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方耳环的女人

  克莱尔与蒂莫西结婚好几年了,他们有1个可爱的孩子。蒂莫西嗜书如命,连度假地的选择,都是因为那里在举行全球最新的图书博览会。有时克莱尔觉得自己太迁就丈夫,但丈夫这种对爱好的执着,也是当初吸引她的原因之1。
  
  这天,克莱尔在家里整理家庭相册,她把两人从相识至今的所有相册1本本摊开,放在客厅地板上。看着看着,忽然觉察到1丝不对劲来:有1张她和孩子在塞浦路斯酒店阳台上吃早餐的照片,是蒂莫西拍的。克莱尔发现,她身后站着1个金发的女人,马尾辫,戴1副金色的方形耳环。这个女人看上去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克莱尔又往后翻了1页,是蒂莫西在游泳池旁的躺椅上读《尤利西斯》。他身后的泳池里,也有那个金发女人。克莱尔又找到她和丈夫最早的1本相册,翻了几页,有1张照片,是她和蒂莫西在剑桥大学门口的合影。他们俩旁边有1个背对镜头的马尾辫女人,耳朵上还是那副金耳环,方形的!
  
  “这是个巧合,”克莱尔自言自语道,“戴这样耳环的金发女人,1定不止1个。”
  
  可好奇心让克莱尔继续在过往照片里寻找蛛丝马迹:她把目光投向书架,那里有1张3口之家的全家福,是让1个路人拍的。当时他们在愛丁堡郊外的1家乡村旅馆庭院里,蒂莫西要去参加爱丁堡图书节。在他们站着的庭院里,1扇窗户前,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金发女人竟然再次出现了。不会有错,就是那个女人,戴着方形耳环。
  
  要说这是巧合,那太过于惊人了吧。
  
  克莱尔忍不住叫来蒂莫西,把这桩匪夷所思的事情告诉了他。
  
  蒂莫西搓搓手,说:“天啊!”他跟随老婆,把其他相册也拿出来翻看。数了数,每本相册,至少9到10张照片中都有那个女人。
  
  “不可能是巧合。”蒂莫西薄薄的嘴唇变得苍白,“她难道在跟踪我们?这也太可怕了!”
  
  克莱尔摇了摇头:“可她从没伤害过我们,也从没引起过我们的注意。她在所有照片里都没有盯着我们看,似乎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存在呢。”
  
  蒂莫西轻蔑地“哼”了1声:“她1看到镜头,就装出1副无辜的样子,不是吗?所以我们直到现在才发现她。”
  
  “亲爱的,你确定不认识她?”克莱尔忽然想到了1种可能性:那个女人是不是丈夫的外遇,或者1个性格偏执的前女友?这样似乎就能说通了。
  
  可蒂莫西1口否认了:“我当然确定,我不认识她。”
  
  克莱尔有些怀疑,蒂莫西否认得太快了,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见克莱尔瞪着自己,蒂莫西发了毒誓:“我以咱们孩子的性命发誓:我从来没有和这个女人上过床,甚至从没和她说过话!”这下,克莱尔信了,1个男人不会随便拿自己的孩子来发毒誓。
  
  这时,蒂莫西抬头看了看时钟,对老婆说:“我得送孩子去奶奶家,半小时后回来。”他顿了顿,又安慰道:“克莱尔,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克莱尔快哭了:“我想打电话报警,我好害怕。”
  
  蒂莫西皱起了眉头:“好吧,等我送完孩子回来再说。”接着,他带着孩子离开了。
  
  丈夫走后,克莱尔再次翻看起所有的照片。在船上,在公园里,在运河边的小道上,她1次又1次看到那个戴方形耳环的金发女人。她是谁?她为什么跟踪我们?目前,唯1的线索只有相册。克莱尔知道,跟踪肯定是违法的,但先决条件是,得与被跟踪者搭讪。
  
  而这个戴方耳环的女人如此不引人注目,要不是克莱尔偶然之间的发现,他们可能永远也不会注意到。就算报警了,警察会怎么说?这个女人,这些年来都没有被发现过,感觉更像个幽灵,而不是罪犯。
  
  克莱尔1张又1张地翻看着照片,忽然,在1张照片中,她发现那个金发女人正挨着自己,坐在酒吧的吧台边。由于蒂莫西有给每张照片做注释的习惯,克莱尔看到,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是切尔滕纳姆,7年前,她和丈夫去那里参加1个文学节。
  
  金发女人手里拿着1本书,克莱尔眯起眼睛,看清了书名:《章鱼藏身处》。克莱尔心里1震,蒂莫西以前也买过这本小说,他曾推荐给克莱尔,但她并不喜欢。
  
  克莱尔“啪”的1声合上相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7年前,这位金发女郎在1家酒吧里,手拿1本蒂莫西曾为之倾倒的小说,这是1个关联。克莱尔激动起来,她觉得自己发现了1个重要的线索。奇怪的是,她翻遍了家里所有的书架,却没发现《章鱼藏身处》这本书。克莱尔冲进书房,打开电脑,看看亚马逊网上书店有没有《章鱼藏身处》。她想知道作者是谁,写的什么内容。虽然可能是无用功,但她还是想查1查。
  
  亚马逊书店显示,这本书的作者叫K。V。哈蒙德,书的销量极低,可谓无人问津。克莱尔又在搜索引擎中输入“K。V。哈蒙德”,第1个搜索结果,正是这位作者的个人博客。
  
  博客首页,是哈蒙德的1张照片:1片蓝天,1棵树,1顶草帽,1头金发,1副方形金耳环!克莱尔倒吸1口凉气,戴方耳环的女人身份揭晓了,就是《章鱼藏身处》的作者,哈蒙德。
  
  恐惧和兴奋在克莱尔内心激荡开来。有了这些线索,现在打电话报警似乎有底气了。克莱尔抓起电话报了警,说想举报1个跟踪狂,她有证据。和克莱尔通话的女士说,她会尽快派警察过来。
  
  挂了电话,克莱尔继续从博客里寻找线索。哈蒙德在最新的博客里写,她明年年初将去西西里岛度假。克莱尔惊呆了,因为她和蒂莫西明年年初也要去西西里岛!
  
  克莱尔翻遍了蒂莫西书房的抽屉,没有找到蒂莫西预订旅行行程的单据。这太奇怪了,蒂莫西通常会把东西理得整整齐齐。突然,克莱尔想起来了,蒂莫西在车库还有1个很破的文件柜,但克莱尔几乎从不去车库,所以刚才没想起来。
  
  克莱尔赶紧冲向车库,她希望能在警察来到后,给他们看看度假资料和哈蒙德的博客。
  
  车库里,那个柜子没有上锁。克莱尔拉开第1个抽屉,发出1声尖叫,目瞪口呆地盯着里面的东西:里面有几十本书,书名为《章鱼藏身处》,每本书封面都画着章鱼。有各种译文,各种版本:精装本,平装本,精装本大小的平装本……这都是蒂莫西悄悄收藏的,他竟然是哈蒙德的“脑残粉”!克莱尔用颤抖的手点了点,发出了惊叹:“天啊,总共有52本。”
  
  “喂,你在干吗……”不知什么时候,蒂莫西来到了车库门口。
  
  克莱尔惊恐地跳了起来,看着自己的丈夫,她忍不住质问道:“你跟哈蒙德是什么关系?”
  
  蒂莫西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我、我只是很喜欢她的小说,我控制不住地想见到她,但我从来没和她说过话,从来没有。她根本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
  
  这时,门铃响了,警察来了。克莱尔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现在,她知道那个跟踪狂是谁了,可她该怎么和警察说呢?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