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听着我的声音去旅行

  凉志是在夏末的1个午后,收到邮局寄来的盒子的。他的女儿15岁了,吵着要看里面是什么。不过,盒子里的东西,让她大失所望。那是1台很旧的复读机,上面整齐地码着4盒卡式录音带,每1张封面,都有不同的地址。1张白色的卡片,静静地躺着,写着隽秀的笔迹:
  
  如果有时间,让我的声音,带你去完成1次旅行吧。
  
  凉志有些意外,决定试1试,这究竟会是1段怎样的旅程。
  
  第1盒:滨江大道,8点
  
  我是凉夏。我叫你爸爸,你会不会觉得有些意外。其实,我还想叫你老爸。不过,我们已经有12年没见面了。如果我那样叫你,我们都会觉得很奇怪。
  
  现在,滨江大道上游人还不多吧。但12年前,妈妈就要在这个时间,带着我出摊了。她有1个给游人照相的摊位。那1年我5岁,穿大红花布裙子,粉绿塑料凉鞋。当然,这不是因为妈妈懂得时尚装饰,而是因为滨江大道上,有太多行人,妈妈必须把我打扮得鲜亮如信号灯,方便她随时可以看到我。
  
  如果你正在滨江大道上,能看见那尊荷花的雕像吗?那里就是我们从前的照相摊。位置不是很好,不过,你知道的,妈妈是个很聪明的人。她每天会买20张彩票,送给肯照15元相片的人,并且用诚恳的口气说:“祝你好运。”于是,我们的照相摊就出名了。生意也会比别人好1些。
  
  知道吗?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照相的。不过,过程有点辛酸。那是1个周末的早晨,几个人围住妈妈的照相摊子。他们不让妈妈再送彩票,说着就动手砸起东西。其实,有关那1段记忆,我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只记得妈妈被推倒在地上,蜷着身,紧紧护着那架2手市场买来的单反相机。
  
  爸,别笑妈妈要钱不要命好吗?那架相机可是家里最贵的东西。妈妈用所有积蓄买回它的时候,对我说,有了这架相机,我们就会衣食无忧,还可以给我买很贵的“奥利奥”。是“奥利奥”!在当时的零食界,那可是风头1时无两的抢手货。我曾经为了能拥有1片,给邻居的小朋友洗过1条粘着鼻涕的脏手帕。
  
  后来,妈妈手臂骨折,不能照相。我们又不能放着摊子不开。妈妈说,干脆你来拍吧。于是,我套上妈妈的大马甲,在她的口授中,学会了对光圈、按快门……于是,我们的照相摊,又红了。
  
  爸,2000年4月12日的晚报,你看过吗?在F06的副刊上,登着全市摄影大赛的获奖作品选。在业余组的纪念奖里,就有我拍的照片。那是1张实验品,妈妈坐在江边的长椅上,夕阳轻柔地围在她的身边。因为手臂的疼痛,她微微皱着眉,神情也显得有1点疲惫倦怠。然而当我叫她的时候,她却忽然绽开1个匆忙的笑容。我把她定格进了胶片。
  
  第2盒:洛阳路,12点
  
  从滨江大道整修开始,我和妈妈就搬到这里了。从左边数的第4家小店,就曾经属于妈妈和我。有粉色的Barbie书包,或是可爱的巴布豆。我是妈妈的情报员,学校流行什么,我们的小店总是第1个出货。这样看起来,我和妈妈还真有经商的天分。
  
  初2那年,学校出了件大事。1个男生溜进正在建设的教学楼工地,掉进1个两米的深坑里。猜不到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个吧?那就请你去看看小店前,那块摆满小商品的陈旧木板吧。最初,它就盖在那个深坑上面,是我,为了给小店做个展示台,偷偷搬走了。这件事,后来闹得很大。学校、建筑公司和我,都成了被告。我被问责20%。这是个不大的比例,但是从总价10万的赔款分摊下来,对于我和妈妈来说,无疑1笔巨款。
  
  妈妈为了还钱,4处借债。而我在学校,也成了“贪小便宜,惹大祸”的案例。可是爸爸,你相信吗?那些人人都可以对我指指点点的日子,我从没有掉过1滴眼泪。因为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坚硬,像1团刺,抵御1切外来的伤害。从事发到收到判决结果,妈妈始终没有责备过我1次。她每天忙着开店,然后去医院探望那个受伤的男生,给他送1壶熬制1天的骨头汤。我很少和她同去,因为我不想看她低声下气的样子。只有周末,我才会陪她走1段夜路。那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我说:“妈,你不用这样为难自己的,我们都赔他家钱了,不欠什么。”
  
  但妈妈却轻轻搂住我说:“欠与不欠都是自己心里说了算,不是赔了钱就可以心安理得。知道妈妈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没批评过你吗?因为我知道我的女儿,每天都在自责中生活得很辛苦。”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