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控制不住地贬低自己

  “那么,我还能变好吗?”她的眼神很复杂,焦虑、沮丧、迷茫,又怀着1丝期待。
  
  “有时候,我会非常绝望。”她说,“我读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学了很多心理学课程,我试图去了解自己的问题,尝试做改变。我有意降低自己的标准,学着对那些我看不上的人友好,可是这些努力总是半途而废。我觉得自己糟透了。”
  
  想起来,遇到杨小姐,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刚学心理咨询,对任何问题都充满好奇。
  
  第1次跟杨小姐见面是在1个咖啡厅的包厢里。那是1个炎热的夏天夜晚,杨小姐穿着1件白色的碎花裙子,说话的时候会低头,有时候还会脸红1下。很难想象,她已经是1家公司的高管了。
  
  杨小姐说自己的问题,是觉得自己不够好。她觉得很多心理学书籍和文章中讲的问题,她都有。平时的生活中,她对人有些恐惧,能不接触就不接触。但是在工作中,她又像换了1个人,变得非常苛刻,只要同事的工作做得不符合她的要求,她就会大发雷霆。所以,同事经常在背后议论她,甚至躲着她。这加剧了她对自己的负面评价。她覺得自己糟透了,也有些抑郁。
  
  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看她。比如,老板就很器重她,准备让她带1个挺大的团队,这让她更加恐惧,她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好。
  
  我知道这种负面评价。有时候,我们的不安来自别处,比如,童年时没来得及跟父母建立起亲密关系。但是这种不安最终总会被归结为“自己不好”。当情绪和理智需要协调1致的时候,理智总会屈服于情绪。对杨小姐来说,她没法马上驱散这种不安,所以就把自我评价往负面扭曲了。她对自己的成功视而不见,却将自己的缺点无限放大。这听起来很不合理,但持有这样的观点会让她安心——这才是她熟悉的世界。
  
  我理解这种感受。我想帮她。
  
  于是,我向她摆事实讲道理。我列举了她的很多优秀之处,试图让她明白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堪。我还告诉她,不安会如何影响我们的自我评价,在我们的头脑中混淆视听。
  
  经过近1个小时苦口婆心的劝说,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说:“谢谢你,陈老师,我觉得你说得对。确实,我就是这样没来由地不停贬低自己。”
  
  “嗯。”我长嘘了1口气,刚想为自己的工作得意1下,她却低下了头,仿佛认罪般地接着说:“如果我是外人,看着自己这样不停贬低自己,传递负能量,估计也得抽自己两个嘴巴。”
  
  她的眼神又黯淡下去了。我忽然意识到,坏了,她贬低自己的武器库里又多了1件重型武器,这件武器是我刚刚添加进去的:我在不停贬低自己,却控制不了自己!
  
  这可太糟糕了!让她意识到自己在“贬低自己”非但没能纠正她对自己的看法,反而让她觉得自己更不好了。我得想想别的办法。
  
  想了1会儿,我说:“虽然你在不断贬低自己,但内心深处,也许你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糟糕。”
  
  她迷惑地看着我。我接着说:“不信我们来打个赌。如果你能在10分钟之内说出10个贬低自己的词,还不重样,我就输给你100块钱,否则你就输给我100块钱。”
  
  她更迷惑了,但也有些好奇:“这是什么意思?我说出我的10个缺点,然后你给我钱?”
  
  “是啊,要不要打这个赌?”
  
  “那好吧。”她仍带着点疑虑,但看我胸有成竹的样子,就决定配合1下。
  
  “脾气不好、不宽容、社交恐惧……”她停顿了1会儿,“哎呀,想不出来了,应该没有10个……”
  
  “还有时间,还有时间。”我鼓励她,“才这么几个,你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是成天琢磨自己不好的人啊。”
  
  她顿了顿,接着说:“传递负能量、自控力差、没安全感、不自信……太霸道……悲观……疑心重。”
  
  最后1分钟,终于说完了。她松了1口气,似乎有些沮丧,可这沮丧里也有1些小得意。哪怕是1个故意设计的小游戏,赢了也会让人感到开心。
  
  该清点数量了。不多不少,正好10个。
  
  于是,我从兜里掏出了100块钱,说:“愿赌服输,请收下。”
  
  她没想到我真的会给她钱,连忙推辞:“别别,千万别,你听我的问题,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我说:“你就收着,我有1句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你只有收下了,我才能说得出来。”
  
  “啊?那我都害怕听你说什么重要的话了。”她推辞了1下,接过钱,攥在手里,不知道该怎么放。
  
  我说:“这句话是,当你再用这些词攻击自己的时候,记得要跟自己说,‘这些标签也不全是坏事,我用它们赢过钱’。”
  
  “啊,是啊!”显然这句话出乎她的意料,她笑出声来。在谈话中,这是她第1次笑,气氛1下子轻松了。想了1会儿,她说:“很有趣。只是100块钱太少了,如果是千儿8百的,那印象就深刻了。”
  
  “嗯,你还得在你的负面词库里加1条:贪心。”
  
  “不算贪心,如果讲自己的差评就能挣钱,我能说到让你破产……”
  
  我这么做的本意,是希望创造1种新的情境,在这种新情境里,能说出更多负面词语不再是1件坏事,反而是1件好事。我想创造1个悖论:
  
  “如果你说不出很多关于自己的负面词语,那很好,说明你并没有那么负面。
  
  “如果你说出了足够多的关于自己的负面词语,那也很好,你赢了游戏,还赢了钱。”
  
  在这样的悖论里,无论你如何做,都是对的。
  
  我得意极了,我觉得这样的干预方式1定会起作用。尤其当分开时,她很诚心地跟我说:“陈老师,谢谢你,我很受益。”
  
  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杨小姐了。听那个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说,杨小姐说,那次见我,她觉得还是挺有帮助的。
  
  “哦,怎么有帮助呢?”我满怀期待地问。是我的悖论起作用了吗?
  
  “她说,你为了帮助她,给了她100块钱。咨询师通常都是收钱的,她第1次见咨询师为了帮助人,给人钱。她觉得你特有诚意。”
  
  “原来是这样……”跟我想的不太1样。我想了1下,忽然明白了。也许悖论是有效的,但是更有效的,是我花了心思和诚意在帮她,况且还付出了真金白银。这样的举动让她觉得自己是重要的、被接纳的。这样的行动恐怕比语言和道理更重要。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