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

  那天,我和好友阿展去吃叉烧面,吃着,吃着,阿展突然动情地向我讲述了1桩陈年往事。
  
  读中学时,阿展的父亲失业,在贫穷的夹缝里苟延残喘的母亲,无法挤出多余的钱给阿展买午餐。每天上学,母亲仅仅给他两片面包,撒点白糖,让他就着自来水草草果腹。
  
  阿展对我说:“不曾试过‘饥火中烧’的人,绝对难以想象饥饿的可怕。起初,你看到什么都想吞,桌子、椅子、书包……甚至,风和雨,你都想吃想喝。接着,痛来了,就像有人在你胃里挂了个鱼钩,然后死命拉,每1寸胃壁都在狂喊疼痛!母亲教我喝大量的自来水,胃沉甸甸的,便感觉不到痛了。”
  
  学校里1个卖叉烧面的中年妇人,从其他学生口中知道了他的窘境。有1天,她主动找到他,温婉地对他说:“我每天准备的食材都有剩余,带回家去,嫌麻烦;倒掉嘛,又太浪费了。以后,你每天来我的摊子,我给你煮碗面吃。”
  
  纵然是傻子,也知道这是1个善意的谎言。阿姨想保护阿展的自尊心,可阿姨不知道,阿展的自尊心早就被饥饿吞噬了。阿展在心里默默地说:“阿姨,谢谢您。这份情,我记在心上了。”
  
  每天扎扎实实1大碗叉烧面,给了他活力、精力和动力。他埋头苦读,凭借奖学金读到大学,毕业后,在政府部门任职。他始终没有忘记学校里那个善心的面摊阿姨。
  
  终于,这1天,他带着1张支票,返回当年的学校。
  
  面摊还在,阿姨还在,叉烧面的香气依旧,只是阿姨老了,皱纹如叶脉细细铺在脸上。
  
  阿展报上姓名,面摊阿姨非常高兴,1个劲儿地喊道:“啊,我1直都記挂着你!你长高了、变壮了,我差1点儿不认得你了!”
  
  阿展简单地述说了自己离校以后的情况,末了,取出支票,请阿姨收下。阿姨看也不看,便把支票推回去。阿展以为她客气,坚持要她收下,双方推来推去,相持不下。最后,阿姨叹了1口气,决定坦陈真相:“老实告诉你吧,当年,是你的年级主任韩老师要我这样做的。几年来,你在学校吃的每1碗面,都是由她付钱,每个月结1次账。不过,她再3交代,绝对不能让你知道,所以,我才1直保守秘密。现在,时过境迁,告诉你也无妨。”阿姨顿了顿,又补充道,“再说啊,韩老师如今也不在了。”
  
  阿展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面摊阿姨,心里像有只受惊的麻雀,1下子被搅乱了。韩老师的形象,也快速浮现于脑际——黑白掺杂的头发直直地垂着,眸子含笑,说话慢条斯理的,有着用不完的耐心。她是他的语文老师,但只教了他1年。他毕业离校后,韩老师便因罹患乳腺癌而去世。记得曾有同学问他要不要去吊唁,他当时为了应付初级学院的考试而忙得天昏地暗,就没去。只是想起韩老师的孜孜矻矻、鞠躬尽瘁,心里未免有些许遗憾和难过。
  
  如今,他和韩老师已阴阳两隔,才知道,韩老师1直像个慈母,默默地关注着他,照顾着他,直到他毕业。
  
  离开面摊后,阿展走向校长室,征得校方同意后,以校友的名义成立了1个基金会,资助贫寒学生用餐。
  
  当年老师的1个善念,点燃了1个少年心中的火种——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阿展还是学校里那个匿名的赞助者。  
  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