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从深冬开始的

  (1)      他并不喜欢花花草草的东西。   但那天却抱了1盆秋海棠坐上了2路公交车。花盆是寻常可见的那种白色塑料盆,没有任何的图案修饰。秋海棠更是常见,厚厚的叶子并不是水灵硬挺的,相反,却有些发黄打蔫。   但那是1株开黄花的秋海棠,不过现在并不是开花的季节。小玑曾经给他描述过它开花的样子,像是1株开在深冬的油菜花。可惜没有等到花期的来临,1场病患带走了小玑。   他抱着那株秋海棠像是抱着1团思念。郁郁而离群索居。   直到有天他看到书上这样的1句话:死亡是1场旅行,只不过旅行家不再回来了而已。   他忽然间就开朗起来了。阴霾掠过,明净的十2月的北方天空空旷而辽远。   他抱着那盆秋海棠看着窗外。忽然公交车停了下来,是到了1个站点。他被这突然的停顿惊了1下。他看见1个女生上了车。黄色的帆布书包首先映入眼帘,那个斜纹的粗帆布书包斜挎在她的背后,像1个大大的橙子。女生扎1根漂亮的发带,脸上带着笑,眼睛4处搜寻着座位,随后在他身边坐下来。   她不时看他1眼,像是有话要讲。但当他迎着她的目光而去,她便又娇羞地躲开。   最终她还是说话了:你手里的秋海棠……送给我好不好。   她继续说,今天是她的生日,但现在很少有人记起她的生日,她说人越是长大就越是孤独起来了,她说这株秋海棠你能不能……送我当作是生日礼物?   他犹豫了片刻,便把花盆塞给她。她就细眉细眼地笑起来。      (2)      他是去火车站的。女孩在中途下车,下车前她给了他她的手机号码。她说若是你想你的这株秋海棠了可以发短信给我。随即又转过身来说,男生应该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吧。   是的,他并不喜欢花花草草的东西。   这盆秋海棠是他问小玑要来的,小玑从小学1年级便是他的同班了,后来上到初中他们又做了3年的同桌,高中也是同班。他经常像小玑的跟屁虫,她去超市的时候他便帮她拿东西。   有时小玑有些烦他,说你不要总是跟着个女生好不好?   他便笑,心里都是细密的幸福。   深冬开始的但是小玑忽然离开了。人生总是充满无常的变数,以往形影不离的日子仿佛是他的1场幻觉。他的记忆不再牢靠,他觉得他是活在了梦里,现实梦境互相交织着,分不真切。   唯1让他觉得可靠的东西是那盆秋海棠。他以他的生日来要挟小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了,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如果我赢了你送我这株秋海棠。如果我输了,买卡百利的打口带给你。   小玑那时正在浇那株秋海棠。不知道那天哪来的兴致,很轻松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他从阳台上下去,她也从阳台上下去,他们的家只1条狭窄的巷子相隔。   他们在巷子里玩那个简易的游戏,猜硬币的正反面。   当然,他捣了鬼,所以轻易地赢得了那盆秋海棠。   其实他并不是为了要那盆秋海棠,只是他平日里实在是想不出借口可以问她要点什么,来借以打发自己对她供过于求的情感。   她跑上阳台搬来了那盆秋海棠,告诉他,是株开黄花的秋海棠哦,很少见的。   她说你1定好好照顾它,死了我可不饶你!他严肃地说了声,遵命。   她就看着他细眉细眼地笑。   傍晚的时候,他还是拿了卡百利的打口带给她,其实是早就买好了的。      (3)      他独自去北方上了大学,小玑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抽离出去。唯1留下的纪念便是不太牢靠的记忆和那株秋海棠。   他带着那株秋海棠去学校,放在他的阳台上,很多时候他都对着那株秋海棠发呆。   他1直没有看到那株秋海棠开花的样子。   或许是小玑编来骗他的,它根本不会开花,或者开了也不是她所说的金灿灿的样子。   而现在马上就是寒假。如果把它留在学校,没人浇水,再加上学校即将停止供暖,这株秋海棠必死无疑。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