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危受命

  1艘装载了2400吨丙烯的外籍液化气船,在福州港发生泄漏!那天是2020年2月10日。
  
  丙烯是1种危险的化学品,1旦泄漏到空气中,有毒不说,还极易引起爆炸。眼下,福州市头顶简直像悬了1颗“定时炸弹”,情势十分危急!
  
  事情还得從头说起:2020年2月初,由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产生的巨大需求,国内生产口罩、防护服等抗疫物资的厂家,1时纷纷出现了生产原料紧缺的情况。为此,福建中景石化紧急从菲律宾进口大量丙烯,因为丙烯是制造聚丙烯的基本化工原料,而聚丙烯则是生产口罩、防护服等抗疫急需物资的主要材料。
  
  外轮“GASPRODIGY”(中文船名:“天才”号液化气船)于2月5日从菲律宾巴丹港启航,满载2400吨液态丙烯,于2月10日16时靠泊于中国福州江阴港区12号中江泊位。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这艘液化气船在码头卸货时,其1号货泵的出口焊接处,突然出现了1道3厘米长的裂纹,从而导致丙烯泄漏。
  
  丙烯属于极度危险的易燃易爆液化气体,在高压下呈液态。1般家庭使用的15公斤装液化气罐,爆炸时可以产生相当于150公斤TNT炸药的威力,足以炸毁两层楼房。而“天才”号足足满载了2400吨液态丙烯,这无异于在福州港安下了1颗24000吨TNT爆炸当量的“巨型炸弹”,如果任由泄漏出的丙烯气体与空气混合,1旦遇到明火,发生的灾难将是毁灭性的,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卸货作业不得不被立即叫停,大家只能满心焦虑地等待相关各方采取措施,以尽快消除险情。
  
  与此同时,主管部门很快了解到,这艘“天才”号液化气船的管理关系相当复杂:船籍是利比里亚的,船东是希腊的,船员则全是菲律宾的。该船在2003年于中国宁波建造,此时正由宁波1家化工有限公司期租,而货主又是福建中景石化有限公司……
  
  由于责任主体错综复杂,不甚明确,当地政府和海事机关便立即介入,组织、协调并领导相关紧急施救工作。
  
  为确保港口安全,福州市政府成立应急指挥部,首先把“天才”号驱离至港区应急锚地锚泊,并命令在“天才”号锚泊点3000米范围内的所有船舶全部离开这个危险区域,与此同时,派专业队伍积极开展堵漏修理工作。
  
  丙烯这种化工气体在常温下,需要不低于13倍大气压强的压力才能处于稳定的液化状态,因此,液态丙烯运输属于高端的危险化学品运输,进行设备修理时绝对不得动用明火。主管机关请来了多个专业堵漏队伍,各个队伍从2月12日起轮番上船,但全都无法完成堵漏修理作业。
  
  后来,经国家应急管理部推荐,天津安固密封技术有限公司的专业队伍前来参与堵漏抢险,可惜连续奋战多天,最后也只能宣布堵漏失败。
  
  2月24日下午,福州市政府和福建省应急管理厅经过沟通协调,决定结束堵漏抢险,改为采取锚地应急抢险过驳的处置方式,也就是把“天才”号上尚未泄漏的2000多吨丙烯卸下来,再送到福建中景石化的危险化学品码头安全卸货。
  
  办法虽然可行,但是由谁来做?谁能做?
  
  “天才”号的船东代理和货主紧急联系了多家船公司,希望它们可以提供1定数量的液化气船舶协助丙烯过驳。然而问题来了,国内目前并没有在海上实施船对船丙烯过驳作业的先例,相关的经验更是空白,加上还要面对这持续漏气的巨大危险环境,这些液化气船公司考虑再3,最终没有1家敢于伸出援手。
  
  就在船东、货主陷入困境的时候,中国海事局、中国船级社、中国船东协会建议应急指挥部邀请深圳华南液化气船务有限公司派出专家和船舶,参加本次过驳施救工作。这家公司是招商局旗下的1家企业,隶属于长航集团南京长江油运有限公司,是水上液化气运输行业的翘楚。
  
  2月28日,应急指挥部以福清市政府的名义紧急发函,请求深圳华南液化气公司派“华南1”号参与施救。该公司总经理吴汉川立即报告上级公司主管部门,并获得批准。同时,他迅速组织公司内部的液化气船舶管理专家,对第3方海事服务机构制订的施救方案进行评估和完善,并参与制订船舶靠泊、过驳作业的具体操作方案等。
  
  当日16时,华南液化气公司总经理吴汉川,从深圳乘坐高铁赶往福建省江阴港的现场指挥部,协助应急指挥部指挥本次海上船对船丙烯过驳抢险作业,同时,应急指挥部要求该公司派人前来,承担现场指挥工作。
  
  于是,华南液化气公司派出了经验丰富的谢船长迅速奔赴“天才”号,进行船上现场考察,考察结束后,谢船长主持召开了“天才”号船的安全操作会议,安排并落实靠泊方案、过驳卸货计划和安全应急措施。
  
  离开“天才”号,谢船长又赶到承担此次过驳抢险任务的“华南1”号液化气船上,主持召开该船动员会议。“华南1”号的王船长获得过交通部授予的“安全诚信船长”荣誉称号,两位船长强强联手,坐下来共同商讨如何落实过驳装货方案,并不断细化靠离、过驳及转运操作等。
  
  1切准备就绪,2月29日1早,华南液化气公司“华南1”号液化气船奉命紧急驶向锚泊在福州江阴港区应急锚地的孤零零的“天才”号。
  
  7点20分,船对船的靠泊系泊作业便已成功实施,丙烯过驳作业得以展开。
  
  18时30分,“华南1”号已从“天才”号成功接驳了1330吨丙烯并完成转运,安全地卸在了江阴港区中江码头上的储罐内。
  
  考虑到船舶的1些客观因素,“华南1”号的过驳转运作业不得不分两次完成。第2次作业定在了3月1日,当日8时30分,“华南1”号再次完成了船对船靠泊系泊,继续过驳“天才”号上剩余的丙烯。
  
  至3月2日16时03分,“华南1”号在码头卸下从“天才”号上过驳而来的第2批丙烯,抢险工作全部完成。这时,已经被困海上20天的“天才”号船长激动不已,他亲自带领大副和轮机长,登上“华南1”号船,紧紧握住负责现场指挥的谢船长和“华南1”号王船长的手,久久不肯松开,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临走时,“天才”号船长不断竖起大拇指,对中国同行们的优秀操船技术和勇敢精神,表示由衷的赞赏和感激!
  
  福州市委、市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领导,以及船东、货主,对深圳华南液化气公司更是交口称赞,赞赏他们在面对危险、危急时所表现出的胆略、情怀和担当,感谢吴汉川总经理和他那支1流的船员队伍,“替福州市拆除了悬在头上的定时炸弹”。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