随手抹在剃头铺子的门框上;更有甚者,直接随地大小便。没过几天,李结实的剃头铺子门口,就被折腾得臭气熏天,行人尚且捂着鼻子侧目而过,剃头的客人,还有谁能来?即使来了,也轮不上号啊,前面1大早就塞满了。
  
  李结实的生意干不下去了,干脆关门休息。
  
  这时候,有人出面来找李结实。来人是他的邻居,叫吕大厂,5十多岁,家境殷实,财大气粗,是桑树沟镇上的首富。然而,此人为富不仁,心狠手辣,人人对他敬而远之,暗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大长驴”,骂他长了1张驴脸。
  
  那天,李结实摸黑买芝麻酱回来后,和那个中年人的对话,恰巧被起夜的大长驴隔着门缝听到了。他最近生意不顺,1直就觉得是李结实家的宅子挡了他们家的风水。现在听人那么1说,他可是真留意了,第2天,还专门请来了风水先生。江湖人嘛,都是最会揣摩人心的,3句两句试探,风水先生就把大长驴的心思猜了个8899,然后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李结实的宅院风水确实好,那正是因为截了大长驴家的风水。要想破解,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把李结实的院子买下来。大长驴早就觉得李结实的剃头铺子碍事,还有那破院子,里面堆放的都是鸡零狗碎的杂物,在他吕家的深宅大院旁边,有碍观瞻。只不过他1直没有下定决心把李结实撵走,这次,听风水先生说后,决定下狠手。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