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流动的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赶,该走的我不追
  
  刘禹锡的诗歌《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中有:“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这1联用了两个典故,1个向秀的,1个王质的。相传晋人王质上山砍柴,看见两个童子下棋,就停下观看。等棋局终了,手中的斧柄已经朽烂。回到村里才知道已过了1百年,同代人都已经亡故。苏轼的《赤壁赋》中有“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1粟”,最能表达出这1典故的精义。
  
  中国人的哲学看重人生的流动性。很多经典哲学讲的都是关于宇宙人生“动”的哲学。《系辞下传》中言:“刚柔相推,变在其中矣。系辞焉而命之,动在其中矣。”老子更是强调“反者道之动”,将人生看作1个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的“动”的过程。中国人将流动性看作宇宙人生的本质,这1点,是十分高明的。
  
  魏晋人有深情,自然值得肯定。但是,深于情,而不能超脱,也是有害养生的。魏晋文人的寿命普遍不高,这是有原因的。相传阮籍常常驾着车,在山路上奔驰,无路可走了,于是恸哭而返。这有点自我折磨的味道,并不值得提倡。用流动的眼光看世界,则无往而不可乐了。老子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人生无时无刻不在变动,故而没有必要过于执着升沉荣辱,1切顺其自然就好。就这1点来说,庄子的思想有其价值。庄子说:“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这是多么潇洒的人生姿态。
  
  中国的文字动感十足,像成语中有白云苍狗、沧海桑田。我们看天上的云,1会儿如野马奔驰,1会儿像冰山矗立。人生的风景亦然,喜怒哀乐,酸甜苦辣,人生的滋味,因为变,而展现得淋漓尽致。因为人生的流动性质,所以我们不必在意1城1池的得失,不必过于看重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不必过于羞愧于自己起点低。因为1切都是流动的可变的,所以我们应该用发展的眼光打量人生,尽量让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得到提升。我现在可能很小,但我可以长大。流动人生让1切都有可能,所以我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
  
  人生不可贪图安逸,要知道,在今天这个流动社会中,没有什么是1劳永逸的,1切都在变,而且很可能是巨變。过去的经验,也许对自我是束缚,不可拘泥其中。这已经不是1个能够吃老本的时代了,1切都要从头再来。所以对于所有人而言,要适应这个不断变动的新时代,否则很可能1下子就被甩到了时代的轨道之外了。而对年轻人而言,虽然能很快适应时代的变,但是因为缺乏定力,常常被时代的绚丽外观弄得眼花缭乱,找不到自己的方向,随波逐流,也是很危险的。
  
  王维有诗,可为流动的人生代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是1种洒脱态度。流动的人生,我以流动对待它。庄子讲随物婉转,我说随缘自适。随缘是求同,自适是存异。人生能求同,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人生且能存异,则不会泯然众人矣。这大约就是所谓“极高明而道中庸”吧。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