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寄出的信

  真心是不可再生的用尽了就是用尽了
  
  19岁时,傅雷来到巴黎学习语言和艺术理论,期间结识了同样喜欢探讨艺术的法国女郎玛德琳,不久便坠入爱河。但傅雷出国前已有婚约,由母亲做主,定下与远房表妹的秦晋之好。1贯对母亲孝顺的傅雷此时犯难了,该如何抉择?在无数次失眠与痛苦的思想斗争之后,追求自由爱情的力量占了上风。傅雷写信告诉母亲,自己已经是成年人,婚姻应该由自己做主,希望母亲理解,解除与表妹的婚约。可是信写好了,傅雷却没有勇气寄出去,便叫好友刘海粟帮他寄出。
  
  信“寄出去”了,傅雷感到少有的轻松与解脱,兴冲冲地去找玛德琳。可眼前的意外1幕让他惊呆了,玛德琳正同另1个男子打得火热。任凭傅雷怎样规劝,玛德琳坚持认为,她可以爱他,同时也可以爱别的男人,相爱并非1定意味着结婚。傅雷崩溃了,他想要自杀。
  
  就在这生与死的岔路口,刘海粟出现了,他劝傅雷平静下来,正视中西文化的差异。于是,傅雷同玛德琳冷静地“分手”了。但他1下子又陷入了深深的悔恨之中,他想到那封信,母亲看到后该如何心痛,表妹又该怎样失魂落魄?而这时,刘海粟拿出了那封信,這让傅雷又惊又喜。作为朋友,刘海粟实实在在地“骗”了傅雷1回,当初傅雷让他帮助寄信时,他十分清醒,傅雷1定是“恋令智昏”,预见他与玛德琳的恋情不会持久,也想到了这封信对寡居的傅母和未婚妻的打击有多大,于是,私自扣下信件未发。傅雷瞪大了眼睛,久久地盯着刘海粟,猛地1下抱住他,流下泪水。
  
  刘海粟对傅雷的“骗”,其实是给感情1时发热的朋友1个冷静期,这是朋友间的理解,更是对朋友的关怀。后来,傅雷1直视刘海粟为朋友中的至交,遇事总爱与他商量。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