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宴会的钢琴大师

  “钢琴诗人”傅聪視钢琴为情人。年轻的时候每天近11个小时和钢琴促膝谈心,而且绝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即使在酷暑的天气里,衣裤尽湿,也不休息。为了省时间,他经常吃个苹果,就算1顿午餐。上了年纪后,他每天练琴也不低于6个小时。因长年累月地坚持练琴,他的手经常缠着绷带,而且还患有严重的痔疮。但这些身体的病痛在傅聪看来,实在微不足道,和音乐带给他的巨大快乐相比,他不但从来不觉得苦,反而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的1份眷顾。
  
  傅聪如痴如醉地沉浸在音乐的境界里,他不愿过多露面。在不得已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直言不讳地说:“我这样滔滔不绝,时光就那么1去不复返了。所以,对时间,我不是珍惜,而是吝啬。”
  
  每次回国,傅聪最恐惧的事就是参加宴会,他觉得这样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物资。有1次,为了推辞,他不得已请求好友马育弟撒谎,就说傅聪父亲的朋友在他家,等着见傅聪。傅聪逃出饭店后,他俩简单地吃了个葱油饼。还有1次,傅聪要回国参加规模宏大的演出,他不想再有上次“逃宴”的尴尬,提前跟主办方约定拒绝宴请。可是演出结束后,东道主觉得尽地主之谊是天经地义的事,非要傅聪吃个简单的“便饭”,傅聪见实在推辞不掉,旗帜鲜明地提出:“只吃1碗面条!”主办方只好照做。傅聪的这种行为,在1般人看来也许不近人情,不合礼仪。但在“没有音乐就不能活”的钢琴大师的心中,任何与钢琴无关的所谓排场,都如繁文缛节1般令人不自在,甚至生出厌烦、恐惧,乃至逃遁之情。
  
  在任何领域,成就卓著的大家,几乎共同的特质都不会因无聊的事烦于人、困于己、流于俗,而是以1种忘我、无我的境界痴迷在自己倾心的事业之中。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