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1锤

  有1次我去沂蒙山区,在1个小山村的村头见到1个专打铜锣的铺子。

  工匠师傅已经近7十岁了,还每天坚持掌锤。他的两个儿子虽然已干了十几年,但每到锣心的时候,他们就停止了,这个时候,他们把锤子交给父亲,由父亲完成最后的1锤。

  我不明就里,问老者。老者说,这锣心的1锤和周边的锤法都不1样,锣心以外的每1锤都只是准备,最后的1锤才是定音的,或清脆悠扬,或雄浑洪亮,都因这1锤而定。这1锤打好了,就是好锣。要打得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否则,这只锣就报废了。

  我恍然大悟,难怪古语有“1锤定音”之说呢,原来出处在这里。

  不论多么优质的铜材,不论剪裁的尺寸多么合理,也不论1开始打了多少锤,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最后关头的断然1击,这分量深浅恰到好处的最后1锤,是1只锣成功的关键。

  人生中最重要的,就是这最后关头的断然1击啊。本站声明: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发表评论